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7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老贼秃还真是个人才,就这口才不去到朝廷电视台解说动物世界都屈才了。李牧野听他咒骂白无瑕,便不由心中大赞,说的太他吗好了,白无瑕这坏女人,不但恩将仇报偷了老子的飞天夜甲和百宝囊,还用倒采花的方式将小野哥当成人药医好了她自己,几乎害的小野哥一身修行险些付诸东流水。
  想到这儿,真恨不得大声附和几句,用更恶毒的语言痛骂白无瑕几句。
  “小和尚,你挺会放狗屁的嘛。”孙德禄在下边扬声骂道:“可惜你长了这一堵好幽门,不但能用来说话还能拿来喷粪,人家是含血喷人,你却是先吃了一肚子大粪再来喷人,喷的东西却是狗屁不通,真令老夫可发一笑!”
  净昙和尚循声看过来,打量几眼后流露出狐疑之色,问道:“你是哪一个?”
  孙德禄道:“想知道我是谁,你该回婆罗洲问你师父参色和尚去,你可知道他脑门上的疤是怎么来的?”

  “你是白云堂的鼠神魔孙德禄?”净昙和尚不愧是老江湖,一语道破孙德禄的身份,随即面露惊骇之色,道:“你,你怎么还活着呢?”
  孙德禄冷笑道:“小贼和尚倒是有些见识,你师父比老夫还年长一岁,不是也活的好好的?听说他在婆罗洲养蟒魁,改日有机缘,倒是还想拜访拜访。”
  净昙和尚双手合十,道:“您是前辈高人,这是您和家师之间的事情,小僧不敢多言,前辈今天到此也是为白无瑕而来,您是白云堂元老,这立场想必也是站在了白无瑕那边了?”
  孙德禄道:“白云堂今天来了很多老兄弟,就是为了迎回我家堂主的!”
  净昙和尚嘿嘿冷笑:“只怕这是孙老前辈一厢情愿的想法吧,白云堂中可未必是人人都这么想的。”
  孙德禄怒道:“除了李中华那狗贼外,老夫不信白云堂中还有第二个敢有这样的想法!”
  “没人有这想法,白无瑕命你们前来阿拉木图的事情又怎会泄露出来?”净昙和尚笑的有些阴险,续道:“孙前辈还不明白吗?今天这场盛会就是专门给你们准备的,三位发起人与你白云堂内线人物联手在此迎候白无瑕,凡是不肯归顺的,今天都将必死无疑!”
  他话音未落,台下一个清朗带着一点稚嫩的声音立即说道:“净昙和尚,你别高兴的太早了,你说我白云堂内部有人与王霸等人勾结,就一定有吗?我们怎么知道这不是你故意挑拨,以离间我们的毒计?”
  李牧野循声看过去,说话的是个身穿白色中山装的年轻人,看模样顶多不过二十岁的样子,相貌英俊,神清明澈,只是文弱气稍微重了些。
  净昙和尚一眼看过去,微微露出惊色,问道:“你可是白云堂灵禽飞鹰部的白衣陈庆之?”
  白衣少年坦然点头,道:“没错,正是陈某。”说罢,转而面向孙德禄一抱拳,道:“想不到元老部的孙老祖也到了,弟子是灵禽飞鹰部的白衣陈庆之奉命前来接应无暇堂主,在此向元老部诸位老祖问安。”
  孙德禄赞了一声好,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我白云堂后继有人。”

  净昙和尚上下仔细打量陈庆之一番后说道:“不愧是幼狮榜上前三的人物,不过白云堂看来是真没人可用了,居然打发个屁孩子来办这么重要的事情。”
  陈庆之没搭理他,却分人群来到孙德禄近前,抱拳道:“既然孙老祖到了,这里的事情自然该交给您主持大局。”
  孙德禄眼睛一翻,神光凛然打量着他,问道:“你学的是五帝灵飞六甲经?”
  陈庆之低头道:“老祖慧眼如炬,小孙孙的确是在五帝灵飞六甲经上下了十五年苦功。”
  孙德禄道:“五帝上真,六甲玄灵,阴阳二气,元始所生,总统万道,捡灭游精,镇魂固魄,五内华荣,常使六甲,运役六丁,为我降真,飞云紫軿,乘空驾浮,上入玉庭……”又道:“不要被其玄幻色彩所迷惑,要去芜存菁,结合人之五脏六腑之功,领会其精髓。”
  “是。”陈庆之毕恭毕敬道:“多谢老祖指点。”
  孙德禄微微额首,道:“咱们爷们儿初次见面,你一声声老祖叫着,按说老祖应该给你点什么,可惜此地不是讲话之所,所幸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只要你今天好好出力表现,老祖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陈庆之道:“我全家的命都是白云堂赐予的,报效恩情本就是应当的。”

  台上的净昙和尚还在那里指桑骂槐。
  孙德禄长眉一紧,对身旁的慕容垂吩咐道:“聒噪,你上去跟他理论几句拳脚功夫。”
  慕容垂领命称是,果然提衣襟来到石台前,纵身一跃,手足并用,庞大的身躯灵敏的跳上两米高的石台上。
  孙德禄又对陈庆之问道:“之前收到消息说堂主已经脱险单飞,在没确定消息准确性之前遇到了小李老弟,于是就把人带来了,如今看,堂主的确已经走出流沙带,单飞脱险了?”
  陈庆之道:“金雕划沙传信,确切是堂主手笔无误!”
  孙德禄点点头,转脸看向李牧野,歉然一笑,道:“看来是老朽误会李老弟了,无暇堂主的确已经跟你分开,而你老弟也确实跟那些狼子野心之辈没有关联,接下来,你可以自便了。”

  李牧野心中暗骂,你他吗叫老子来,老子便得来,让老子走,你野哥就得老实滚蛋,真把老子当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瘪三了?足下不动,面带微笑,不卑不亢道:“难得一见的盛会,李某既然已经来了,若不好好瞧一场热闹,岂非是入宝山空手回?”话音落,台上的慕容垂已经跟净昙和尚隔空胡乱比划起来……
  这是李牧野第一次亲眼目睹所谓的江湖国术高手与江湖方士之间的对垒。
  整个过程总结归纳起来就俩词:无聊和凶险。
  结果十分惨烈,净昙和尚死了,慕容垂瞎了一双眼还被毁容了。不过他原本那副尊容就不怎么样,这毁容跟整容差不多是一个意思。这家伙在石台上跟净昙和尚大眼对小眼互相照了五分钟,最后按捺不住强行出手,净昙和尚的袖筒里有一个机关喷出一股毒液在他眼睛和脸上,而他一招老君撞钟打在了八十岁的老和尚当胸,净昙和尚被他的拳头当场打死了。
  看上去有点无聊的过程里,其实蕴藏着复杂的内容。表面上俩人只是交手一招,和尚用了一种酸性极强的毒液,而慕容垂只是凭手上的功夫实锤,但其实内在里,俩人比的是耐心和精准,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在运动的过程中寻找对方的破绽。
  那净昙和尚也是自找倒霉,之前不过是口舌之争,他出来就是代替发起者之一的李约翰随便扯几句,煽动一下情绪,让这场盛会不至于因为王霸和绞茛敬春的姗姗来迟而冷场。慕容垂跳上来挑战,他完全可以拒绝或者安排别人与之交手,可这和尚却不自量力,偏要在人群面前露一手,结果就被慕容垂一拳送往西天极乐了。
  日期:2018-04-0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