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7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无动于衷,冷冷看着她,问道:“你不要先洗个澡吗?”
  白无瑕笑道:“真是个粗心的男人,这一路的后半程,我早已经通透入风,清灵明澈,不惹尘埃了,不然你身上脏兮兮的,咱们俩合欢喜乐做了那么多次,我怎么可能还保持这么整洁的身子。”
  “老子都快被你榨干了,哪有那个闲心理会你身上干不干净。”李牧野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擦脚就自己擦,不擦就回背囊里老实待着去,休息过后,咱们还得继续上路。”
  “这一路也都找不到一双合适的鞋子,只好委屈你一直背着我了。”白无瑕安坐不动,摇晃着白嫩剔透的小脚丫,道:“李牧野,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头已经气炸了,恨不得把我吃了才解恨,可我也知道你舍不得,就算你舍得我死了,也绝舍不得我脑袋里的口诀。”
  “老子都快被你玩儿残了,哪还有闲心在乎什么口诀。”李牧野一屁股坐下,看着涌出的清泉和白无瑕完美的脚丫,骂道:“他吗的,让老子喝你的洗脚水,老子宁可渴死。”说着,赌气的闭上了眼睛,运转起大小周天导引术来。
  “抱元守一,至度神官,子未能守,但坐荣官。若不简择,触事皆为,则身劳智昏,修道事阙。若处事安闲,在物无累者,自属证成之人。若实未成,而言无累者,诚自诳耳。”白无瑕的声音忽如醍醐灌顶响彻在耳边:“大道至简,诸事同理,万物同归,苦乐皆无色,悲喜并不同,心安处自有大自在!”
  李牧野此刻心志苦累,体力疲乏,精神消耗已近油尽灯枯,唯有心头一片通明,竭力控制自身新陈代谢,将损耗降至最低,到最后连呼吸都已微不可察。生命至此,忽然意识到万事皆不足虑,人生简单不过生死二字,从何处来,往何处去?一念难解,苦思不得,终于放下,陷入沉沉入定中……
  如果一个女人爱你,无论怎么对你都是因为爱你。
  伊人已去,只留下这一句话。
  白无瑕走了,穿走了小野哥的飞天夜甲和衣服裤子,带走了小野哥的虎蛟骨刃和随身百宝囊,甚至连鞋子都没放过。这缺德的虎娘们儿竟只给小野哥剩下一条四角短裤。
  十一月下旬的阿拉木图,刚下过一场豪雪。李牧野光着身子打着赤脚走进城市出现在大街上,身上不冷,脸上都快着火了。一个小姑娘迎面走来,全身包裹在红色羽绒服里,头上戴着棉帽子和护耳,惊讶的看着李牧野,迅速从兜里摸出一张小票零钱递到小野哥手里。
  李牧野手攥着小女孩儿给的零钱,茫然四顾,看着穿梭往来的人群,再回望来路,不禁百感交集。
  一想到白无瑕这缺德带冒烟的虎娘们儿,就不禁恨得牙根儿痒痒,老子他吗的上辈子炸了多少敬老院这辈子才遇到这女魔头。一百多公里,小野哥就这么光着走过来的。在无人区里走的久了,又是这幅尊容,李牧野甚至有点不适应跟人打交道。逃似的迅速离开了小女孩的视线。

  零下二十度的温度,李牧野居然感觉面皮滚烫,全身都仿佛在燃烧似的。快步走到街道的尽头,眼前出现了一座教堂。看建筑风格就知道这是一座东正教的教堂。本地以东正教为主流,城内修建了很多东正教的教堂。史料记载,1911年阿拉木图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唯一在大地震中留下的建筑物只是一座东正教教堂。
  忽然有汉语声入耳,李牧野下意识的循声望过去。
  教堂前是一条商业街,老远就看见一个戴狗皮帽子的汉人在那里摆个沙盘台子,正在表演老鼠戏。
  这调调李牧野过去跟着李奇志走江湖的时候听说过。解放前有专门耍老鼠卖艺的一类人,挑着老鼠柜,走街串巷,支上沙盘,叫做小梨园。擅长训练老鼠,能让老鼠演戏,诸如什么苏武牧羊,大闹天宫,当阳桥等,当然均是情节极其简单的节目,客户以乳臭未干的孩子居多,大庙会上,成人为了图热闹,也有不少观看者。
  耗子们穿上小巧可笑的戏服,简单画个能代表身份的小花脸就可以开始表演了。看起来简单,其实这里头有很多江湖学问是不足外人道哉的。比如,有些戏码是不能表演的,耗子形容猥琐可笑,所以不能演包公戏。如果演了,遇到了行家会砸饭碗子。又比如,有些文艺感情类的戏码不能演,耗子贪婬,若是演起大西厢来容易刹不住车上演活春宫给小孩看。
  李牧野现在可没闲心关注这个,当务之急是先弄一双鞋子和一套衣服。

  就在这时候那个摆弄老鼠戏的汉人忽然大声吆喝起来:“来呀,看一看,瞧一瞧啦,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我这老鼠什么戏都能演,演什么就像什么,您还别不服气,哪位要是不服气呀就过来瞧瞧,演的不好不像我让它们管你叫大爷,您要是觉得演的不错,赏仨瓜俩枣给我这些老鼠儿子们,老朽便感激不尽了。”
  人们熙熙攘攘,根本没人听得懂他吆喝的是什么。
  这艺人见状便又嚷嚷起来:“哎,走过的,路过的,哪位懂俄语的朋友是老朽同乡的,老朽在这里讨个口缘,只要是能帮老朽把这段吆喝翻译过来送进这南来北往的朋友们耳朵里,老朽愿意与你平分所得嘞。”
  李牧野正愁着不知道怎么能弄点钱买身衣裳呢,闻声便凑了过去,一抱拳道:“老和家的?”
  艺人是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者,两鬓斑白,眼带沧桑,见李牧野这样子不禁一笑,回礼道:“道左相逢,彼此相助混碗饭吃而已,朋友就不必盘根问底了,你懂俄语?”
  李牧野没多说话,直接将他刚才的吆喝用俄语大致吆喝出来。以他这副形象,加上这个大冷天,和这一沙盘的小耗子,很快就聚拢起许多围观者。
  艺人见观众多了,便开始敲锣打鼓催促老鼠们开始演戏。第一场就是大西厢,唢呐一响,耗子们便粉墨登场,扮演张生的耗子身上挂了件小青褂子,双足点地状态滑稽登场,两只前爪捧着个布帘子,围绕沙盘转了两圈后,随着一声铜锣,站定在沙盘当中的小木楼前。
  那艺人唱道:“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耗子闻声竟潸然泪下,以显其悲伤寂寞心情。紧接着沙盘洞里又钻出两只母耗子,一只穿红另一只挂白,白衣服的母耗子走向扮演张生的耗子,艺人又唱道:“兰闺久寂寞,无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应怜长叹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