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2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失去了王革命老将军庇护的于向荣才发现北京真的不好混。原来无论有多么困难的问题,只要王老将军一个电话,就能帮他摆平关系,找到出路。可是现在,当他腆着脸领着礼物踏上门去的时候,部里的那些个小年轻们,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只是冷冰冰的说,东西放下吧,事情等通知。
  几趟一跑,于向荣心里的火就压不住了,他很想指着门口的大牌子质问小伙子,说好的为人民服务呢?怎么不见了?你这个态度叫门难进,脸难看,这个你知道吗?
  可是土皇帝于向荣有这么一颗滚烫的心,也有天大的一个胆,但是却没有长着气吞山河的一张嘴。最后他只得如小学生一般,词不达意的说道:“小伙子,咱们跑了许多趟了,还是没见到司长的面,您看能不能这次就通融一下,让咱们见上一面?”
  小伙子眼睛一瞪说道:“你想见谁就见谁,合着咱们部是你们家开的是不是?赶紧回去等通知吧。走不走,不走叫保安了。”
  于向荣无可奈何,只得点头哈腰的退了出来。于向荣窝在宾馆里面,整整等了一个星期,连个屁都没等到,只得牵着秘书,带着随从拴紧马嘴,趾高气扬的回到了大河县。
  有人就问,既然屁都没等到,为什么于书记却趾高气扬的回来了呢?废话,他在北京见谁没见谁,大河县里谁知道呀。他是大河县的老大,他不昂首挺胸趾高气扬的,谁趾高气扬的呢。
  于向荣在北京苦苦守候的时候,市委组织部的考察组就到了大河县。这是一次例行考察,因为市委领导拍了板,所以组织部的考察不过是走个过场,填几份表格。

  市委组织部考察组的组长是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叫张小白。张小白,三十刚出头的年纪。因为一小生下来就很白,所以被她老子起名叫做张小白。张小白是罗璇调离之后才进入的组织部,但这并不影响她和罗璇的感情。
  所以张小白刚到大河并没有去组织部,而是一头扎进了纪委书记罗璇的办公室。罗璇见到了娘家人也很激动,握着张小白的手就家长里短的聊个不休。当然,她们聊的这个家,是市委组织部这个大家庭。
  张小白恭维的说:“罗书记,你这离开家才几天呀,就当上了纪委书记了。若是再等上几天,只怕是县长书记都有你干的呢。”
  罗璇谦虚的道:“进步再大能赶的上你?你可是市委的大领导,咱乡下人想进步可还是要靠你的提携呢。”
  “可别这么说啊。组织部有蓝部长在呢,可轮不到姐姐给你提鞋。”张小白习惯性的用手扶了一下眼镜,眨着似有若无的小眼睛,大大咧咧的说道:“你是领导的心尖肉,忘记了谁,也忘记不了你啊。”
  说起这张小白也很有意思,除了长的和她姐姐张大白一样白皙以外,其他地方,再无是处。
  相貌上,张大白看起来是国色天香,我见犹怜。气质上人家是雍容富贵,仪态万方。若是讲到心态,那就更别提了。张大白的心若是比作一湖水的话,那张小白的心眼只怕比蚂蚁腿前爪上一个指尖都要小上万分。

  但是偏偏就是那么奇怪,张大白和张小白这两姊妹,明明一个是眼小如鼠,一个是明眸善睐,可是你在万千人群中那么一看,就明确无误的就能瞧的出来,这两个人就是一母同胞的姊妹。你说这血缘关系,是多么的强大吧。
  可是大白有大白的美,小白也有小白的好。张小白最大的优点就是对钱敏感,见钱眼开,言必谈钱。但凡是个人走她跟前过去,她只要拿眼那么一扫,就知道这个人有钱还是没钱。
  听了这话,张小白就不乐意了。人家言之凿凿的道:“做人的原则是什么?首要的一条就是敬畏。敬畏什么?当然是敬畏权力,敬畏金钱。人家有钱有错吗?咱们追求富贵有错吗?没有。”
  经过张小白这么一科普,周边的人都点起了头,他们纷纷称赞起了张小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活到现在咱们才发现,咱们就跟那蚂蚁一样,浑浑噩噩,漫无目的。小白呀,若不是遇见了你,我们这辈子都白过了。从今以后,咱们就跟你学习,做一个有理想,懂敬畏的新时代公民。
  就这么着,张小白在省实验中学的教师圈子里算是出名了。省实验中学的老师是什么,多是口若悬河,才高八斗的主啊。可是他们在金钱创造上的能力就没有他们的教学手段丰富多彩了。
  越是清贫,越是甘于清贫,越是有思想,越是视金钱如粪土。这是好事吗,当然是好事呀。当大家的眼睛都不盯着钱的时候,人民的心态会越发的平缓,社会也越是和谐健康。

  当大家眼睛都盯着钱的时候,社会的价值观就会扭曲,人心就会生病。为什么,这不简单吗,你若是做任何一件事,都拿着钱衡量一下事情的价值,你不生病才怪。
  张小白两口子就是这么样的人,所以实验中学里的老师们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就是张小白冲他们笑,更怕的是张小白给他们提生活的建议。为什么,你细细琢磨吧。
  所以张小白干着干着就感觉实验中学的环境氛围不是很好,于是央了姐姐,托了关系将她调到了教育厅。入仕之后的张小白立刻就发现,我真是来对了地方呀。怪不得李白大爷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啊。这特么说的就是这个地方啊,
  张小白捶胸大笑,当下就更新了自己网络游戏名:“我想我是鱼,可以为波尔奔。”
  既然鱼入了大海,那就别等了,咱就可劲的浪吧。张小白从省教育厅浪到了省组织部,然后又空降到了玉州市,担任了组织部的副部长。
  搞过教育的张小白最后得出了和陈九江一样的结论:“无论做什么,都要讲究天赋。”
  成功需要什么,需要的是一份天赋,百分之九十八的努力,和一点运气。请注意啊,这里说的不是一个条件,而是三条。

  第一条就是,你要有天赋。没有天赋的话,你种个地都不长草,你放个马都能跑。可是你若是有天赋的话,地里即便是不长草也能抓到兔子,马就是跑了,也能拉回来一群马。这个有没有,史书凿凿,绝不欺我。
  第二条才是努力。有人说的了只要爱努力铁杵也能磨成针。史书上也写了呀,也是诚不欺我啊。铁棒都磨成针了,还不欺你?就你这脑子,是永远也找不到真相了。
  对于史书来说,铁棒磨成针,即便用了一万年,也是它一支笔一蹴而就的事,可是对于一个人来说,在死之前,若是真的能磨出针来,我就将你写到史书上去。可是事实是,史书那么多,还真没有一个人用了一辈子将一根铁棒磨成了针。
  日期:2018-04-06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