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01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在这守着!”叶如影严令门卫守住茅舍门口,一把抢过海碗,脚不沾地地进了院子,找了半天,才把海碗放在一个稳当的花台,仔细鉴赏,之后直愣愣地盯着张大雕,“你怎么弄出来的?”
  “呃……”张大雕支吾了老半天道,“我……我拿那个啥,一浇灌,它长这样了,失误,纯粹是失误……”
  “我管你是不是失误!”叶如影娇嗔道,“我是问你用什么浇灌的。”

  “除非你亲我一下,否则打死我也不说!”张大雕一脸欠揍道。
  “你……”叶如影羞得脸红耳赤,恶狠狠道,“你真不说!”
  “也不是……”张大雕退了一步,小心戒备道,“我说了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叶如影脸色不善了。
  “呃……”张大雕抹汗道,“你总得告诉我这个是啥玩意吧,有什么用途?”
  叶如影脸色缓和了许多,认真道:“九色薄荷像九转人参一样,是绝世灵药,无论什么罕见的热毒,只要有一片作为药引,能起死回生,而且永远具有抗热毒性,差不多是所有热毒的克星,属于天材地宝,价值还是九转人参之,毕竟,九转人参虽然罕见,但世并不是没有,而九色薄荷却只存在于传说之。更难得的是,九色薄荷是炼制筑基丹的一味主药!”

  “筑基丹?”张大雕惊呼道,“我的妈呀,我这么厉害?”
  叶如影嗯了一声,激动道:“你到底是怎么种出来的?”
  “呃……”张大雕眼珠乱转道,“其实,我是用我的血液浇灌的。”
  “什么,你的血液?”叶如影张大了嘴。
  “是啊。”张大雕骗死人不偿命道,“我昨晚无意划破了手,把血液滴进了催生水里,今天早起来一看,它变成这个样子了。”
  “伤口呢?”叶如影着盯着张大雕的手,
  “不是……”张大雕把手一缩,嘿嘿笑道,“已经好了。”
  “你怎么不去死!”叶如影居然也有暴力倾向,顺手折了支带刺的玫瑰,劈头盖脸地抽了过来。
  “我的妈呀,你又打人……”张大雕吓得屁滚尿流,撒丫子跑。
  “打死你个好*色之徒,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亲近我啊!”叶如影像个母老虎般边追边打,把弟子们惊得目瞪口呆,印象,这丫头的脾气是不好,可从来没有这么打过人啊,而且还是用她喂满了毒的草药打人。
  太生猛了,这小子一定做了什么不尿脸的事,之后还不负责,否则,人家至于那么不依不饶么?
  “呜呜呜,我好惨啊……”狼狈逃回家的张大雕浑身长满了玫瑰花般的毒疮,可先天之气偏偏不能解毒,反而要用极其普通的针灸和药才有解毒的可能,犹如自虐一般。
  想想也是,好心送药,反而挨毒打,这样的老婆纵然是绝世美女也不敢要啊,这才是张大雕最为伤心的事。
  “死丫头,你不是想霸占我的身体、不是,想霸占我的九色薄荷么,我又没说不给,好歹你让我摸一下嘛。”

  他还在琢磨这个事呢,真是个不尿脸的家伙。可他不尿脸不要紧,还偏偏不怕死,于是……
  “嘿嘿,我又来。”张大雕死皮赖脸地站在叶如影的院子里,左脚踏前,右脚踏后,准备随时跑路的样子。
  很明显,这是个好了疮疤忘了痛的家伙,昨天才被修理了一顿,今儿个又来了。
  “你还敢来?”提着精致药箱,正准备出门的叶如影很是惊,难道这家伙有受虐倾向?
  “我……嘿嘿,我当然要来了。”张大雕感觉这距离还不保险,又退后了一些,舔着嘴唇道,“那个九色薄荷是我种出来的,你总得用点什么好处来换吧?”
  “我还以为你忘了。”见张大雕摆出随时跑路的熊样,那怕死又不甘心的样子,叶如影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初次觉得这家伙挺有意思的。
  “怎么会忘呢,那可是用我的血液养大的,咳咳……”他还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叶如影不置可否,蹙眉道:“我不会白要你的东西,不过我现在有事,你改日再来吧!”
  张大雕急忙问道:“什么事?”

  “关你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张大雕这个人并不是很讨厌,可叶如影看见他来气。
  “师姐!”
  “大师姐……”
  在这时,一群男女从外面走了进来,张大雕抬眼一看,都是一些熟悉的同门,如刚认识不久的田贵龙、王非雪、叶如眉等,剩下的叫不出名字了,但多数是女弟子。
  众弟子见了张大雕后愣了一下,田贵龙道:“老三,你怎么在这?”
  “我还问你怎么在这儿呢。”张大雕气咻咻道,“什么老三,张师兄你都不会叫吗?”
  “我靠,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坊来了!”田贵龙头一昂,再不搭理张大雕。

  王非雪前挽住叶如影,叽叽喳喳道:“师姐,他也要去啊?”
  “不是。”叶如影撇了眼张大雕,淡淡道,“他只是过路的。”
  “过路?”众人面面相觑,叶如眉暴汗道,“哥哥,你过路过到这儿来了,还真是强悍啊!”
  “我喜欢,不行啊!”张大雕眼珠一转,咳嗽道,“我说如影师姐,只要你不丢下我,那个事我不要你负责了!”
  我呛,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腻味呢?叶如影恶狠狠的瞪了张大雕一眼,想了想,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啊!”
  “诶!”张大雕大喜道,“我说话算数,以后绝不让你负责!”
  “什么啊?”王非雪看看张大雕,又看看脸红的叶如影,难以置信道,“师姐,你……你把他那个了?”
  “滚!”叶如影气得吐血三升,怒挥香袖道,“要走走,不走滚蛋!”
  “走,当然走了。”张大雕完全不管人家去哪里,去干什么,第一个跟在叶如影后面。
  “离我远点!”叶如影回头威胁张大雕。
  “啊,梅花怒放小生寒,春雷乍喝四月天……”张大雕视而不见,居然吟起诗来。
  “你……”见现在人多‘势众’,叶如影也不好出手教训他,恨恨地转身走,心说,死小子,我的声音有那么大吗?
  “好诗,是不伦不类。”田贵龙讽刺道,“四月天还有春雷,这到是少见。

  “可不是咋的。”张大雕白眼道,“井底之蛙,没见识!”
  “咯咯,我倒觉得梅花怒放小生寒这一句很有意思,小生寒三字可是一语双关啊!”王非雪赞赏道,“听说张师兄采非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王非雪嗤之以鼻道:“会吟半句不伦不类的打油诗,有什么了不起的,有种你囫囵着出来呀。”
  日期:2017-10-3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