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7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他站在一边 , 知道他生气了 , 我也没搭理他,我看着地上的料子,心里就有点不舒服 , 昆明真的没什么好料子,赌高料,好料,就得去瑞丽,腾冲,这边都是垃圾料,还卖那么贵,想要在昆明景星街赌石赢钱,那真的就是大海里捞针 , 看运气,考眼力。
  我翻着石头,突然,从一堆石头里面看到一块老腊肉一样皮壳的料子 , 料子还挺大,有二十多厘米长,十厘米高 , 不起眼,像是一块老腊肉一样,上面都是灰。
  我扒拉出来 , 掂量着 , 大概十五公斤左右,不轻,何老板看着我手里拿着料子 , 就说:“老弟 , 莫弯基老腊肉 , 刚出货的 , 我还没刷皮呢 , 这种料子皮太厚,打灯都看不见里面什么样,别说我不厚道,我刷了皮了 , 在给你看看。”
  我看着料子,确实是莫弯基老腊肉 , 我看着皮壳上,带着一串白色的白条 , 我看着就很兴奋 , 这是蟒带 , 而且是白蟒,我看着这条白色的蟒带就很喜欢有人说蟒带就像是石头里的河流,是色在石头里象河一样流过!

  还有一种是水蟒就是水很好的带子从石头中流过!表面看就如娟娟的溪流,穿过岩石而去!
  这块料子上的蟒带就是那个样子,看着非常漂亮喜人。
  这种白色的带着与石头的原色不同,蟒呈白色 , 称白蟒;白石头也会有白蟒,很难辩认。
  但是这块很容易就认出来了 , 就是白蟒 , 这蟒带盘绕一圈 , 黏糊糊的感觉 , 像是人的鼻涕一样,白中带着一点灰,这是白蟒种最好的一种表现。
  我翻转着石头 , 在背面,找到了一些松花,我心里非常高兴,蟒中缠花,是顶好的料子,料子非常脏,还没有洗过,应该是刚拿下的。
  我看着料子,莫弯基老腊肉 , 有蟒有松花,好料子。
  我说:“何老板,这块料子不用你洗,我自己洗就行了 , 你说个价。”
  他听着我的话,就蹲下来看着料子,伸手扣了扣蟒带 , 没有扣动,只是扣了一手泥,他说:“老弟 , 这蟒带 , 你不会不知道吧?莫弯基老腊肉虽然看不到表现,但是有这一条蟒带,一公斤就得三万 , 我给你上秤。”

  他说着 , 就把料子放在电子秤上 , 说:“十六公斤 , 你给我四十八万吧 , 松花算我送你的。”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这么贵,莫弯基的料子,普通的料子才三百一公斤 , 这带了个松花跟蟒带,就涨了一百倍 , 这个何老板,真的能坑钱。
  虽然说料子带了松花跟蟒带 , 但是还是需要赌 , 尤其是全赌料 , 赌性非常大,我咬着牙,这块石头,如果不算蟒带松花的话 , 也就是三千多块钱的样子。
  何老板说:“老弟,你不要说我黑 , 赌石都知道要赌有表现的 , 这块料子可是松花蟒带全有 , 算是稀罕物了 , 虽然是莫弯基老腊肉,但是赌赢的几率很大,你看有镯子 , 至少三个以上,你能出一个三十万以上的镯子,就赚大了。”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镯子可能有,但是这块料子要赌石,有蟒带跟松花了,就要赌高色,如果不出色,种水好都没用 , 这就是赌色的料子,风险特别大。
  我看着薛毅,我说:“大哥,我想赌这块……”
  “你们先玩 , 我看看。”薛毅说。
  我知道他不看好赌石,只是被他老婆拉来的,樊姐突然站出来 , 说:“阿斌,我出十万……”
  我听着,就笑了起来 , 樊姐是肯定要支持我的 , 她刚说完,陈劲松也说:“阿斌,我也来十万,骚猪你玩吗?”
  骚猪摇头 , 说:“十万?十个姑娘卖十天啊 , 买一块石头?我是不看好。”
  大嫂瞪了一眼骚猪 , 说:“阿斌 , 我出二十万 , 剩下的,你搞定,行吗?让大哥瞧瞧,什么是一刀富。”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 , 转身看着料子,我感觉他们都很缺钱 , 大嫂也一样,虽然出生富贵人家 , 但是并没有多少钱 , 我本来以为 , 他会直接全包了,但是没想到也只是出二十万。
  不过,没关系,我需要让他们知道 , 什么是一刀穷一刀富。
  赌他个见钱眼开!
  我拿着石头,没有人会白白信任一个刚出道的小子,就算是大嫂也不会这么相信我,我知道 , 他出二十万,表面上是信任我,其实 , 她是想要看看情况,她是有赌石这个打算的,但是没有完全的相信我。
  我不能说什么 , 耳听为虚 , 尤其是别人说的天花乱坠的东西,要特别谨慎,只有自己去尝试过了 , 才能信任。
  我把卡交给何老板 , 大嫂也是刷卡 , 而樊姐跟陈劲松就是付现金了 , 四十八万 , 赌的并不算大,但是很激烈。
  这块料子,要么大涨,要么大垮 , 松花跟蟒带都有,就是要赌高色 , 我就是冲着高色去的,如果没有高色的话 , 料子就难赢了 , 四十八万就打水漂了。
  我拿着料子 , 我说:“三叔,你来?”
  三叔说:“来来来,回头给我大红包。”
  他说着,就跟着一块下去,大嫂跟大哥没有下去 , 樊姐跟陈劲松倒是过来,陈劲松说:“阿斌 , 这十万块钱可是我的家底 , 你好好赌啊。”
  我听着就觉得不可思议 , 我说:“松哥开玩笑 , 你这身价,怎么可能就十万呢?”
  “哎呀,出来混的,看着表面风光 , 吃香的喝辣的,但是没多少钱的,尤其是我们这种不做那种生意的人,就更穷了,阿斌,我一辈子不赌钱,赌这一次,你可别让我亏啊。”陈劲松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觉得压力挺大的 , 看着陈劲松不像是说假话,我点了点头,这出来混,如果跟了一个没钱的大哥 , 你就是倒霉了,因为你也不会有钱,妈的人家太子爷的小弟开劳斯莱斯 , 我们开什么?五菱宏光,要不是我赢钱了换一辆车,真的有点丢人。

  樊姐说:“阿斌 , 大哥不信你 , 别让大哥失望。”
  我点了点头,我说:“三叔,把料子先刷一下 , 把皮壳上的泥都给我刷掉。”
  三叔点了点头 , 说:“娘的 , 我他妈又输了 , 一毛钱都没有了 , 现在只能做苦力了,我他妈怎么那么背啊。”
  我听着他嘟囔着,就有点不高兴,他赌石 , 光看好处,不看坏处 , 见到一点色,就如见到命一样,他怎么能不输?
  我看着我三叔刷着料子 , 很快桶里面的水就黑了 , 我站在一边看着 , 何老板要的价真的黑,这块料子十六公斤,四十八万,三万一公斤 , 比他妈黄金差不多了。
  我三叔刷了一会,浑身都是汗了 , 我看着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 我三叔这个老油条 , 你别说让他干活了 , 你给他钱话,他都嫌累,但是别说 , 我让他刷石头,他就得刷石头,我让他开窗,他就得开窗,真的是一物降一物,他真的就被赌石这件事给降住了,但是他赌石有点不择手段,亏了的石头,居然还想卖给不懂的人。
  我是不能这么做的 , 我宁愿他亏的一分钱没有,我也不能让他把那种料子卖给我大哥。
  我三叔累了一身汗,把石头捞出来,说:“阿斌 , 刷完了,这莫弯基老腊肉有什么好赌的,皮很厚的 , 有松花跟蟒带,也不见得能吃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