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2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痕反射出亮晶晶的光华,圣洁的不可方物。
  干咳一声,我收回目光,并给她让出了一个足够她通过的位置,对她说道:“什么都没想。”
  “什么都没想的话,你会在我喊你的第三声才反应过来吗?”
  “呃你刚刚就回来了?”
  “嗯哼,至少站在了能有三分钟。”
  见我没有言语,佟雪也没再继续问下去,继续戴上了耳机,听着歌,侧头望向窗子的景致。
  熟悉的群山环绕,熟悉的空气,熟悉的夏日里燥热的微风。
  站在本溪火车站的门口,我恍若隔世。
  半年没有回来,不过是变换了两个季节而已,什么都没变,在我眼前的一切,又好像都变了。

  “我们直接去医院吗?”
  佟雪看向我,征询着我的意见。
  “你不先回家一趟么?”
  “刚刚用微信跟我妈说了,晚一些回去,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姥姥吧。”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跟她一道来到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十五分钟后,我们出现在了二院门口。
  拿出手机,我给老爹打了个电话,确定好姥姥病房所在的位置后,赶到了住院部的五楼冗长的一条走廊里,病床占据了过道的一大半,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道让人作呕。

  偶有不知从哪个病房中传出的哭声,愈发让人烦躁。
  我打从心底反感医院里的气氛,它太过压抑也太过无情了一些,从身边路过的医护人员,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面对这些见惯了生死与人间悲喜的人,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具备哪些情绪。
  过了大概一支烟的时间,我跟佟雪出现在了姥姥的病房门前。
  从我的角度看去,能够清楚的看到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的老人,我妈正坐在病床的一边,她的头发有些杂乱、背影消瘦了不少,憔悴的让人心疼。
  眼前的一幕,让我眼角瞬间酸楚。
  佟雪见我怔住没动,主动握住了我的手,她轻声说道:“进去看看吧。”
  微微侧头,看向她的时候,我终于没能忍住心中的疼痛,颤抖着说:“我我不敢。”
  “可是,现在除了面对,还有什么办法呢?”
  佟雪表现的很是淡然,可在她的淡然中,我又能看到她眼睛里的悲伤
  深吸一口气,我反握住了她的手,握的紧紧的,因着我需要在她这里,汲取力量。
  我终于迈开了步子,带着她一起,走到姥姥病床旁边,强忍住没让眼泪掉下来,轻轻的喊了一声姥姥:“姥,我回来了。”

  病床上的姥姥没有言语,但她的头却转向了我,只见她艰难的抬起手,指了指我,又指了指我旁边的佟雪眼眶中溢出了泪水。
  我妈见状,赶忙起身,抚了抚姥姥的肩膀,旋即又看向了我,“你先带着小雪出门等一会儿吧,你姥刚吃过药不久,不能受刺激。”
  我跟佟雪走出病房不久后,我妈也跟了出来,她先是小心翼翼地掩上了病房的门,这才回身看向了我们,“小雪,麻烦你了,还要你跟着回来一趟。”
  闻声,佟雪赶忙摆了摆手,“阿姨,我应该的。”
  “妈我姥怎么怎么会这么突然?”
  “上了岁数,突发脑溢血人啊,到了日子,都得经历这么一遭的。”
  病床上躺着的人,是她的母亲,没人会比她更难过,可我妈偏偏能够这般淡然的开口说出这些,可见这段时间里,她究竟经历了多少伤痛。

  “医生怎么说?”
  “岁数大了,医院也不敢动大手术,只能保守治疗吊着一口气儿昨天晚上,已经告诉我们做好准备了。”
  在回来之前,我已经在心里无数次的暗示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当老妈亲口跟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接受事实。
  自己所想与亲眼所见、亲耳听闻,永远都是两个概念。
  “为什么他们倒是治啊!他们不是悬壶济世的吗?为什么不治?”
  我喊了出来,声音有些沙哑。
  也是在这一刻,地心引力打赢了我的泪腺。
  “能治谁还不治呢?”
  老妈的声音平淡了到极点,也绝望到了极点,她道:“一会儿好好陪她说说话之前你姥就一直念叨着你,这次看到你跟小雪,也该无憾了。”
  “妈”我带着哭腔,像个无助的孩子对她问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母亲摇了摇头,没有言语,脸颊挂上了两行清泪,微微抽泣。

  我很想开口劝慰,可话到嘴边,偏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这样干看着。反倒是佟雪,她主动走到了我妈面前,然后轻轻跟她拥抱在了一起。
  “阿姨,别太难过,一切都会过去的。”
  女人是感性的,尤其这些年间,在我父母心里早就将佟雪当成了自己闺女,反之,佟雪亦是如此。她代替我做到了一个子女该做的事情。
  两人拥在一起,一个哭泣,一个安慰,曾经,她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而今,拥抱着母亲的她,已经换了人选。
  这一切究竟是世事弄人还是我自己埋藏下的苦果?
  我找不到一个答案

  此刻,我应该上前去拥住她们,跟她们一起哭泣。但我是个男人,应该表现的足够坚强,哪怕是我强装出来的坚强。
  深吸一口气,我擦干了眼角的湿润,开口说道:“妈,您先跟佟雪出去吃些东西吧,我替您班,护理我姥。”
  佟雪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对她呶嘴示意,她点了点头,对我妈说道:“阿姨,陈默说的对,您也该歇一歇了,一会儿叔叔他们也应该来了,您就让他替您照看着吧。”
  闻声,我妈看了我们片刻,点头应允道:“小默,有什么事儿记得打电话。”
  “嗯,放心吧。”
  “一定要盯紧了,出现什么问题第一时间叫医生!”老妈不放心的叮嘱道。
  “我知道的。”

  老妈点了点头,被佟雪牵着手,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这里。
  身为人子,我实在是看不得她这般痛苦,所以才会提议让佟雪带她出去吃些东西,这段期间里,她一定承受了许多痛苦,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的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
  周遭没人,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哭泣了。
  蹲在病房门口,我将头埋了起来,独自忍受着自责与疼痛在我心中反复交替过了大半支烟的时间,我才从地上站起来。
  抹了把脸,推开了病房的门。
  姥姥躺在病床上,很安详。
  如果不是身上插着的管子,我会认为她还是那个身体硬朗的老人,我走到近前,她的目光亦是随着我移动着。

  她不能说话。
  但她的神色足够表达。
  眼神看向我的慈爱,是不曾改变过的。
  这一幕,愈发让我眼角酸楚,我强迫自己咧开嘴角,对她说道:“姥答应我,挺过来好不好你还没有看到我结婚,还没看到我有孩子呢
  等以后有了重外孙,您还像小时照看我那样照看他。给他讲故事,说您小时候的那些事儿告诉他我们中国人是怎么打跑鬼子的,告诉他咱们国家是怎么熬过最困难的那几年的成吗?”
  姥姥有些艰难的抬起手,张着嘴,要说的话,都成了咿咿呀呀。
  见状,我赶忙握住了她的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