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2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见她表情不似作伪,于是建议道:“你若真心想坏关晓乐的事,我这里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只要你将今天晚上的事情如实的和他说上一遍,保证大事可成。”
  石蕊急忙问道:“谁?”
  陈九江笑着说:“还有谁,不就是开发区的王心忠吗?”
  大河县谁不知道王心忠和关晓乐是死对头呀。陈九江这么一说立刻就点醒了石蕊。事到如今石蕊也不能退缩了,万一让关晓乐知道了,还不得想着法的整死她呀。
  石蕊心说,这陈九江可真够坏的,随口一点,看似死结的问题,他都能化腐朽为神奇。所以石蕊毫不犹豫的点起了头。可是这么大的人物也不是他石蕊想见就见的呀。即便是她见了王心忠的面,人家信不信还两说呢。
  陈九江摇着头笑道:“都说女人关键时刻脑子灵光,我看也不靠谱。事实俱在,现在需要的就是将第一手消息传递出去。至于后续的发展,那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了。”
  现在的秋菊就是压死关晓乐的那根稻草,只要将她掌握在了手中,关晓乐必死无疑。消息只要及时的传递到王心忠的手中,依着他的政治智慧,能抓不住关键点吗?
  石蕊颤抖的小手还没拿起电话的时候,王心忠的电话就已经被打响了。当王心忠听闻了辉煌发生的这一幕的时候,那喜悦和激动,莫说是别人,就是他自己都无法形容。

  王心忠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啊,他大声吼道:“关晓乐呀关晓乐,你不是会糊大字报吗?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下什么是姑苏慕容家的绝学。”
  姑苏慕容家的绝学是什么,那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作为金大师的忠实粉丝,王心忠自从被关晓乐阴了一次之后就开始悄悄的修炼了起来。那小笔记本现在早就计了一尺多高。现在老子就给你发出去,看看你龟儿子还怎么在大河立足。
  当王心忠将他的完美计划告诉老贾的时候,老贾是大摇其头啊。老贾奸笑着说:“主任,搞经济干实事你拿手呀,可是尔虞我诈的阴谋诡计你就得听我的了。现在的关键点是什么呀?是秋菊啊,只要咱们掌握了秋菊,让秋菊自己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关晓乐的,他关晓乐就得倒台。”
  王心忠疑惑的问道:“可是那孩子若真的不是他关晓乐的呢?”
  老贾冷笑着问道:“他关晓乐上过秋菊的床没?”
  王心忠点着头道:“上过。还被人捉奸在床了。”

  老贾又问道:“那秋菊的肚子里有孩子没?”
  “有。”这还用问,秋菊正因为挺着个大肚子,何志章才为她建造金屋,想要藏娇。
  老贾一拍大腿说道:“这不就齐活了吗?他上了人家黄花大姑娘的床,那人家肚子里的孩子他就得兜着。”
  这话王心忠可听的明白,理解的透彻。对呀,这个孩子指定是他关晓乐的呀。即便有人不信,也不敢破开秋菊的肚子,拿出那胚胎来验血呀。等到瓜熟蒂落的时候,关晓乐的坟头早就长出草来了。即便孩子是个非洲人,黑的比陆清明还要黑,他关晓乐也只能空谈那八千里路云和月了。
  就这么着,在王心忠死命折腾下,关晓乐才去了玉州市,当起了没有披风的环保卫士。

  说道这里咱们就有必要谈一谈关晓乐的环保人生。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地球,满目疮痍,遍地是伤痕。人类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为了追求高科技产品带来的便利和享受的时候,所产生的副作用都让地球母亲来承受了。
  地球母亲她老人家承受不了了,她说,***,老娘迎着阳光,晃动着波浪,让水里的泡沫变成了鱼,再让鱼长了腿,变成了毛猴子。最后这毛猴子还长出了脑袋。
  有脑袋好啊,能吃会喝,闲扯淡还不够,你们人类还要搞科学。搞就搞吧,你们人类放了那么多的毒,都让老娘一个球来吸收了。这不公道啊,怎么办,我就得让你们也尝一尝大自然的威力。来吧,热情拥抱吧,来吧,互相伤害吧。
  大地母亲一发怒,彻底忘记了人类为她松土,为绿化,为她建造一层又一层的防护铠甲。她的水里有毒了,她的空气里有毒了,就连她的大气层都有漏洞了。
  这些事情对于勤劳勇敢的龙的传人来说,本来算不了什么。因为咱们有女娲娘娘的庇护呀。可是不巧的是,女娲娘娘失联了呀,就连那补天的石头都变成猴子跑到九十九层天上去享受烟火去了。单凭人类灵巧的双手是于事无补的了,那么怎么办呢,环保局就应运而生了。
  所以说吧,环保局有多么的重要大家应该知道了吧。它是接过了女娲娘娘补天的重任,怀揣着后羿射日的神弓,践行着夸父追日的梦想,誓要还蓝天一朵白云,还大地一片绿色。
  讲起它的重要性来,那一定是排在“那摸完”,为啥呢,没有它,大家早晚都得死翘翘。可是再光辉,再伟大的事业,总有人会感觉不到光辉和伟大。这其中就有关晓乐一个。

  关晓乐为什么不幸福呢,因为关晓乐是一个讲究生活习惯的人。市里快节奏的生活让他很不适应。怎么个不适应法,咱们就来说一说吧。
  以前上下班,关晓乐全是秘书拎包,车接车送。可是现在倒好,作为环保局的副局长,上班骑自行车,下班挤公交。吃饭没补助,签单掏腰包,这样的生活谁受的了呢?
  所以没有过两个星期,关晓乐就不干了——不是他自己不想干了,而是纪委的纪律严将他抓进了纪委,让他做起了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的日子。
  见到纪律严的时候,关晓乐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都没有了,他心里琢磨,看这样子,党和人民是不想放过我了,他们是不想为我的养老事业买单了。是呀,养老可是个大课题。国家的负担重了,自然是容不得大硕鼠的。
  像我这样靠着人民输血的贪污犯,离开了喝血怎么办呢?关晓乐想的美好啊,学习陈九江,避重就轻,壁虎断尾,你说二四六,我就承认一三五。
  反正我都到这个岁数了,拿几个轻一点的罪名,接受一个双开的结果,搂着早先转移的资产,安安稳稳的过下半生吧。若是能移民美利坚,日韩英,也是不错。
  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却始终是残酷的。关晓乐有陈九江那样典型的楷模,有陈九江那样的坚定的心理,可是没有陈九江那么顽强的意志。
  没要两天,他就有点吃不消了,过了四五天,当纪律严捧着王心忠给他记的账本,一点一点读出来的时候,关晓乐就彻底的傻眼了。
  好啊你个王心忠,老子当初不过就是夺了你的位子,现在你老小子可是想要我命啊。咱们是什么,是蹒跚学步的发小啊,是你追我赶的同班同学啊,是激流勇进的工作同事,你就这样对待咱们的革命情谊的吗?
  日期:2018-04-05 0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