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0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思过老人笑道:“既然天道法则只允许有一个筑基修士,那么,你得到筑基心得又有什么用?”
  叶如影张口结舌,老半天才咬牙道:“我要争夺那份气运,成为这片天地的唯一筑基修士!”
  思过老人挥了挥手,冷漠道:“走吧,天道不会选择你的!”
  叶如影猛的跳了起来,惊叫道:“为什么!”

  思过老人刚才吧眼睛都闭了,也不是不想回答,还是不屑回答,甚至不知道怎么回答。
  叶如影怔忡良久,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失声道:“你是说,天道选择了张大雕?”
  思过老人依然沉默,可过了许久后,终究还是指点道:“天道不会选择任何人!”
  “什么意思?”叶如影愣愣的盯着思过老人,恍然惊醒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说完这话,她的心胸忽然敞开,体内仿佛有一股暖流驱散了深藏在骨子里的阴霾,美目闪亮,面色红润,之后如飞而去。
  “总算开窍了……”望着叶如影里去的背影,思过老人深长的叹了口气,继而缓缓闭了眼睛。
  次日,张大雕又干了件傻事,是课的时候,他当着众弟子大声问道:“师尊,我还是想知道你是什么境界。”
  结果不言而喻,暴跳如雷的王地龙把他叉了出去。
  “我靠!”当时,众弟子还哗然道,“呐呐的,敢情这小子思过思了瘾啊,他娘的,让他去思过,这不是成全了他么,亏大发了!”
  “嘿嘿,我又来了!”思过堂里,张大雕得意洋洋地望着思过老人傻笑。
  思过老人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好像年老的爷爷审视着顽皮的小孙子,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臭小子,你来了几次了?”
  张大雕干笑道:“好像是十次了,说真的,我一天不来心里空落落的。”
  “十次……”思过老人沉思着,似点头,又似摇头,便闭眼睛不说话了。
  张大雕知道,这老头不愿意说话的时候,你用刀都不撬开他的嘴,只得老老实实地思过。
  可怪的是,今天的思过老人没让张大雕回家吃午饭,他自己也没吃,而张大雕也不生气,毫无半点怨言。
  到了晚,思过老人好像从沉睡醒来,嘴巴开始唧唧咕咕地蠕动起来:
  “打坐之道,形体端庄,合眼闭目,此假打坐也。打坐之道者,二六时,行往坐卧,心似泰山,不动不摇,六根不出,七情不入,素富贵行于富贵,素贫贱行于贫贱。无遇不安,无入不得,能如此,则不必参禅入定,自然浩然正气也!
  “降心之法,湛然不动,昏昏默默,不见万物,杳杳冥冥,不分内外,丝毫欲*念不生,此乃真定,不必降也。觅头觅尾,或静或有所为闻,显出无数幻象,则心生败坏,道德有损,不可不降。”
  “咝——”张大雕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迅速默记着每一个字,终于发现,他叨念的是一种心法口诀,此心法共分为十段,依次是:打坐、降心、炼性、超界、敬信、断缘、收心、简事、真观、泰定。这不是那十幅刻像的标题吗?

  震惊,极度震惊!
  这一夜,思过老人一直在自语,而张大雕一直在默记,到后来,思过老人还逐句讲解,最终,张大雕震惊的发现,这心法口诀居然和自己的《洞玄十修》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绝世机缘啊!
  张大雕似乎顿悟了什么,脑子里忽然冒出一段话:
  湛然清静,百邪难侵。
  气色朦胧,神魂皆空。
  辩四时之气,如春蚕吐丝之微微。
  察五行之色,若浮云覆日之旭旭。
  这段话一冒出来,天地之间的似乎有一股浩然正气蓦然从七窍而入,在体内的先天之气过滤一番后,又从十指宣泄而出。
  张大雕惊叫道,“明白了,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思过老人倏然住口。

  张大雕五体投地道:“再造之恩,没齿难忘!”
  “天亮了!”辛无尘抬起头来,“任重而道远,你好自为之吧!”
  “弟子告退!”张大雕恭恭敬敬的退出了思过堂。
  回到别院,张大雕催动浩然正气,继续过滤自己的先天之气,三刻钟后,十指溢出黑色的液体。
  他恍然有悟,兴之所至,运转功法,让浩然正气从七窍而入,与先天之气融合后,试着从十指宣泄而出,这次他发现,从指头滴落的不再是黑色水滴,而是白色的乳液,他突发其想,这液体莫非是什么灵药?

  有了这一想法,他急忙跑到后院,把乳液滴入催生水,浇灌在薄荷的根须。
  怪事发生了,只见薄荷的根须速度吸食着催生水里的营养物质,随后,土壤里嘶嘶嘶地冒出三苗粗壮而又透明的嫩芽,只是,它们冒出一个头后无以为继了,停止了生长。
  “咦!”张大雕想了想,再次顺转浩然正气,用老办法进行浇灌,迅疾,嘶嘶嘶之声再起,嫩芽又拔高了一节,并啵的一声长出两片肉嘟嘟的、赤色的圆尖形嫩叶。
  “再来!”张大雕外甥打灯笼照旧。
  嘶嘶嘶,啵啵!
  嫩芽又拔高一节,却长出两片橙色的嫩叶。
  “怎么变色了?”张大雕很是不解,再次浇灌,之后一而再再而三,嫩叶每拔高一节长出两片颜色完全不同的叶片,按照颜色排列,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共九个颜色,更怪的是,原有的枝叶都枯萎了,来后来,土壤里又有新的嫩芽先后出土,而且长出的叶子和前三苗一样。
  到后来,九色叶片成形后,不再长新的叶片,而是开出五彩缤纷的花朵。
  “这还是薄荷吗,怎么吸食了乳液后颜色变了?”张大雕百思不得其解,想了想,干脆找了个海碗,小心翼翼地把它掘起来,往草园跑。
  他是想,叶如影是这方面的行家,请她鉴定一下准没错,当然,趁机泡妞也没错。
  到了草园,张大雕对门卫道,“药师在吗,我有事找她。”

  “干什么!”门卫盛气死眉赖眼道,“想进草园,拿通行证来!”
  “我的通行证是这个!”张大雕举高海碗。
  “什么?”门卫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九色薄荷?”迅疾,他慌张道,“你别动,小心点,千万别打碎了,快,跟我进来,小心点啊,别跌倒了……我的妈呀,你这宝贝是哪来的……药师,药师,你快出来……”
  “我自己种的。”张大雕也意识到自己弄出了宝贝,胸膛顿时挺了起来。

  门卫打了趔趄,失声道:“你种的,你用什么种的?”
  “不告诉你!”
  “什么事?”叶如影出现在院子里。
  “你快来嘛!”门卫顾不得解释,急忙扶着海碗往里走。
  “什么啊?”叶如影蹙眉盯着海碗,顿时血气涌道,“九色薄荷,哪来的?”

  “我自己种的。”张大雕心里那个舒坦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