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7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总部在协商之后向政府提出了一个破釜沉舟的建议:索性破罐子破摔,将全部船舶都给我们用好了。这明显属于赌气的极端建议,换句话说就是国内不过日子了?东条也没完全把路堵死,答应将两总部原来的要求削减为陆军24万吨、海军3万吨。据此企划院总裁铃木贞一中将预测,本来钢铁产量就将从1942年的427万吨下降到第二年的300万吨,如果加上这些征用,产量怕是要下降到200万吨以下了。国力削弱比丢掉瓜岛更糟,这明显属于涸泽而渔、杀鸡取卵的作法。在11月21日的联络会议上,东条忧心忡忡地说:“如此下去,国家就只能破产了。”

  战后被认定为甲级战犯的铃木在接受审判时曾坦承:“维持国力的航运最少需要300万吨,低于这个水平就无法进行战争所需物资的再生产。这个低水平持续4到5个月尚可忍受,多于5个月就无法继续战争了。最大的问题在战争进行半年之后,当初征用的民用船只不但不能返还,而且还要追加征用。从这一点来看,日本在第一年就已经失败了。”战后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铃木1955年被假释,一直活到1989年101岁才死,是所有战犯中活得最久的。

  根据政府作出的决议,11月30日佐藤正式致函参谋本部:“明年务必确保钢铁产量350吨。如难以保证,作战计划就会取消。”言外之意就是立即终止瓜岛作战。对此参谋本部立即提出强烈反对,并于12月5日致函陆军省:“除之前答应的24万吨之外,之后作战还需征用9.5万吨。另外为补充到1943年3月的损失,还需补充加征16.5万吨。”
  12月5日晚20时,东条临时召开内阁会议作出决定:对第二次征用的9.5万吨予以确认,但损坏补偿数由16.5万吨降至8.5万吨。此外到1943年4月,陆军必须返还18万吨用于民用。日美两国的国力差距在此得到充分体现。就在日本人为了几万吨船争论不休的同时,美军无数舰船、飞机、兵员和补给正源源不断地运往瓜岛,这还是他们认为一个不太重要的局部战场,美军更多东西正在运往欧洲和北非。

  内阁会议结束时已是晚上22时。佐藤的助手建议他亲自去向参谋本部作出说明,佐藤说“明天再解释不迟”。当他回家准备休息时电话响了,参谋次长田边胜武中将要求他立即前往自己官邸,就内阁决定作出解释。
  会议召开当天下午,田边官邸已聚集了作战部长田中新一中将、作战课长服部大佐、铁道船舶课长荒尾兴功大佐、战争指导班种村佐孝中佐等一众要人,所有人都在焦急等待着内阁会议的消息。大家一边喝着闷酒,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发泄着对政府的愤怒。在他们眼中,陆军省的那些官僚只顾军政,把前线作战的事儿完全抛之脑后,如此不是让我瓜岛3万兄弟活活饿死吗?真乃“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众口纷纭之时,门外走进了佐藤少将。佐藤在门口就听到了室内的叫骂声,嗓门最大的当属易于冲动、性如烈火的田中部长:“都是军务局捣的鬼,佐藤这小子来了我非揍他一顿不可!”佐藤耐住性子向众人宣布了内阁会议刚刚作出的决定,当即受到七八个人的严厉指责。
  “八嘎牙鲁!”田中借着酒劲儿爆出了粗口。眼见对方人多势众,佐藤不想纠缠转身欲走。田中竟伸手去取挂在墙上的指挥刀,几个同僚赶忙把他按住,他却挣脱开冲上前去,对准佐藤的脸上就是一拳。这佐藤当年还是个小小中佐时,就敢在国会上对着自己的老师宫协长吉大呼“闭嘴”,作为东条心腹的他一向飞扬跋扈,哪肯轻易吃这个亏?两人立即挥拳相向打成一处。这田中快成打架王了,一年前力主强硬对美英开战的他就曾和谨慎派的武藤章打过一架。

  现场都是参谋本部的人,几名军官借着“酒劲”为田中加油助威。毕竟是在自己家里,实在看不下去的田边次长只好上前拉架,但身材瘦小的田边不但没能将两人拉开,还莫名其妙地挨了几拳,象征精英身份的参谋绶带也被扯到地上去了。第十五课课长甲谷悦雄中佐还算厚道,冲上去帮助次长将两人分开,然后将田中按在了沙发上。佐藤趁机挣脱开来,冲出了这个充满敌意的房间。后来他告诉别人,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主动逃避打架。

  田边对田中的作法非常不满。都是大日本帝国的精英,如此拳来脚去成何体统?他大声训斥田中:“你太冲动了,知道佐藤是什么人吗?”田中当然清楚佐藤是东条的铁杆跟班,但索性破罐子破摔了:“我管他是什么人,没船,这仗没法打!”
  离开次长官邸之后,怒气未消的田中连夜窜到陆军次官家中寻衅闹事,指着鼻子对木村兵太郎中将大加指责。看到田中显然是喝多了,老奸巨猾的木村连声道歉,表示“我所作的努力还远远不够”,答应一定面见首相劝他满足参谋本部的要求,总算把田中给忽悠走了。第二天清晨,田中又跑到企划院总裁铃木中将家中大吵大闹。铃木显然没有木村的好脾气,直接让警卫把田中轰了出去。
  说来说去还是杉山总长官大觉悟高。他清楚如不采取行动,政府可能真不给增加船舶。杉山当即召开了各部长会议,之后集体前往首相官邸,力谏东条改变主意。一直骂骂咧咧的田中无疑是个定时丨炸丨弹,不让他去又不合适。杉山特意叮嘱种村:“如果作战部长再胡闹,你直接把他给我拖出去。”
  当晚,杉山率参谋本部一众大腕直接来到首相官邸,强烈要求面见东条。门卫将众人领到了一个房间,木村、佐藤及陆军省人事局长富永恭次少将接到通知后迅速赶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佐藤和田中两人面对面坐在榻榻米上,眼睛狠狠地瞪着对方,好象立即就要站起来拳击似的。午夜前不久,东条终于走了出来。为缓和现场的紧张气氛,东条特意没穿军装而是穿了一套和服,这对一向注重礼仪的东条是不多见的。田中依然咄咄逼人,代表参谋本部要求首相重新考虑增加船舶的意见。

  东条依然不为所动:“已给了你们8万吨,现在到处都是战事,艰难的并不仅仅是东南方面。欠的船可以暂时不还,但绝对不能再征用了。你们应该想想办法,看看如何利用现有资源解决困难才是正道。诸位要从大局出发,支持内阁的决定。”
  田中情绪已完全失控,说话声音愈来愈大:“你不是声称自己是大日本帝国政府的人吗?怎么忍心看着瓜岛数万将士挨饿?八嘎牙鲁!”
  “你说什么?”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东条霍地站了起来,“我命令你立即出去!”
  见势不妙的杉山使了个眼色,种村立即冲上前去,不由分说架起田中胳膊将他拖了出去。杉山替部下道歉后,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东条还是毫无让步。会谈最终不欢而散。
  这天参谋本部《机密战争日志》上记录下这样的语言:“田中部长对东条首相兼陆军大臣的谏言可谓至诚至情,感人肺腑。尽管亦夹杂些粗暴之语,但其一颗赤城之心令在座一席官员肃然起敬。”

  愤怒的田中第二天就向杉山递交了辞呈,当即获批,很快被发配到南方军去了。后来田中出任了第十八师团师团长,陆、海军的两位田中竟然在缅甸戏剧性碰面了。不过陆军的田中有仗可打,海军的田中基本无事可干了。后来有人称田中此举是经过仔细计算后的“临阵脱逃”,故意骂东条来激怒他。作为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田中最清楚瓜岛战役甚至整场战争日本已经输定,因此想尽快离开决策部门,不再为难自己的同时也避免战败后遭到追究。是真是假姑且不论,战后田中没被列为战犯倒是事实。而跟着东条一条路走到黑的佐藤却成了甲级战犯并被判处无期徒刑。

  田中的远走高飞等于为“八嘎事件”画上了句号,但问题依然没有解决。现在陆海军都清楚瓜岛已彻底没戏了,除了撤退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如果就此放弃瓜岛,等于陆海军在一个战场同时认输,这是1894年日清战争以来的第一回。所有人都心如明镜,但没一个人愿意首先说出“撤退”二字,大家就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地在那里干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