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3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脸色倏而一变,有那么三五秒钟的空白和僵滞,她反应过来想问清楚发生了什么,那头已经仓促挂断,似乎不方便。
  铺天盖地的慌乱仿佛巢水般侵袭,淹没了她,手机从掌心脱落,掉在坚硬的地上,四分五裂。

  保姆听到动静急忙从厨房内走出,问她怎么了。
  何笙眼前水雾弥漫,五脏六腑瞬间破了一个缺口,正不断涌出血液,氧气,让她干瘪成骷髅。
  她留下一句话,让保姆联络乔先生,便飞奔出别墅。
  车在南北大道疾驰了四十分钟,停泊在风流艳事会馆外,还未停稳,何笙便迫不及待跳下去,冲入那扇流光溢彩的门,许许多多男女围拢在沙发和墙角两处,厅堂塞满人,或站立瑟瑟发抖,或蜷缩一脸苍白,仿佛刚经历过多么了不得又不可控制的惨事。何笙触及这样一幅场景,顿时预感大事不好,她一把推开面前阻挡的人,朝二楼踉跄奔跑。
  十几层台阶上,堆砌一条蜿蜒曲折的回廊。

  当这条回廊映入何笙眼脸,她蓦地红了眼睛,泪水磅礴,脚下如同堆满了绵延不绝的云朵,棉花,她踩上去轻飘飘,甚至将要站不稳。
  两侧墙壁如画,灿若灯塔,那一张张复杂而沉默的面孔,从何笙视线里闪过,晃动,朝两侧退让,光滑剔透的砖石徜徉橘白两色灯束,光影交错,忽明忽暗,却掩盖不住惊心动魄的污浊,滴滴答答的血点,贯穿半条过道,覆盖了这纸醉金迷,肉欲横流的夜晚。
  在几十米走廊的尽头,在光束最黯淡,最恍惚的角落,在终止了乐声,终止了嘶吼,终止了Y`in 词艳曲嬉闹挑逗的二十个包房,除去这些疮痍的干涸的血痕,还有一滩更加触目惊心,更加令人绝望的血泊,在尽头一扇敞开的门前,形成半个人印,隐约能看到血指抓在砖石上奋力挣脱,又求而不得,最终被残忍拖回去的惨象。
  何笙没有勇气揭露,宝姐弥留之际到底经历了什么,那一刻她有多么绝望,多么渴求一个人救赎自己,可烟花之地,风月柳巷,最是人心凉薄,明哲保身,谁也不会施与援手。

  无法抑制的颤抖,使何笙单薄的身躯肆意起伏,起伏在死寂血腥的空气中,起伏在几个女子低声的啼哭里。
  她们喊宝姐,几番戛然而止,又崩溃嚎啕,何笙问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女孩说,“成太太带头,领着三个帮手,以点鸭子为借口,在场子里撒泼,经理没辙了,将宝姐请来,她进去后才知道,这伙人就是冲她来的,当时打得可惨了,保安也进不去,对方有保镖。”
  何笙不由自主握拳,“因为什么。”

  女孩说成太太的亲姐夫,在宝姐身上花了上千万,但家里人不知道,前段日子闹离婚,他拿不出钱,供出了宝姐。
  一桩陈年旧事,招致飞来横祸。
  何笙松开手,才发觉自己如此无力。
  她曾颠沛流离,曾饱受屈辱,曾挣扎在蹄铁下,煎熬等待出头之日,如果没有宝姐,何笙根本不能想象她会是如何的模样,不,她什么模样都不重要了,她不会遇到周容深,不会遇到乔苍,不会遇到这荡气回肠的情爱,这风花雪月的故事,她早已红颜枯骨,破灭毁掉在遥远的数年前。
  在她还没有遇到这些为她生为她死的男人,宝姐是她的全部,是她的利器,是她唯一的亲人,而何笙痛恨自己,恨自己呼风唤雨,却救不了她。
  宴会匆忙一面,成了诀别。
  何笙如同疯了一般,她在女郎的尖叫退后中,冲入那间包房,宝姐残破不全的尸首已经被抬走,可人形血泊还在,浓稠的血泡在悄无声息破碎,蒸发为一点水汽,沙发上的四个女人正若无其事收拾坤包准备离开,仿佛刚刚死去的,只是一只鸡,一只狗,她们还在说笑,那剌目的笑,点燃了何笙仇恨的火种,烧焦了她的理智,正中间的成太太不经意扭头看到何笙一愣,“乔太太?”
  何笙狞笑,她一言不发拿起桌上染了血的匕首,毫不迟疑剌向女人,扑哧一声,鲜血四溅,成太太的左眼珠子被快准狠利落挖出,掉落在地上,她捂着血窟窿哀嚎,痛得倒在沙发上打滚,何笙还不罢休,她杀红了眼,又将尖刀狠狠剌向她汝房,这一下更狠,几乎削掉大半,那一团肉脱离身躯,勾在衣服内,因她痛不欲生的挣扎而下滑,霎那间浸红了衣裙,浸红了墙壁,浸红了女人身体的每一寸。
  对方保镖本想上前制止护主,看到那团鲜血淋漓模糊不堪的肉惊愕愣在原地,久闻这位乔太太心狠手辣,没想到比男人下手还狠,普通女人见到血就晕,她竟然这么残暴,活生生挖掉眼睛和汝房。
  另外三个太太惊慌失措,丢掉伤势最惨重的这一个转身要逃,何笙抄起地上一只酒瓶,干脆利落砸向了半敞开的门,门在承重下砰地一声合拢,凸出的锁芯嵌入门栓,刚刚好反锁。巨大的惯力刮起一阵劲风,就在她们眼前,隔绝了外面的灯火阑珊。

  昏暗的包房,血腥的空气,黏腻的地面,惨烈的哀嚎,她们哪里见过这副场面,登时吓得脚发轮,瘫在门口。
  何笙一言不发,右手持刀,左手食指抹去了刀尖上黑紫色的血,她往空中一甩,粘稠的血浆津准无误飞溅在三个太太脸上,她们捂着失声惊叫,重重拍打门扉呼救,何笙迈过脚下那只眼珠子,也迈过那团轮趴趴浮了一层黄油脂的割裂汝房,面无表情逼近门口。
  她举起匕首,在其中一个长相最凶恶的太太脸上,一笔一划写字,这是何等剧痛,何等残忍的刑罚,鲜血沿着刀尖,渗透出刀痕,血珠子嗞嗞直冒,女人痛得挣扎,本能挥舞手臂自保,何笙右眼一眯,凶相毕露,她扼住女人手腕,抵在门上,五指收紧,朝反方向一撅,嘎嘣一声,女人的腕子便折了。
  她另一只手仍分秒不停完成她的画作,语气无比平静,“我在金三角刀山火海闯荡时,多少练就了一点制服人的本事,对付你们三个绰绰有余,我劝你老实些。”
  明天开始是乔苍视觉,完全他为主角,曾经的部分,包括他最初的女人这一些,会写一下,再回到他和何笙的部分,再回来时乔慈会长大一些。
  冗长走廊聚满人海,四个太太的惨叫哀嚎穿透门板,落在围观者耳朵里像杀猪般惨烈,经理闻风赶来,试图带着成太太的保镖破门而入,被一个女郎拦住,小声提醒,“乔太太在里面。﹎”
  经理一愣,“何笙?”
  女郎点头,经理犹豫片刻,放弃了救人的念头。

  特区谁不知,何笙官场有周容深护航,黑道有乔苍宠着,都是摆在场面上跺一跺脚乌云遮日,山河倒流的人物,得罪她岂不是找死。
  日期:2017-12-03 09: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