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7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净昙和尚被打死,慕容垂让那酸性毒液腐蚀的瞎了一双眼,整张脸上的皮也只剩下了半张,溶烂的皮肤下面露出森森白骨,看上去十分可怖。这就是江湖的残酷一面了。台下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死个人对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慕容垂的惨叫声却着实有些令人心惊胆寒。
  孙德禄过去抓着扑跌在地的慕容垂的脚脖子将他拖下来,从怀中取出块膏药兜头给他贴在脑门上,又用个布口袋将脑袋罩住,慕容垂很快便安静下来。
  骤然发生的一场恶斗彻底改变了场间的气氛,有人大声叫道:“看来今天到场各位并非全是为了相同目的来的,不如在此分立阵营,先分出个山高水长来,再来决定那魔女的命运。”听声音,正是那个赵震北。
  他那边一提议,立即便有人附和道:“赵兄这个提议好,不过我觉得咱们打归打,不能乱打,得有个规矩,比如是否允许动枪?我的意思是应该允许,否则就在这方寸石台上,只要是个习武者就能把我这种肩不能扛,手不能抬的废物打翻,这样的话对我们这些半辈子琢磨方术的家伙而言未免有失公允。”
  “王韬奋,你不过是个拍老人花子,掰孩子胳膊,不入流的下五门小贼罢了,龌龊了一辈子,还他吗有脸给自己脸上贴金以方士自居,除了一把枪外,你还有别的本事吗?方术攻击讲究的是金,火,毒,幻,你他吗会哪一样?”

  骂人的正是那个红脸孔孟节。毫不留情面的继续骂道:“当初你带着你的徒子徒孙们从甘陕地面跑到山东来,搞什么无量教敛财骗色,帮着你们的韩国同行败类一起祸害孩子挖器官,搞什么器官移植医院,伤天害理,毫无人性,可惜兖州公丨安丨局那次行动有人走漏风声,让你们几个罪魁祸首逃了,否则怎轮到你今天跑到这里来显形装人?”
  这是摆明了骂这个王韬奋不是个人了。
  “孔孟节,我艹你祖宗!”叫王韬奋的是个半大老头,被人揭了老底后恼羞成怒骂道:“我他吗还奇怪呢,刚做了不到半年的买卖,怎么就被公丨安丨给摸清底细的,原来是你这老货给老子下绊子。”这家伙顿了一下,又还口骂道:“姓孔的,你甭在这里装好人,你他吗也不是什么好鸟,你一多半的徒弟都在公丨安丨系统,尤其是你那个当局长的二弟子,营私舞弊,屈打成招的事情也没少了干。”

  这他吗都是一群什么妖魔鬼怪啊。
  李牧野越听越惊心,江湖果然无处不在,可大可小,可深可远,可俗可仙。
  孔孟节道:“谢家宝树偶有黄叶,青骢俊骑小疵难免,林子大了啥鸟都有,俺老孔的徒弟若是做了违背天理人寰的事情,我老孔绝不姑息,法律办不了,老孔亲自动手执行家规,你说的那个小王八羔子叫高大伟,现在已经被撤职查办了,他当了一辈子好丨警丨察,就为了个女人背了一身黑锅,现在也已为他的错误付出了代价,可你呢?伤天害理损人利己几十年,你该得个什么结果?”
  王韬奋嘿嘿冷笑,道:“姓孔的,这儿不是国内,没人跟你**律论道德,你想跟我要公道也容易,咱们上台争个成王败寇,活下来的就是替天行道,死了的便是罪有应得,姓孔的,你敢吗?”

  这时候人群已经自动分成了两个阵营,以对付白无瑕为目标的人群明显占据了大多数。这些人以赵震北和一个穿黑色和服留大杏叶头的东瀛大汉为中心,聚拢在一起。而不远万里赶来想要报答白无瑕的则只有寥寥数人。
  李牧野两边都不想帮忙,站在原地没动地方,最后成了唯一的中立者。
  双方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眼看一场恶战必不可免。
  就在这时候,前殿方向有数人鱼贯而入。为首者虬髯紫面,正是王霸!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个大白胖子,正是狡茛敬春。最后一个也是李牧野见过的,正是那个先在火奴鲁鲁拍卖会上出现,后又在码头从车上跳跃而下偷袭白无垢,得到夺天再造丹后却又被洛珈王抢走的李约翰。余者碌碌之辈,李牧野也懒得特别关注。
  这仨人一走进来,气场强大,明显压过了所有人,径直走到石台上的三把椅子前坐下。王霸作为武榜六大天王之一的大宗师,自然坐在了当中位置,另外两个也是小宗师的水准,则分列两边坐定。
  李牧野抱着瞧热闹的心情看着,还真有点武林大会的意思。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有人凑到身边轻声说道:“李老弟,你也来了?”赶忙侧脸一看,竟是霍泽手下那个大贼燕鸿飞,不由诧异问道:“燕老哥,你不是在乌拉尔山中被炸死了吗?”
  燕鸿飞扬起右手来,那两根练了分光掠影手法,长的特殊长的手指已经恢复正常样子,叹了口气,道:“当时幸亏霍老大反应快,拉了我一把,结果我只是被炸晕了,后来落到了太平会的手里,他们想用我的本事,就留了我一命。”

  李牧野心中虽有疑惑,却并未打算深问,只悄声问道:“那你现在是太平会的人了?”
  燕鸿飞点点头,道:“凑合着跟南海门的人混呢,南海门中有个宝字会,跟太平会是平起平坐的,会首就是李约翰,专门负责满世界寻宝去,哪里有好处就去哪里分一杯羹,老哥我这点本事虽然废了,但毕竟还有点江湖阅历能派上用场,所以还是挺得李约翰器重的。”
  李牧野微微一笑:“有本事的人走到哪里都能混口饭吃, 不管是不夜城还是太平会,又或者是这个宝字会。”
  燕鸿飞讪笑道:“你老弟不要说话带刺,老哥我也是生存所迫才加入他们的,虽然我帮着李约翰在干活儿,可我这心里头从来没有一天忘记了霍大哥的恩情,只是不得时机报答罢了。”

  李牧野问道:“你是跟李约翰一起过来的,知不知道这里头是什么情况?”
  燕鸿飞道:“我还想问你咧,人家早把你认出来了,知道你跟那魔女耳鬓厮磨一起走了几万公里,你们俩跑进流沙带,王霸当时受条件限制就没追上,后来他派出了追踪眼线寻找你们的踪迹,可不知道为什么,这眼线时断时续的始终不能准确锁定你们的位置,王霸带着飞机几次扑空,有一次飞机还险些陷入流沙,他就索性放出眼线跟着你们了。”
  李牧野忽然想起白无瑕曾说过王霸的眼线一直在跟着二人的话。问道:“王霸究竟是用什么做眼线的?”
  “王霸的眼线是一种会识别人的气息进行追踪的鸽子。”燕鸿飞道:“这种鸽子训练不易,都是飞行能手,能飞到数千米高空上侦查情况,所以很难被发现,几乎是万无一失,不过却意外的在沙漠尽头把你们跟丢了。”

  李牧野道:“我也是在那里跟她分开的。”
  燕鸿飞关切的问道:“那老弟你该记得你们分开前她是什么状态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