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9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地龙道:“大家注意,完成任务的时间不得超过两周。”
  官风苦着脸道:“那个植物一两周能长出个啥呀?”
  “我们有催生药物,凡是领到培植药物的弟子都可以到我这儿来领取一瓶。”王地龙正色道,“把普通药物变成灵药,是我们疯狂医学派的研究项目之一,要知道,一株很平常的草药、或者一只很平常的青蛙,只要培养得当,也能让它变成一味起死回生的灵药,在这一点,草园的叶如影做得非常成功,她曾经采用嫁接的方法培植出一种让血管软化的鸡血藤,并运用于心肌梗塞、脑血管硬化等顽固疾病,这在我们疯狂医学派的药物研究史都属于了不起的成,所以,这些任务看似简单,意义却非同寻常,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惊喜!”

  “嗯,貌似很有道理。”张大雕打定主意,去了草园请教一下叶如影。
  来疯狂医学派已经两个多月了,张大雕还是第一次来草园,当时他以为走错了地方,印象,‘园’是园子,大不了几亩地,有些花花草草什么的,可到了才知道,居然是一片山岭,而且弟子众多,花匠无数,草药品种更是无不有无所不包,俨然是一个以花草为主的自然风景区。
  这是园子吗?
  出示了相关证件,一个管理员把张大雕领到一个幽静的茅舍前,说道:“药师正在做饭,你在这等会,我去禀告她。”
  “好的。”张大雕早听人说摇光一脉掌管药园五部,人人都是用毒的大行家,一旦得罪了她们,轻则拉稀拐带,重则身患怪症。
  此时大约是午11点,张大雕在茅舍前走来走去,不时地往里张望。
  幽美的篱笆院子,占地数十米,除了几间精致的茅舍外,剩下的是草药了,令张大雕疑惑的是,里面的草药自己一样都不认识,如那个爬在篱笆墙的藤状植物吧,通体血红,与药书描述的血藤完全不一样,既不属于木兰科,又不属于豆科。
  还有那个裂开的竹竿里,居然长出煤炭般的植物,目光游离间,确实,自己没有一样认得的。
  “进去吧,注意别碰到任何草药!”管理员出来后匆匆做了个交代走了。

  这也难怪,即使是一个内门弟子,来草园领取草药都要恭恭敬敬,弯着腰走路,更遑论新入门的弟子了。
  张大雕小心翼翼地进了院子,抬起眼皮子往前搜寻,只见一个白裙摇曳的女子静静地立在院子里,眼神说不冷漠,也说不傲慢,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
  “如影师姐。”张大雕前欠身道,“我奉地龙师尊之命,前来领取一株草药回去培植。”
  这个女子自然是叶如影了,她以陌生的眼神看着张大雕,声音飘忽道:“什么品种?什么年份?”

  “呃……”张大雕道,“我是半路出家,对药物不是很熟悉,师姐帮我决定了好。”
  “半路出家?”叶如影不悦道,“半路出家也能能疯狂医学派?”
  张大雕眼睛发绿:我能说自己是被一个疯婆子抓来的么?
  叶如影轻飘飘地行走在花草间,一手捧心,一手拈裙袂,目光搜寻时,像幼儿园的阿姨,眼洋溢着温柔与慈祥,偶尔一蹙眉,让人忍不住想扶她一把。
  “你干什么?”她忽然瞪着张大雕。

  “啊……”张大雕赶紧放下双手,退后一步道,“我……我我我,我怕你摔倒。”
  叶如影收起冷冽的目光:“我还没有那么脆弱!”
  “是是是,是我冒失了。”
  “这个吧,认识它吗?”她伸出纤指指了一株草药。
  “这个……”张大雕辨认了一下,“我好像在农村见过,是薄荷吧。”
  “嗯。”叶如影道,“薄荷为多年生宿根性草本植物,常用药之一。它是辛凉性发汗解热药,治流行性*感冒、头疼、目赤、身热、咽喉、牙床肿痛等症。外用可治神经痛、皮肤瘙痒、皮疹和湿疹等,分植的最佳时机在清明前后,那边有花锄,你把它挖回去吧。”
  “不是……”张大雕苦着脸道,“师姐,这个薄荷也太平常了,能不能……”
  “不想要是不是?”叶如影冷下脸来。
  “不是……要,我要……”张大雕脸都苦出水来了,磨磨蹭蹭地去拿花锄,嘴里还唧唧咕咕道,“报复,绝对是报复,这小*妞也太小气了。”
  叶如影身体摇晃了几下。
  拿了花锄,张大雕有气无力地挖了起来,叶如影冷冰冰道:“你要是把我的药弄坏了,以后别想再来。”
  “啊?是是是……”张大雕不敢再大意,行动小心了许多。

  叶如影忽然道:“听说你进了九次思过堂?”
  “嘎巴!”张大雕浑身一僵,“我……那时故意的,嘿嘿。”
  叶如影脸并没有讽刺之意,问道:“有什么收获吗?”
  “收获?”张大雕抬起头问,“什么意思?”
  叶如影失望地别开脸。

  张大雕愣在当场。
  “进思过堂,不是惩罚,而是奖励!”叶如影又蹙了下眉头,“你难道一点都没看出来吗?”
  “奖励?”
  叶如影正感到极度失望,转身要走,张大雕忽然来了句:“思过老人和我很投缘,这算是收获吗?”
  “什么?”叶如影赫然转身,紧盯着张大雕道,“如何个投缘法?”

  “他……”张大雕料不到她的反应如此大,措词道,“是和我聊天,讲他年轻时候的事情,还有疯狂医学派的历史什么的,还……”
  “还什么?”叶如影语气显得犹为急切。
  “还让我多去陪陪他。”
  叶如影认真的打量张大雕,问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打动他的?”
  “打动?”张大雕挠头道,“或许是同病相连惺惺相惜吧,听说他也老犯错。”
  “这老头,看我不揪他的胡子!”叶如影气氛地跺了跺脚。
  张大雕这时候才发现,其实她还是个20岁不到的‘小姑娘’。
  “咦?”张大雕终于把薄荷掘起来了,疑惑道,“师姐,薄荷不是多年生宿根性草本植物吗?”

  “怎么?”叶如影还在生闷气。
  张大雕道:‘我是说,它是烂草不烂根,应该有很多根须才对,为什么这株只有一条根须呢?”
  “少见多怪!”叶如影翻了个白眼。
  “哦!”张大雕磨磨蹭蹭还不想走。
  “还想留下来吃饭?”叶如影语气不善了。
  “呃……我这走……”张大雕捧着薄荷,为难道,“这个锄头。”
  叶如影也不说话,弯腰去拾花锄,去忽然一个趔趄。
  “师姐……”张大雕下意识的搂着她的腰身。
  “无赖——”叶如影像被蛇咬了般拍开张大雕的咸猪手,举起锄头打,“打打打,打死你个臭流氓……”
  “哎呦哎呦……”张大雕慌忙闪躲,还踩坏了两株不知名的草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