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2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说,权力不是私人的,不存在哪儿是谁的私留田,也不存在哪儿是谁的自留地。是因为你为人民,为政府做出了贡献,人民才回报给你的尊重。
  陆清明只知道用窃取来的权力来耍威风折磨人,胡丽丽只知道用权力来招粉丝搞阴谋,煽冷风点阴火。时间久了,自然落得个众叛亲离,黯然消退的下场。
  陆清明明着是倒在了乔帮主的手中,实际上是倒在了自己的手中。即便今天没有乔帮主乔大头,他也会倒在白夫人,李长老的手中。
  而胡丽丽呢,他更不如陆清明了。陆清明好歹还站在舞台中央,秀了两把太空步。胡丽丽只怕穷其今生,在官路之上,再也难有寸进。当然,世事无绝对,在银行家的支持下,在后人脚步的追赶下,说不定这女人还能混个正科级也是难料。
  可以遇预见的是,随着富美丽的入主县府办,当初的中统双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不过若是胡丽丽转弯的快,碰巧富美丽的心胸足够宏伟,她的小日子依然会过的很是滋润。
  可是女人和女人之间真的会很和谐融洽吗?这个很难说,陈九江认为,女人之间有时比男人还有勾心斗角,还要笑里藏刀。

  富美丽接受了陈九江的建议,她将一人独霸,改成了逐层分封,中央集权。每个人只负责自己面前的那么一块,不得越级,也不得懈怠。这叫什么,这叫职责与权力并重,利益与付出挂钩。想要年底拿的多,平时就要多干事。
  这招果然灵啊,谁不想多负责,多做事,多表现呢。哪怕是四五十岁了,也想好好的努力一把,在县长们面前亮亮相,说不定临退休前还能下去做一任乡长呢。
  如此一来,大家奋勇争先,激流勇进,搞的各个副主任圈起了自己的责任田。如此一来富美丽乐了,老娘独自站在舞台中央,自然是星光汇聚,明亮无两。谁特么敢来挑战老娘的权威呢?
  这不是废话吗,你就是不搞分封,不搞中央集权,下面的几个副主任也不敢跟你叫板呀。你姓啥,姓富呀。县长都是你叔,咱们和你争什么呢?找死吗?
  市委组织部考察组下来的时候,于向荣不在大河,他带着人去北京公关去了。和大部分的老革命后代一样,于向荣同志在北京也是有人的。于向荣的的熟人和他的父亲于得水一样,也是位老革命。
  王革命之所以被称为老革命,不是因为他叫革命,而是因为他投入革命的时间很早。当于得水还没穿上国民党的军装,更没有跟在杨光烈将军的身后杀汉奸,烧炮楼,抢鬼子,打县城的时候,王革命就已经被红军首长亲切的改名叫王革命了。
  王革命跟着红军四渡赤水,三下乌江,爬雪山过草地,闯过关东过长江。不说斩杀的鬼子无数,就是一身的累累伤痕,脱下衣服都能吓死一堆小鬼子。
  不过,再英雄的人物也有垂暮之时,再凶猛的老虎也有落齿之日。王革命和所有的革命老前辈一样,都扛不住岁月的侵袭,逐渐的衰老了下来。
  人一老了就会念旧,人一老就会怀念从前。和所有老人一样,南征北战,东奔西走为革命奉献了一生的老革命老将王革命将军垂垂老矣之时,就想起了年轻时的革命伙伴。

  所以当于向荣找到王革命老将军的时候,老将军那是激动异常啊。老将军拉着于向荣的手说:“小于啊,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的妈妈。我是她的革命引路人,我带着她越过黄河,跨过长江。走过雪山爬过草地,后来呀,就有了你。”
  老将军这样讲话让于向荣心里很是激动啊,他差一点就跪下喊爹了。可是有人听了就不乐意了,不乐意的当然是老将军的儿女们。
  王老将军的大女儿说道:“老爷子,您又糊涂了吧?您说的哪是有了小于啊,那是有了我呀。”
  老将军笑呵呵的说:“看吧,又来逗我,想哄我开心呢。可是我呀,就是不笑。你呢,是你妈妈生的,小于呢,是小于妈妈生的。不一样啊,我能记错吗?”
  这下大女儿傻眼了,她看看于向荣,又看看自己,然后问道:“老爷子,你好好想想,那时候陪在于阿姨身边的是你吗?人家小于的父亲呢?”

  老将军仔细的想了想说:“他呀,他那个时候还跟在杨光烈的屁股后头,在端鬼子的炮楼呢。啧啧,提起了杨光烈,你不得不服。那小子确实是个少见的军事奇才。当时就连司令都夸他呢。只是可惜了,死的太早。”
  大女儿翻着白眼说道:“你呀,这脑子里有一阵没一阵的,什么死的太早,人家的追悼会才刚开过,你就说人家死的早。若是让人家儿女知道了,是要说闲话的。”
  老将军眼睛一瞪说道:“那还不是死的早吗?悄悄我,比他早出声一个月,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
  旁听的几个人都听明白了,合着老将军的意思是,只要比他死的早的,那就是死的早了。他这是换着花样为革命同志们惋惜呢。是呀,老革命们可都是国家的宝贝啊,他们能长命百岁,青春永驻才是最好。
  可是人生不是以任何人的意愿为转移的啊。历史的车轮也不会特别照顾哪一位杰出的人物。若真是如此,那这个世界都是伟人的家园了。

  大女儿伤感了一会,又转回了话题,她说道:“老爷子,你这账可算的不明白啊。你说人家小于是过草地的时候生的,可是现在人家还不足四十呢,这账怎么算啊?”
  老将军瞪着眼说道:“我是打仗的出身,又不是商店里拨拉算盘的店小二。你叫我算这个干什么呢?老杨若是不死,就好了。这小子家里是开店铺的,他可是少东家呢,大气算盘来,那是特别的溜。”
  大女儿听了老人家的狡辩,就说:“那这么着还是你记错了。所以小于的身世,和你这隔壁老王真的没有多大关系。”
  老将军义愤的道:“革命的儿女,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因革命而生,也将为建设富强文明的新中国而活。”

  王革命老将军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好了。直接说道了于向荣的心里去了,从那以后,他也就换着花样的往王老将军的家中跑。也不知道为什么,王老将军还就偏偏喜欢他。只要是他求的事情,都想着法的帮他解决。
  可是好景不长,这位长寿的老革命还是没有抵抗的住岁月的车轮,两年前还是去世了。从那以后,老王家就真的成了于向荣去不了的隔壁了。
  于向荣为此很是感概啊,他心说,都是亲如一家的兄弟,怎么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呢。还是王革命老将军好啊,对待革命的后代都视如己出啊。可是好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真是太让人痛心,也太让人怀念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