《权力的中枢》
第23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海笑呵呵的道:“罗书记,咱们就不扯那些有的没的了,咱们还是说说开展工作的事情吧。我这次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找出写信的人民来,然后回报市委就是了。”

  任务是简单的,但是也是麻烦的。那就是必须按照厉海手中的名单逐一的走访到位,问一问那些关心政事的人民,为啥那么热情要写人民来信。
  罗璇笑着道:“这个事情很简单,可是你也知道我现在离不开。这样吧,我让梁鑫副书记配合你行动吧。权当是提前和你的副手磨合一下。”
  可怜的梁鑫,一心还想着去副转正,却不知道对自己礼貌有加的这位年轻人就是即将上任的新任纪委书记。
  贾诸葛开着汽车,梁鑫亲自作陪,三个人一起按照厉海的单子,在大河县县城一通跑,连找了三个地方,这才发现名单上的三个人——甄没有,贾怡人,胡编造,全都查无此人。
  贾诸葛对着名单骂道:“我就说吧,咱们姓贾的人里,我多是熟悉的,没有这么个叫做贾怡人的。果然是胡编乱造的。”
  梁鑫这时候也恍然大悟道:“你们瞧瞧,这个什么甄没有是不是说真没有,那个什么胡编造意思就是胡编乱造的呢?”

  可不是吗,人家名单上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了,这三个人是假的,是胡编乱造出来的,真的一个都没有。
  厉海听完这个分析也傻眼了,他说道,赶紧停车吧,咱们就蹲在这路边,查一查这名单中哪一个是真的。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什么吕布貂蝉施耐庵,悟空沙僧曹雪芹。连一个大河县人都没有。不但如此,那联系的方式工作单位都是假的。
  能不假吗,悟空同志明明是在水帘洞。这名单上写的倒好,说什么大河县大观园村,七十八号。貂蝉就更玄乎了,她都死了一两千年了,户口本还写着十八岁呢,谁特么信呢。

  看到这,梁鑫就说:“咱别看了,分明叫人家给耍了呀。这里一个真人都没有,咱愣不能翻着历史书跟人家对话吧。”
  厉海也是一脸的无趣,多好的一次出镜机会呀,愣是被这些个神仙眷侣历史名人给破坏了个殆尽,这若是传出去了,不笑话咱们纪委不懂历史,不识古人吗?
  厉海抓起名单就想往口袋里送,不想这时候贾诸葛抓住了他的手,贾诸葛说:“厉科长,你看看,那名单上是窦嫦娥呀,还是窦娥。”
  厉海拿眼扫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是窦娥,不是窦嫦娥。”
  厉海虽然气糊涂了,可是两个字和三个字还是分的清楚的。明明是窦娥咋也不会读成窦嫦娥的。
  贾诸葛可惜的道:“窦娥是洪洞县的,窦嫦娥倒是咱们县的。可是一字之别,谬之千里呀。”
  厉海奇怪的问:“怎么着,这世界上还真有叫窦嫦娥的?”
  梁鑫笑着说:“窦嫦娥可是咱们县的名人,不但如此市里和省里的领导一听见她的名字,全都头大的很。”

  厉海道:“这么说的话,这个窦嫦娥指定也是关汉卿的旧人了?”
  可不是吗,纪委里面那个负责誊抄名单的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图省事,将窦和娥之间的那个嫦字给丢在了桌案上面,你让厉海去哪找去。
  梁鑫道:“和关汉卿有没有关系咱不知道,只是这个窦窦嫦娥和咱们于书记有那么一点关系。”
  见厉海好奇,梁鑫就和贾诸葛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将窦嫦娥的故事从头到尾都讲了一遍。临了的时候,梁鑫还言之凿凿的说:“厉科长,咱们大河县任谁会给梁书记写推荐信,窦嫦娥绝不会。”
  可不是吗,这是破家的仇人,滔天的仇恨啊,怎么会给他写举荐呢。可是即便如此,厉海还是觉得要去见见窦嫦娥,探探她的口风。见了窦嫦娥,厉海就知道自己的决定真是无比英明的。
  窦嫦娥一见梁鑫,就翻起了白眼:“梁书记,年前躲着我,过完了年就跑到我面前晃悠。合着我是黄世仁,你是杨白劳吗?”

  梁鑫咧着嘴说:“窦大姐,年前年后我可都不愿见你的面。喏,这位是市纪委的厉科长,有点小事要问你。”
  窦嫦娥一瞪眼道:“问什么?是不是要抓于向荣了,到我这找证据来了。”
  厉海陪着笑道:“那倒没有。这次咱们来是因为有个人冒了你的名字,向市里写了一份人民来信。”厉海多聪明呀,别管是不是你,先给你扣个帽子,咱好说话呀。
  窦嫦娥踩着缝纫机,一边做着衣服一边道:“不是什么冒名顶替,那就是我写的。”
  这话惊呆了三位纪委领导,他们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梁鑫打破了沉默。他指着窦嫦娥问道:“窦嫦娥,你脑壳是被新年的钟声敲晕了,还是被凛冽的寒风吹冻住了?怎么反倒说起于书记的好来了?”
  窦嫦娥听了这话也怒了,她怒斥梁鑫道:“是我脑壳坏了,还是你们良心坏了?告于大乱坏,你们不问。说他好你们却上了门,这是为什么呢?”
  这话难住了纪委三位领导。是啊,咋就不能说别人好呢?这个问题太深奥了,一下就让厉海想到了少时看过的书。厉海也是个善于总结的人,他在书页里翻来翻去,最后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书里表扬的好人都死了。

  为此厉海也问自己啊,咋就不能表扬人了呢?所以窦嫦娥一问,就问到了厉海的心里。厉海想啊,若是真的将于向荣写到书里去,他是死在书前,还是死在书后呢?
  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说的,不但不能说,听到的时候连接话都是不能接的。所以厉海就转换了话题,他问窦嫦娥道:“窦大姐,咱们不阻止你说别人的好,咱们就是想知道是你自己真心这么写,还是有人指使你的?”
  窦嫦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可不会出卖人。”
  还不出卖呢,你这么说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厉海,是有人指使你的吗?厉海是干什么的呀,人家是纪委的呀。和老师们一样,纪委干部的职业病也很严重啊,他们不打破沙锅问到底,估计晚上吃全聚德的烤鸭也不香啊。
  所以窦嫦娥的话音一落,梁鑫就忍不住了。他迫不及待的问道:“窦嫦娥,快说是谁让你干的?若是不坦白,你这就是包庇罪。”
  窦嫦娥一瞪眼骂道:“放你妈的屁,你才有罪呢。我告于向荣都没罪,替他说两句好话怎么了?你要真想知道,老娘就如了你的愿。不过我最近的生意倒是不好,吃不上也喝不好。只要你们出五百块,我就把那人告诉你。”
  梁鑫一听窦嫦娥提钱,立刻气的张嘴结舌,他怒冲冲的道:“窦嫦娥,你这是干什么你知道吗?你这是公然勒索执法人员啊。你这是要坐牢的。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进去。”

  日期:2018-04-0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