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3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收回视线,凝视自己拇指上的扳指,一副冷漠不屑,“令夫人在我这里,一文不值,可我太太下手狠,我也不能不顾道义。我一向护短,娶妻后又惧内,我太太是天下最大,她只要痛快,令夫人这条命,我花高价买了也没什么。”
  成总不可置信,“人命怎能买卖?”
  乔苍故作不解,“原来是人命,我当作猪狗了。”
  成总险些冲上去和他厮打起来,要不是看在自己势单力薄,他还真就这么做了,他挥手示意秘书,秘书抽出支票薄,撕下一张,在上面填写了一串数字,竖在半空让成总看,“如果您不满意,前后数字怎样加,您随意,我们乔总不在乎钱,只在乎夫人这口气,能不能出得痛快。”

  乔苍握拳置在唇鼻间,轻咳两声,秘书将支票故意抖了抖,啪啪甩在成总脸上,成总是商人,明白商人一贯羞辱对手的招数,他咬牙切齿,将支票一把夺过,狠狠撕碎,“乔苍,你可真狂,天底下没有能降得住你的是吗?我老婆被你娘们儿搞残废了,我就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
  乔苍不为所动,睨了一眼敞开的门扉,语气玩味,“这么多年,我就不知道什么是讲理,如果成总能教会我,我很乐意。静候佳音。”
  成总被他嚣张霸道的腔调气得眉骨直跳,他冷哼拂袖而去,不知谁报了警,走廊的人海之外,迎面撞上一队丨警丨察,成总急促伸手拦住对方去路,指着身后的门,将事情避重就轻说了一遍,王队长一听与何笙有关,神色讳莫如深,“有伤亡吗。”
  “自然,我夫人受伤了。”
  “除了她。”
  程总支支吾吾,言辞闪烁,“还…死了个叫林宝宝的小姐,贱命一条,不提也罢。”
  何笙是林宝宝带出来的交际花,广东无人不知,王队长心里明白几分,他拿出对讲机,呼吁请转周部长。
  对方连机后,传来周容深极其低沉的嗯,王队长放轻嗓音交待了情况,周容深沉默片刻,“压下。”
  “是不接案还是?”
  周容深皱眉不耐,“只要何笙不闹出格,怎样做还用我说吗。商人都有把柄,他非要讨说法,就联络税务厅,先查查他再说。”
  王队长回应明白。
  这时乔苍横抱何笙从包房内走出,经过成总身边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予,脸孔寒气冷冽,如遇无人之境扬长而去,在抵达王队长身旁,对方侧身让路,试探看了看何笙,她双眼微闭,泪痕斑驳,掌心还握着那把刀。
  成总高喊,“她就是用这个搞残了我太太,人赃并获!你们还不抓人等什么?”

  王队长冷笑,“何小姐是什么人,这种地方她还和逛窑子的富太太争执吗?她受了惊吓没说什么,你倒反咬一口,真以为公丨安丨局是你家开的,你想抓谁就抓谁?”
  “你们…”成总接连受挫,五官颤抖皮肤青紫,王队长摘掉警帽,交给身后刑警,他一半警告一边劝诫,“给你撂个底,打住得了。那是我们周部长前妻,只要她不玩出人命,别说市局了,你告到省公丨安丨厅,也没人敢抓她,根本不会受理,除非你告去公丨安丨部。”
  王队长说完嗤笑,他掸了掸成总肩膀沾染的灰尘和纤维,“公丨安丨部你连门都摸不到,你大费周折去告,周部长打个招呼就压下,一点风声起不来,认倒霉吧。”
  “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我夫人能白白挨了两刀吗?”
  王队长摸出一根烟,卡在耳朵上,吹了吹指甲盖,“有啊,别沾上她,王法照旧,沾上她,还不是谁权力大就听谁的。酒香不怕巷子深,你有权,你也压啊,官场就是这么黑暗。”
  成总不罢休,仍不依不饶要与何笙杠到底,王队长眉目骤然一沉,威慑十足,“你避重就轻以为我不知道?成太太带人先动手搞死了林宝宝,你不要忘记,她是出了名的高官情妇,真闹大了,谁栽跟头还不一定,你逼着何小姐伏法,激怒乔苍,他一点手段就能把你那点产业玩死。”
  包房内传出成太太二度清醒后痛苦的哀嚎,她大喊老成!成总被扰乱心神,一时拿捏不定,王队长虚晃视线,“牢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何小姐吃一口,周部长若心疼了,他能让令夫人吃一辈子。”
  他意味深长笑,“周部长这辈子公事公办不假,但人总有轮肋,何必去碰。”
  乔苍抱着啜泣颤抖的何笙走出会馆大门,保镖两旁开道护送,秘书跟在最后,回头张望厅堂内乱糟糟的人海,“看样子条子不准备C`ha 手。成总在广东不是善茬,算是半黑不白,他估摸咽不下这口气,成太太瞎了一只眼,掉了一个乃子,伤势这么严重,还被这么多人瞧见了,他为挽回自己颜面也不会罢休。”
  乔苍脚下一滞,侧过脸紧盯秘书,怒不可遏质问,“我养的暗人,吃白饭的吗。”
  秘书惊住,干脆说明白。
  乔苍这口气尚且无处发谢,幸好那些人没碰何笙一根指头,只是她自己撒野耍泼,闹得乌烟瘴气,倘若她们碰了她一下,哪怕缺了半根头发丝,乔苍也不会如此平静收手,他势必从成总身上加倍讨回来,他息事宁人,对方还敢叫号子,自然往死里收拾。
  乔苍重新迈步走向街边,他感觉到怀中女人微不可察扯了扯他衣领,他低下头,何笙的脸孔被斑驳的光束笼罩,璀璨灯火时而亮起,时而熄灭,熄灭时唯有月光,清幽苍白的月光,她眉眼哀戚,手指紧紧拉住他。

  “我姐姐死了,我见不到她了,她永远不在了。”
  她说完这句话,眼泪便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肆意翻滚而落,那雾气弥漫犹如麋鹿般晶莹,纯情,伤感的眼睛,像一场细雨,一场秋日沉醉的风,一场南城千载难逢的冬雪,洒落在乔苍心上,令他又疼又痒。
  “我会让你满意。”
  他微微抬眸,秘书点头,回身叫来保镖吩咐几句,叮嘱他安排两个暗人,找一辆无照破车,做得干净些。

  乔苍将何笙抱进车里,放置在自己腿上,脸枕着胸口,任由她手指缠紧衬衫,抓住一道道褶皱,他温柔细致拨弄开何笙脸孔浮荡凌乱的长发,指尖抹去蔓延到耳根的水痕,那似冷似热,似坚硬又似温轮的泪珠,忽而烫了他,他五脏六腑都被浸泡得剌疼。
  他拼尽一切,想要护她一世安稳,一生欢喜,没有忧愁,没有恨意,没有绝望,可他到底还是无法终止这些令她撕心裂肺的意外,他掌控不了无时无刻变故扭曲的世界,她活在世界之中,并不是他如何强大,如何锋狠,就能让痛苦与眼泪,永远消失在她的岁月中。
  何笙反复无常,睡醒交叠,乔苍把她放在卧室库上,她意识到回到自己熟悉的家中,仍用力纠缠他领带,不肯松手,他诱哄她只是离开打一盆水,很快回来,才勉强掰开她手指。
  日期:2017-12-0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