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2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阴山一听,立刻知道这信的最后肯定写着和他有关的事情呢。果不其然,那信上最后言之凿凿的写着推荐大河县县委书记于向荣同志出任玉州市市委秘书长。
  阴山看到这里就不高兴了,再看那署名人就更不高兴了。好啊你个窦嫦娥,于向荣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居然不去告他,反而上杆子给他安排官职来了。这是什么,这是变相的告我呀。
  我姓阴,就说咱玉州市市委是阴云密布,不见晴天。换了于向荣就是鱼行四海,跃龙门,化作青龙处处荣啊。想到这阴山就皱起了眉头。
  秘书见阴山皱起了眉头,急忙说道:“阴秘书长,据我所知,很多市领导都收到了这样的来信。有上丨访丨女人窦嫦娥的,也有下岗再就业的工人,还有回乡省亲的士兵,更有机关干部,退休教师等。他们说了很多,写的更多。无不言之凿凿的说要将你取而代之。”
  阴山阴着个脸问道:“他们写这么多的人民来信是干什么的?都是推荐于向荣到市委来接替我的工作?”
  秘书立刻点了点头,说道:“多数都是,不过也有几份是推荐于书记担任组织部长,或者是常务副市长的。”

  自从孟进来了之后,市委里面最危险的就是阴山了。因为他和孟进不合拍,经常有消息传出来要调整他的位子。看来于向荣这小子是想着趁机上位了。
  阴山自认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只是很仔细,很严格。所以他让秘书将大河县近期写的人民来信都搜了过来,仔细一看,果不其然,尼玛都是要接替老子出任市委秘书长的。
  这下阴山不由思考了起来,于向荣这小子是定点爆破,还是言之有据啊?为什么就明目张胆的想要老子的位子呢?是得了孟进的暗示,还是为了完成孟进的暗示呢?
  秘书长是个什么职务,看着不起眼,也一般不上朝堂,可是他却极其的重要,就像是古时候皇帝身边的秉笔太监。他小手一挥,或者是微风一吹,比那大学士写的三天三夜的奏折都管用的多。
  可是秉笔太监怕什么,最怕的就是和皇帝不贴心呀。你孟进刚来这么几天,我能那么和你贴心吗?若真的立时倒在了你的怀抱之中,你还敢用我吗?只怕不等于向荣写信来,就给老子发配边荒垦荒去了。
  阴山的为人理念是什么,他讲究的是,立德如那阴山之上的皑皑白雪,要缓缓而化,潺潺而流,不可倾盆大雨,来去如骤。只有如此才可本草相宜,温润心田。
  可是孟进书记理解吗?孟进书记需要吗?阴山不知道,阴山也没信心。因为坐在龙椅上的老大是孟进,他的观念才是至关重要的。从孟进坐在那里的第一刻开始,所以的事情都要按照他的规则来办理。
  人民来信吓住了阴山,他只得跑到孟进的面前去探口风。
  孟进也想及早定下章程,可是事与愿违,只要牵扯到官位的事情,哪有不是焦点的呢。是凡焦点,又哪一次不是激烈角逐的呢。他无奈的说道:“这个事情不是个小事啊,牵一发而动全身啊。几个书记之间各有优缺,实在是难以取舍。”
  阴山不动声色的道:“我看大河县的于向荣就不错,这个人有能力有胆略,更有眼光。让他入常,应该是最好的人选。”
  连他市委秘书长的位子都盯上了,能没有眼光吗?敢吃果果的想要抢班夺权,能没有魄力吗?
  孟进可不知道阴山老怪心里的那点沟壑,他点着头道:“这个人是不错,看看大河这两年给他搞的,就知道他当的起你给他的评价。可是其他方面还是要考虑的,还是等一等吧,等大河县改了市,咱们再定。”
  直到这时候,阴山才抛出了心里的话,说道:“孟书记,我看于向荣有点迫不及待了呀。不但发动了所有的关系网,还接连的组织起了人民来信,弄的大家伙不胜其烦啊。”
  “人民来信?什么人民来信?于向荣写的?”孟进还真的没有收到过这方面的来信,也许是他的秘书太负责直接过滤掉了。所以他并不知道那上面都写了什么。

  你不知道不怕啊,我手里多着呢。阴山赶紧就将信递给孟进,并介绍说,你瞧,这是种地的老杨,那是工人老李,还有捡破烂的老王,都来信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孟进也不例外,一封标榜自己的来信也不至于让秘书长厌恶成这样。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地方踩住了阴山的痛脚。那就看一看吧。
  孟进只扫了两眼就看出了蹊跷,我说为啥淡定的阴秘书长为啥不淡定了起来,原来是大家都推荐于向荣担任市委秘书长呢。
  阴山刚拿到信的时候,瞅了半天都没瞅出来那信中的玄机,为啥孟进一眼就看出来了呢。原来阴山有个好习惯,喜欢在重点的地方用铅笔圈上那么一下。他这么一圈,就像是给孟进增加了激光制导一样,让他精确的命中了把心。

  孟进心说,于向荣啊,你这不是扯淡吗?哪有你这样的明晃晃的向组织要位子呢。要就要吧,还要人家有主的座,人家能同意吗。
  再说了,现在老子可是和阴秘书长之间有那么一点不和谐,你就趁着这机会砸钉子,下楔子,可真够损的。
  可是阴山秘书长他不同意就不同意了,为啥还要来找我呢。哦明白了,以为是我使坏呢,想要趁机吹风将他拿下。
  想明白了这一节,孟进就想到了应对之策,他笑着说道:“老阴啊,你多心了。一些老百姓的来信是不足为虑的。他们懂什么呀,只怕是连你这秘书长姓什么都还不知道呢。他们说的话,更做不了数。你就别和他们计较了,回头我给于向荣打个电话,这小子太膨胀了,不知道收敛。”

  孟进的意思很明确,老百姓说的不算,谁说的算,我说的算。我对你最近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所以你就安心的干好你的事情去吧。
  孟进话里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他不希望阴山去找于向荣的麻烦。这就是为什么他要亲自给于向荣打电话了。
  作为秘书长,阴山整天琢磨的头等大事就是揣摩书记大人的心思。所以孟进一张嘴,他就了然于心了。自然不会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不过不纠结不等于是放下了,相反,心里的疙瘩却是越结越大了。
  于向荣接了电话还一头雾水呢,这事我没干过呀,谁干的?解释不清楚啊。不过老于心里却暗自得意。他心说,怪不得人家说得民心者得天下,老子这是得民心了,老百姓都帮着我呢。

  于向荣查了半天都没查出是谁那么大力的帮他出头,为他争气。最后就找到了窦嫦娥,窦嫦娥就笑了。
  要说窦嫦娥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就要从她第一次见到陈九江的时候说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