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3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荆易笑出声音,“即使可以,我也不忍利用,疼爱还不够。可也不妨让乔总看一看。”
  他抬起一只手,保镖心领神会,将卧房门推开一道缝隙,很狭窄,无比黯淡,隐隐的橘光仿佛烛火般微弱,但足够外面人看清,透过这道神秘的缝隙,何笙赤裸妖娆的身体,只覆盖一层薄薄锦被,月色与灯光洒落她暴露在空气中洁白如玉的小腿,手臂和锁骨,她似乎睡着了,又似乎有意识,只是动弹不得,她的脸模糊不清,她的长发似瀑布,似绸缎,萦绕在脸庞四周,越是被控制,被囚禁,被凌辱,她越是说不出的诱惑。

  这样一副景象令乔苍脸孔瞬间起了波动。
  曹荆易察觉他的愤怒与敌意,眼神示意保镖合拢,门扉关上霎那,即使温润如玉的白衣也无法压制弱化乔苍身体散发出的凌厉煞气,他眉目凶残,将视线从门上转移,定格在不远处曹荆易脸上。
  “你动她了。”
  “趁人之危多么无趣,我还不至于。”

  乔苍语气暴戾,“谁脱了她衣服。”
  曹荆易恍然哦,“这倒和我有关。”
  乔苍想到何笙那样诱惑迷人的身体,被曹荆易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彻彻底底,他额头不可控制暴起一道道青筋,血脉和坚硬的骨骼,几乎要炸裂,摧毁一切。
  “我不允许任何人动她。”
  曹荆易举起酒杯,晃过含笑的深邃眉眼,逆光摇曳,深红色液体千娇百媚,在狭小而细长的高脚杯中,浮荡出千姿百态,“乔总也没有说不许,你这段时间尚且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家眷。”
  “是吗。”
  乔苍绽放出有生之年最猖獗腹黑嗜血的一丝狂笑,他手伸向半空,黄毛将一份卷轴放在他掌心,他握住后,一句话没有说,直接朝对面潇洒一抛,卷轴的一端在他指尖,另一端被推出,在曹荆易同他对视的目光中,抻平,抖动,坠落,仿佛从天而降的瀑布,流泻于地。
  大约两米长的白纸上,密密麻麻贴满了相片和字据,看得出花费了一番功夫,连时间地点都标注得明明白白,相片内出现形形色色的高端人士,官场,商海,帮派,全部涉猎,或是在一间昏黄的包房,吞云吐雾,面前钞票摞成了一座座金山,或是在曹公馆的会客室,把酒言欢,满目珍馐,时间跨度从十五年前到半年前。而主角无一例外都是曹柏温。
  曹荆易目光落在第一张相片后,胜券在握的面容,顷刻渗出破绽以及微妙的皲裂。

  这些不可告人的暗箱操作,黑暗交易,是仕途高官最隐晦,最不计一切要隐瞒和抹杀的污点,它非常珍贵,它的暴露意味着无数条大船的翻覆,它足以扳倒曹家,更足以灭掉曹柏温这根绳索上的所有党羽和蚂蚱。
  他打量许久,在天翻地覆的愕然中,迅速恢复镇定如常。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指尖泛白,紧握颤栗,“乔总,看来这一趟帝都,果然没有白去。”
  乔苍半笑半怒,“不使出杀手锏,曹总岂不是要毁我江山,夺我爱妻。”
  “我可以问一句,这些从何而来。”

  乔苍丢给黄毛,拿出帕子擦了擦手心沾染的墨迹,“这么多年,我也不是白混的。它是大白天下,还是不见天日,就看曹总怎样抉择。”
  何笙再一次醒来,是两个时辰后,蒙汗药的后劲儿褪去,她脑海昏沉的感觉也彻底消失,只是心口仍旧无边无际的窒息,压抑,沉重,可鼻子萦绕的熟悉气味,令她情不自禁睁开眼眸。
  混混沌沌,模模糊糊。
  她用力睁大,用力眨眼,拂去这水汽,这朦胧的烟云,她终于看到一抹轮廓。
  轮廓如此熟悉,如此令她欢喜,令她想哭,令她恨不得立刻拥抱。
  太长了,这几日的分别,真的太长了。
  长到她睡着便做梦,梦了不愿醒。
  她呆滞凝视许久,仓皇而颤抖抬起手去触摸,她以为会是空空荡荡,会连这抹影像都消散,然而她惊讶发现,她摸到了,那不是一触即破的泡沫,也不是一闪即逝的幻影,而是真切存在,她指尖起先只是轻轻流连,而后用力去捏,去抓,去掐,温热,有弹性,还有尖锐剌手的胡茬。
  她咧开嘴笑,笑着又淌下泪,乔苍清俊好看的面容,在她失控的蹂躏下泛起层层红印,抓痕,他无奈又好笑,将她的手握住拂开,“乔太太对我咬牙切齿百般折磨的恨意,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终结。”
  她听到他声音,回绕在耳畔,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她真怕啊,怕他无功而返,怕他终归也没有得到钳制曹荆易的底牌,怕他想要摆脱这漩涡,这胁迫,只能割舍她。

  她该怎么办,她不能看他的心血付诸一炬,可她除了自己,又没有任何抗衡交易的筹码。
  所幸他回来了,他赢了。
  何笙猛地坐起扑进乔苍怀中,她用了极大力气,几乎将毫无防备的他扑倒,她在他怀中缩成小小一团,那么畏惧那么痴迷那么贪恋的紧贴他,黏住他。
  她死死抓紧他衬衣,几乎抓破,她啜泣说对不起,是我太大意,是我想要帮你,却上了梁蘅芷的当。
  乔苍心脏隐隐剌痛,他知道她在为什么而道歉,他还记得冲入房间,看到沉睡而赤裸的她,他有多么愤怒,多么痛恨,多么耻辱,那一刻如果不是黄毛奋力按住,告诉他小不忍则乱大谋,他不敢回想他会拔出勃朗宁闯下怎样的大祸。
  他回抱住她,深呼吸她的发香,感受她的颤抖和温度,“何笙,不怪你,是我来晚了,我的错。”
  他手掌抚摸她濡湿的脸孔,“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永远不会。”
  她哭过,发谢过,又开始撒娇笑,她张开嘴隔着衣衫咬他肩膀,“乔先生。”

  他温柔嗯,她说只是脱了衣服,什么也没有发生,我还是你的乔太太。
  他闷笑出来,“我知道。”
  之后几日,曹荆易从特区撤手,官场放弃了干预商界对盛文打压的荫谋,之前的高端老客户关系逐渐回暖,纷纷抛出橄榄枝要二度议和,乔苍对背叛和倒戈深恶痛绝,可现在不是他意气用事遵循原则的时候,他需要这些生意和资金。盛文迅速卷土重来回归商场,资本侵占势不可挡,股票不断翻升,乔苍大规模注入资金吞并,将整个特区的市场牢牢控制在手中。
  而何笙每日除了陪伴乔慈,便懒洋洋躺在院子里晒太阳,侍弄花草,乔苍傍晚走下车,总能看到她一身艳丽长裙伏在鱼池旁,一手拿着鱼食,一手拿着点心,身后摇篮中的乔慈挥舞小手,在夕阳下一同等他回来。
  失踪快一年的宋薇薇忽然在某天晚上给何笙打电话,正巧乔苍加班应酬,何笙刚打算入睡,她看了一眼屏幕,有些愣怔,她接通后那边语气又急又快,“林宝宝出事了。何笙,你挺住,在风流艳事,可能人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