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9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毅说:“他对我有恩 , 我会还的,但是我不后悔今天离开,我当然会回去的,当我回去之后,星辉的那些坑我,侮辱我的人,我都会让他们滚出去的。”

  他说完,就看着我,说:“阿斌 , 赚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赌石更是一件有输有赢的事情,我从来不建议赌,但是现在大哥我现在已经走入绝境了 , 我能不能飞龙在天,还要看你,我们以赌养战,好不好?”
  我听着就点头了 , 但是身上的压力很大,以前,我跟薛毅赌 , 我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 输了,他也不会怪罪我,但是现在输了 , 薛毅就难了 , 他没有星辉这么大靠山了 , 他就一无所有了 , 所有的嘲笑与不屑 , 他都要背着。
  但是我还是会顶住压力的,今天的耻辱,我会记着的,那些会议室里的人 , 我终究有一天会让他们知道,蝼蚁也有成皇的一天 , 不要小瞧任何人。
  薛毅拍拍我的肩膀,说:“六指 , 准备好钱 , 阿斌 , 怎么赌,看你了,现在我需要钱,我薛毅做事你们放心 , 你们投多少钱,将来我十倍的还给你。”
  所有人都点了头 , 薛毅坐下来 , 没有说什么 , 陈劲松就带着人离开了 , 六指也去准备,樊姐站在客厅里,还想说什么 , 但是看着康怡给薛毅捏着肩膀,她默默的走了,我们跟着樊姐,离开了别墅。
  到了车上,黄皮说:“对不起樊姐,我昨天晚上……”
  “没关系,不关你的事,阿斌,以后不要多嘴 , 会出很大乱子的。”樊姐说。
  我看着她,我说:“知道了。”
  “阿斌,现在大哥已经离开了星辉,你知道吗?如果他失败了 , 他将会很惨,比我们都惨,我们本来就是泥鳅 , 被打回原形大不了还做泥鳅,但是他不一样,他已经是一头快要飞天的飞龙了 , 他要是被打回原形 , 那么接受的痛苦将是我们的十倍,百倍,所以他不能失败。”樊姐说。
  我点了点头 , 黄皮开车 , 樊姐把钥匙丢了 , 说:“那里都是公司的 , 跟我们没关系了 , 黄皮,把兄弟们都召集起来,我们找到了地方,在见面。”
  “知道了樊姐 , 现在去那?”黄皮问。

  我说:“去老街吧,我在那里有房子。”
  黄皮点了点头 , 就开车去老街,我问樊姐:“那个刘贵什么来头?”
  樊姐说:“公司的人很复杂,老板当年也是混出来的 , 有很多兄弟 , 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厮杀 , 如今的决策层只有五个人,我们叫五元老,每个人都是心狠手辣的,在缅甸从死人堆里面混钱的 , 你觉得能有什么好?老板最厉害,控制公司 , 但是其他四个人 , 表面上看着很服从 , 但是暗地里勾心斗角 , 瓜分公司的财务,他们手底下养了很多手下,大哥就是老板最大的心腹 , 本来他是最有资格在公司一飞冲天的,但是,他跟大小姐结婚了,于是,就跟太子爷产生了矛盾,你知道的,太子爷害怕他的位置不保,所以处处打压。”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樊姐说:“那个刘贵是大土司手下的人,土司你懂吗?”
  “我知道 , 以前云南都是土司最大,他们就是所有人的官老爷,决定着所有人的命运。”我说。
  樊姐点了点头,说:“大土司就是刘贵的顶头老大 , 也是跟老板争权最厉害的人,但是,太子爷却跟他们走的很近 , 这次老板处理你的事,本来是交给太子爷来做的,但是太子爷找了岩坤,为什么你知道吗?”
  “对大哥下手 , 这样 , 太子爷就不会招人口舌了,真的是**立牌坊。”我说。

  樊姐点了点头,说:“现在这些都不用说了 , 我们离开了星辉。”
  我摇了摇头 , 我们迟早会回去的 , 薛毅也知道 , 自己就算是一头龙 , 他再能飞,但是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超越老板,所以,他真的想要鲤鱼跃龙门 , 还是得回到星辉,这些人 , 我们迟早还是会面对的。
  车子到了老街,我带着他们上楼 , 我开了门 , 我以为啊蕊回来了 , 但是屋子里面没有人,我喊了一句:“啊蕊,啊蕊……”
  没有人回应我,我就有点纳闷 , 她去那了?她这边一个熟人都没有,她能去那?
  我说:“你们随便坐,我打电话给我三叔 , 我想问问他知不知道啊蕊去那了 , 但是电话关机了 , 不知道他又去那疯了。
  我心里有点小小的焦急 , 也有点担心,虽然我不爱啊蕊,但是 , 我还是担心他出事。
  虽然我说不爱啊蕊,但是对她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永远记得那天晚上,他没有丢下我逃走,而是跟我一起面对程英,我也记得当一切结束之后,她紧握我的手的时候,那种信任感与依托感,所以当她消失了之后 , 我还是很难受的。

  她去了那了?
  这让我内心有点忐忑不安!
  啊蕊的消失,让我内心有点难受,但是现在我很忙,我虽然现在是看上去不起眼的人 , 但是其实肩膀上压着很多东西。
  我虽然赌石,每次都分的很少,但是我的资本有限 , 只能分那么多,赌石就是这样,想要赌到高货 , 你就得有足够的资本 , 在昆明跟瑞丽赌,还是简单的,如果去公盘的话 , 那里面的石头都是用欧元结算的 , 光是门票就要五万欧了 , 而且 , 还要缴纳百分之百的税收 , 没有足够的钱,你连门都进不去。
  我有点焦躁的在窗前抽烟,这个时候,樊姐说:“阿斌 , 走了,到会所 , 好像出事了。”
  听到樊姐的话,我立马就灭了烟头 , 跟着他下楼 , 到了楼下 , 我刚要上车,突然听到了一声喇叭的鸣笛声,我看了一眼,看到了马路对面有一辆黑色的车 , 突然,我皱起了眉头 , 我看着啊蕊坐在车里 , 她的嘴巴被胶布包裹着 , 脸上被打的到处都是淤青 , 她看着我,很害怕,我咬着牙 , 不敢动。

  前座坐着一个男人男人,他冷冰冰的盯着我,就是盯着,眼神冷的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他留着小胡子,脸上有纹身,半张脸都是,看着很凶恶。
  他是谁?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 我看着发来的短信,只有三个字“国庆路……”
  当我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汗毛立马就竖了起来,这三个字像是催魂魔咒一样 , 让我不寒而栗。

  “上车阿斌……”黄皮叫了一句。
  我听着,就哽咽了一下,啊蕊被抓了 , 我知道他是要我去国庆路是为了程英的事,他没有直接杀了我,这说明他们可能还不知道。
  我在纠结 , 我到底是去救她,还是自己逃走?我能逃到哪里去?
  “阿斌 , 你搞什么?快点上车啊。”黄皮说。
  我听着就急忙说:“你们去吧,我有点急事。”
  “走,阿斌 , 你自己小心点。”樊姐说。
  我看着车子开走了 , 把手机上的短信删掉 , 我拦了一辆车 , 朝着国庆路去 , 我一个人去是非常危险的,但是我必须要去,啊蕊被抓了,跟程英有关 , 如果他说了,我们就死定了 , 但是他没有直接杀我们,就说明啊蕊还没有说。
  我现在必须要去摸一摸底 , 我知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薛毅 , 让他帮我摆平 , 但是现在薛毅自己都有麻烦,我不好意思找他,我给他惹了够多的麻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