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7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0-07 22:09:04
  (正文)
  尽管得到了包括尼米兹在内的美军将领的普遍“赞扬”,但墙内开花墙外香,田中并未获得上司的认可。按照日本海军的传统习惯,旗舰往往要行驶在舰队最前端—就像陆军那些头缠布条的大、中、小队长挥舞军刀冲锋在前一样。事后联合舰队调查发现,当晚冲在最前的是最终战沉的“高波”号,而田中坐镇的“长波”号仅排在舰队中部,在向美军发射鱼雷后立即转向规避,退到编队后方“并未积极参加对美舰的战斗”。联合舰队因此因为,尽管取得了海战的胜利,但田中在战场上“没有发挥一名指挥官应该发挥的积极作用”。对此田中不以为然,在随后的海战中坚持己见,不把旗舰至于舰队最前端而依然放在中间。他认为纯粹为显示指挥官的“英勇”而让旗舰冲在最前是不明智的。一旦旗舰受创沉没,舰队将立即失去指挥,后果不堪设想。此外田中命令各舰远距离发雷、避免近距离与美军炮战的作法虽然取得了显赫战果,但海军内部谴责田中消极避战的声音并不鲜见。此举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实际上如果田中以驱逐舰的127毫米主炮与美军巡洋舰的203毫米主炮近距离对轰,最终只能落个全军覆没的悲惨命运。

  一次局部战术胜利根本无法改变双方的力量对比,更无法左右瓜岛战役的走向。塔萨法隆加角海战之后,岛上日军补给几乎断绝,田中的运粮之路依然任重道远。12月3日下午13时,田中率10艘驱逐舰—第一次剩余的7舰加“岚”、“野分”和“夕幕”号—组成的第二次运输队再次驶出肖特兰。为缩短航程,这次日军索性从槽海直接南下。舰队刚刚出发不久,空中就出现了1架美军B-25轰炸机的身影。傍晚18时30分,舰队遭到仙人掌航空队的猛烈空袭。“卷波”号被一颗近失弹炸伤。舰队上空的空战日、美各损失战斗机3架、2架。田中编队强行突围于晚上22时15分在塔萨法隆加角投下了1500个铁桶。当晚瓜岛近海夜黑风急,美军鱼雷艇冒着恶劣的天气顽强出击,岛上日军派出打捞铁桶的机艇损失惨重,勉强捞回了310个铁桶,其余全在天亮之后被美军战斗机和鱼雷艇的机枪突突到海里喂鱼去了。负责抢回铁桶的日军逾百人倒在美军的机枪之下,很多倒毙日军的嘴里塞满了白花花的生米。

  12月7日13时,由11艘驱逐舰组成的第三次运输队再次出动,依然沿中路槽海向南急行。傍晚18时40分,船队遭到16架“无畏式”的猛烈攻击,1颗近失弹将三大祥瑞之一的“野分”号右舷机械室炸伤,导致动力全失,“岚”号也被炸成轻伤。田中只好令“长波”号拖曳“野分”号、“有明”号护卫“岚”号返航。伤势严重的“野分”号半年后才重返战场。其余7舰继续顽强突进。23时30分,运输队在萨沃岛西南遭到美军8艘鱼雷艇阻击,虽然“黑潮”号奋力出击将其中1艘击沉,但运输队出现混乱未能抵达指定投放海域,田中只好下令中断任务调头返航。

  12月11日3时30分,田中率11艘驱逐舰第四次出航,完成7日中断的补给任务。这次田中选择了性能最好的“照月”号为旗舰。说实话趁月黑风高干些偷鸡摸狗的活儿,这艘舰的名字还真不吉利。田中一如既往把旗舰部署在舰队中部,由“江风”号和“凉风”号在前方警戒。尽管同乘“照月”号的第六十一驱逐舰中队司令官则满宰次大佐对旗舰居中的作法提出异议,田中根本不为所动。
  汲取上次的失败教训,田中将投放点改在了埃斯佩兰斯角。本次输送天公作美,大雨滂沱导致美机无法出动。22时45分,在“照月”号等5艘驱逐舰警戒下,其余6舰在预定位置顺利投下了1200个铁桶。当晚驻图拉吉的美军鱼雷艇中队再次出击。其中1艘机敏地摆脱“江风”和“凉风”号的拦截,趁隙向排在第三位的“照月”号发射鱼雷。23时,鱼雷准确命中目标,爆炸诱发的大火引爆了弹药库,接二连三的殉爆导致舰上伤亡惨重,田中本人也受了轻伤。鉴于“照月”号已无可救药,登上“长波”号的田中只好下令接走幸存者后舰只自沉。之后的场面几乎是前几次的重演,在美军战机和鱼雷艇的联合攻击下,第十七军仅抢回了100个铁桶。可便宜了铁底湾的鱼鳖虾蟹了。这是1942年日军最后一次水面运输活动。

  事实上田中对“老鼠运输”的冒险补给方式并不认同。他向山本提出,如不能派出更多驱逐舰并提供必要的空中掩护,这种补给应完全取消。此举令原本就对田中不太感冒的山本大为恼火,田中的态度一定程度上坚定了山本解除其职务的决心。加之连续两次补给失败,海军上层对田中的不满言论日益增多。受伤的田中再也没有参加瓜岛后期的作战,也未受到任何表彰。在年底被解除指挥权之后,田中弃船登岸先后到军令部、舞鹤镇守府和缅甸任职,但再也没有回到海上指挥过任何一支舰队。被美军称为“可怕的田中”从此再也不可怕了。

  由于在战争中并无多少恶行,战后田中并未受到追究。回到山口县老家种地的田中说要实践“晴耕雨读”一词。很多人向他问起日本海军最后一次胜利—塔萨法隆加角海战,田中总是很简单的那一句话:“没什么说的,本官什么都没做,只喊了句‘全军进击’”。除此之外,田中到1969年病死都对自己在战争中的表现绝口不提。
  虽然田中被很快免职,但山本还是采纳了他的建议。鉴于宝贵的驱逐舰在运输活动中不断损失,忍无可忍的山本断然下令彻底中断“老鼠运输”。当第八舰队参谋长大西少将将上述决定告知第八方面军司令部时,气得脸色煞白的今村立即提出严正抗议:“海军如此不负责任的作法,岂不是让我岛上3万陆军将士活活饿死吗?!”但今村也管不了海军,大西挨骂同样无法改变山本的决定。
  如此据守瓜岛的日军就陷入了灭顶之灾,饥饿和疟疾已成了第十七军真正的敌人。如果知道底细的美国人趁机发起大规模攻势,缺粮少弹的日军很难挡住。小沼大佐不得不采取新战术来对付美军陆战队和陆军的联合进攻。防线上的日军挖出了许多单人掩体,得到的命令是即使阵地被敌人占领,仍要在洞内顽抗到死。每个掩体都要成为一个堡垒,各自为战,以迟滞美军的攻势。
  驱逐舰停止运输后,连军司令部也出现了粮荒,只能靠香蕉、酸橙、树根和野菜维持生命。普通士兵就更惨了。河里一条小鱼都找不到了(被铁血师兄下令抓完了),连蜥蜴都成了难得的美食。越来越多的士兵都在捕捉,瓜岛的蜥蜴几乎被灭族。大批伤病号躺在丛林中奄奄一息,数不清的尸体腐烂生蛆,绿头苍蝇嗡嗡缠绕。那些还有一口气的活人无法挥动手臂驱赶,便大张嘴巴诱使苍蝇飞进口里,咽进肚里权当“最后的晚餐”。

  药品和粮食同样奇缺。军医只能用海水给伤兵化脓的伤口消毒,因病带饿的伤兵成批倒下,“饿殍之岛”名符其实。第二师团的一名士兵说,“喂!这里连能吃的草都没有吗?在爪哇的密林中,好歹也能找到点吃的呀。”另一名生还者在日记中如此描述了当时的悲惨情景:
  11月23日:不见天日的战友与日骤增,他们永远告别了人世。饿死的士兵都在夜晚上天堂了,难道是神秘的黑夜吞噬了生灵?
  11月26日:一大早敌人就发动了攻势。下午大家一边晒太阳,一边抓跳蚤。最近山上的四脚蛇明显减少,在这里它是唯一的佳肴。
  11月27日:尽管一星期才拉一次屎,像山羊粪蛋!今天再也拉不出来了。挣扎着去挖野菜,准备一天的食物。

  士兵们列了一张死亡期限表:
  能站者—可活三十天;
  能坐者—可活二十天;
  躺着小便者—可活三天;
  不能说话者—可活二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