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2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干枯的手掌,几乎没有温度“您别激动,我在呢,小默在呢。”
  “我在北京这几年过的很好,本来今年春节的时候,我能去看您的,可是突然发生了一些事儿,我不得不提前回去,现在我也算出息了,每个月能赚几万块呢!
  求您赶紧好起来,我出钱,把家里的小院给翻新,然后您种上葡萄,等夏天了,我去的时候,您给我摘着吃。”
  姥姥的手指动了动,在我的手心里划过,我想此时的她,在听到我的这些话后,应该是欣喜的吧?可她偏偏无法开口夸赞我。
  曾经,明明不是这样的!
  儿时的一幕幕,跑马灯似的在我眼前上演。
  “小默,你是男孩子,应该坚强,总哭鼻子是娶不到媳妇的。”

  “小默啊,快快长大,姥姥等着看你上大学,学好知识建功立业呢!”
  “我的乖孙,快快睡觉,姥姥给你讲咱们国家抗战的故事”
  世界上没有重回到过去的列车,时间只会推着人向前走,不管你是否情愿,都要接受生离死别。可它来的实在太快了一些,还不待我做好准备,就悄然而至。
  我不想让姥姥看到我愈发顺润的双眼,侧过头,大口大口的深吸着带着消毒水味道的空气,强迫自己把所有的悲伤都藏在心底。
  再度看向姥姥时,我已经可以控制自己微笑了。
  就这样微笑着看向她,与她对视着。
  渐渐的,她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睛明亮了不少。
  她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指向了门口处。

  我回过头,这才发现,佟雪跟我妈已经回来了,而姥姥所指着的方向,赫然是佟雪。
  见状,我妈赶忙告诉佟雪到病床边上来。
  她每向前走一步,姥姥的目光中的欣喜便会多上一份,直到她走到病床边上,握住了她另一只手姥姥异常艰难的侧了下身子,双手费力的向身前合拢。
  她是想让我们牵手吗?
  我跟佟雪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我们牵着姥姥的手,然后在她的注视下,双手握在了一起。
  姥姥笑了,她有些激动的咿咿呀呀,应该是在表达心中的喜悦与祝福,在她眼里,我们是她最疼爱的小外孙与外孙媳妇。

  此刻的这一幕,应该就是她这么久以来一直等待看到的一幕吧?
  姥姥等来了她心心念念着的一幕,只是,这一幕是否来的晚了一些呢?
  如果这些年里,我们没有去北京,而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到家乡,或者在周遭的城市生活我跟佟雪也不会经历那些事情,现在的我们,或许已经组建了家庭。
  一切都照常经历的话,今天的这个时候,我们还会怀抱着孩子一起来看姥姥吧?

  世间终究不会存在如果。
  老人已经躺在了病床上,生命开始接受着残酷的倒计时,而在她面前握住双手的这两个年轻人,并不是一对能够步入婚姻殿堂的情侣。
  这个谎言荒诞而可笑,但无法否认的是,它的存在与上演,是出于善意的。
  姥姥的眼睛在笑,泪水从眼眶溢出,润湿了她干枯的脸庞。
  假设她现在能够正常表达,一定会说:“小默,一定要珍惜她,你们在接下来的人生岁月里,要互相扶持包容尽早生个孩子,趁着姥姥还能动,能够帮你们带一段时间。”
  她还会把手上戴着的,跟了她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银镯子摘下来,戴着佟雪的手上,对她说:“小雪,戴上它,等以后你有儿媳妇或者姑娘的时候,就可以传给她了。”

  老人的心愿很简单,她并不需要我们有多少钱,只要我们足够健康、恩爱就好。至于日子,认真仔细一些,总归会好起来的。
  她没有读过书,所有的道理,都是从生活经历中总结出来的,八十余年的人生阅历,足够让她明白很多东西。
  就是这样一个睿智的老人,如今却
  “姥,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的。”我强忍着没有哭出声音,对她做出了保证。

  即便我深知这个诺言无法实现。
  佟雪看了我一眼之后,再度低下头,带着哭腔说:“姥我是您的外孙媳妇,我叫佟雪,以后的日子里,我会跟陈默一起走过,相互扶持,请您老人家放心。
  也请您快些好起来,就像他刚跟您说过的那样,我们的孩子还指望着您来帮忙照看呢”
  她的声音很轻,言语中的情感也不似作假。
  姥姥闻声,很是激动地点着头,口中的咿咿呀呀,仿佛在说:“我一定会好起来,你们俩要好好的在一起。”
  见此,我妈赶忙走了过来,她轻轻的拍了拍姥姥的肩膀,哽咽道:“妈,你看到了吧,孩子们都很好,你赶紧好起来,等你出院了,就让他们办婚礼,成吗?”
  猛地,姥姥睁大了眼睛,眸子里的光华,前所未有的明亮。
  她是在想象那副画面,亦是在激发自己的求生欲。
  只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这一切还能实现吗?
  不能了。
  眼中光华一闪而逝。
  余下的尽是暗淡。
  “医生!!”
  亲眼见到这一切的我,慌乱的直接在空旷的病房中大喊。
  我妈赶忙按下了病床旁边的红色按钮,它闪烁出的红色光芒,是那样耀眼,那么的让人心慌。
  佟雪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抿着嘴,无声抽泣我们之间,的确没什么可能性了,可她与我父母之间的感情还在,亲情,真的能够让人感同身受,更何况是在这样的气氛里呢?
  医生来的很迅速。
  护士将我们劝到了门外,随后又回到了病房里配合医生,透过窗子,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医生正急切的做着抢救措施,他们不断的调试着各类仪器
  看着他们的焦灼,我突然生出一丝很不详的预感。
  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得这种痛苦那个最疼爱我的老人,生命正在飞速流失。

  “上帝啊,求你不要夺走她的生命,求你再让这个老人多活几年”
  我从不信奉上帝,但在此刻,我需要一个信仰来寄托,来祈求。如果真的有上帝,我又多希望他能听到我的祷告。
  我妈这个时候已经瘫坐在了地上,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比她还要痛苦了,神色绝望,眼眶红的有些吓人,但她并没有哭,或许是她已经哭干了眼泪。
  佟雪跟她一道坐在了地上,肩膀给她依靠,在这种时候,她尽到我身为儿子应尽的义务。
  病房里的抢救还在继续,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个医生开始进行心肺复苏,见到这一幕,我的心脏仿佛被刀子扎了一般的疼痛。
  但,身为病房外的唯一一个男人,我又必须要保持镇定。
  我先是拿出手机给老爹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联系舅舅还有我大姨他们赶紧过来,跟着,我又蹲了下来,轻轻的抱住了我妈,出声宽慰道:
  “医生还在抢救,这就证明还有希望”
  “阿姨,陈默说的对,打起精神,一会儿要让姥姥看到您这样,她的心里一定不会好受。”
  我跟佟雪,在此时化身了岸边的救命稻草。
  给我妈,这个在绝望的河流中溺水的人,带来了希望。

  “我没事儿,真的没事。”声音中虽带着一些沙哑,但却很平淡,她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病房里望去。
  眼神中,有了一丝希望的光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