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2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当时在火车上给窦嫦娥讲了一个骆驼和稻草的理论。陈九江问窦嫦娥道:“窦大姐,你知道为什么压死骆驼的总是最后一根稻草吗?”
  窦嫦娥道:“那还不简单,还不是因为骆驼之前身上背了太多的东西,所以再也放不下一根稻草了。”
  陈九江笑着说道:“这你就说错了。因为其他的东西都压不死骆驼,能压死他的,就是稻草。”
  窦嫦娥听了这话就傻傻的看着陈九江,问道:“陈县长,你这是在给我讲冷笑话吗?可真闪着老窦我了。”
  窦嫦娥心说,咱是没上过学呢,可是压死骆驼的道理还是懂得的。你陈副县长可不能仗着多读了几天的书,就想忽悠老娘。
  陈九江笑着说:“你看吧,和你讲道理呢,你却不相信。就像你告于向荣一样,你无论给他加多少东西都压不垮他,为什么?因为你没找到那根稻草,只要你抓住了那根稻草,于向荣就承受不住。”
  陈九江这么一说,窦嫦娥就上了心。怪不得人家都说陈九江有文化呢,人家就能通过表面看见本质。传诵了那么多年的一句话,愣是让他解读出了不一样的意思。可是人家说的对呀,说的精辟呀。为啥别的东西就是压不死骆驼,因为他们不是稻草啊。
  窦嫦娥抓住陈九江的手说:“陈县长,我就知道你有招。请你帮帮我吧,告诉我什么是那根稻草。”
  陈九江深奥的说道:“稻草实在太多了,也许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也许是于向荣得意洋洋地的一声咳嗽。可是他却总是不能握在你的手里,你知道为什么吗?”
  窦嫦娥茫然的摇着头看着陈九江,她哪知道为什么呢,若是知道,能沦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陈九江诚挚的告诉她道:“稻草永远都掌握在更高级的领导手中,当他们想要骆驼死的时候,即便是抗的住沙漠风暴的沙漠之舟,也会顷刻覆灭。所以,我还是要劝诫你,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
  从那以后,窦嫦娥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民不与官斗。”这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要让她自己永远记住,永远遵守的。
  可是谁能与官斗呢?是富人,还是妇人,他们都不能。能斗的,只有官场中人。官场中人,你即便是不请他们,他们也会莫名其妙的斗将起来,关键是,你要给他们找到斗的契机。
  于向荣作为玉州市的政治新星,他必然要腾飞起来。可是当他想要腾飞的时候,就是他最危险的时候。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腾飞定然要触动别人的利益。
  人家市委常委们早就分好工作,划好了势利范围。你小子伸个头就想闯进来,然后一声谢谢都不说,就想从人家载好的果树上摘果子。给谁都不愿意啊。
  这个道理凡是会游泳的人都明白,在你浮出水面的一瞬间,河水对你的吸引力可是最大的。于向荣现在就想浮出水面自由翱翔。所以现在他的压力也是最大。
  首先说来,同是县委书记的其他个县区领导带头不乐意呀。原本大家都是齐头并进的好兄弟,现在好了,你加了个常委就要骑在哥们的头上拉屎了。拉屎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一辈子都要挡在哥们的前面,让哥们越不过去,哥们能不怒吗?
  有多少个有野心的县委书记,就会有多少个市委里的关系。他们最想做的就是先搞掉最有希望的那个,只有如此大家才有机会去竞争,去拼搏。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了。历来长跑,当领头羊的,都拿不到太好的成绩。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对手不是哪一个种子选手,而是身后所有的运动员,以及观众对黑马的期待。
  这些东西窦嫦娥一辈子都不会懂的。但是她却懂一点,那就是陈九江说的都是对的,而陈九江和她一样,都有一颗要搞于向荣的心。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听陈九江的呢。他有文化,有见识,有计谋,有能力。所以就这么着,窦嫦娥才安稳了下来。
  可是到了年底,窦嫦娥又躁动了起来,她去找陈九江,陈九江劝她说:“你还是去省城找你的孩子门过年去吧。”
  窦嫦娥说:“孩子们有孩子们的事,我不想给他们添乱。”
  每一个年龄大的人都会经历这种失落。当孩子小的时候,父母是他们的天地。可是当他们长大的时候,父母就是他们休息的港湾。若是他们不碰的头破血流,是不会回家找妈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找点事干。”陈九江也知道她是坐不住了,就给她支了一招,将她支到了河西乡,找起了小眼镜徐世英。
  窦嫦娥见到了徐世英就干脆利落的说:“小徐乡长,我要去市里告于向荣,没有经费了,找你化点缘。”

  自从窦嫦娥自陈九江的手中拿走了五百块之后,她化缘的大名可就打出来了。不但三不五时的就要到冯祥瑞那领点补助,偶尔还要到河西来找徐世英。徐世英面嫩,惹不起她,只得接济接济她,让她消了上丨访丨的心。
  徐世英见了窦嫦娥就说道:“窦大姐,你这是何必呢?佛祖怎么说,他说该放下的时候就放下,你咋还不放下呢。”
  窦嫦娥面不改色的说道:“让我放下也可以,给钱啊。”
  徐世英无奈的说道:“给钱可以,但是不能再去上丨访丨。”

  窦嫦娥接过了徐世英的大团结说道:“你给的太少了,若是能给一千块,别说是让我不上丨访丨,就是让我给市里写信歌颂他于向荣丰功伟绩我都干。”
  窦嫦娥的话一下就点进了小眼镜徐世英的心中。他一拍脑袋,心说这么绝妙的事情我咋没想到呢。可不是吗,他那小脑的里整天想的就是怎么泼脏水打黑砖了,根本没想到,当官的还可以说好话,做好事。
  于是徐世英从河西乡的财政里挤出了一千块来,交到了窦嫦娥的手中。有人问,一千块能干什么呢?买不了车,付不了房,更不能金屋藏娇,包三牵四。
  事实上却是,一千块钱,就能化敌为友,能指鹿为马。也能让怨妇窦嫦娥,拿起粗糙的手在徐世英写好的材料上按上手指摸,签上大名。
  如此一来,徐世英一发不可收拾,写了一封又一封的人民来信,换着花样的推荐起老板于向荣来。不但如此,徐世英做好事不留名,这让老板于向荣那里去找他去。
  不说陈九江画的圈,窦嫦娥做成了饼挂在了徐世英的脖子上,单说蓝玉成旧话重提,又一次在市委书记孟进的面前提了出来。
  蓝玉成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来,纯碎是恶人先告状。作为组织部长,虽然不在人民来信上,但是他却有属于自己支持的人选。于向荣的风头太盛,挡住了蓝玉成的人,所以他就有必要拿着阴山的遭遇来说事情。
  日期:2018-04-0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