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6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芳菲皱起眉头,琢磨了一番,“再等等看。不急。”
  二十分钟过去了,盘面终于又有了新的变化。一手二万多的大单突然出手,将股价拉升了近四个点。
  紧接着,又是几手大单接踵而来,只是不象以前那么生猛,这么平和,显然是在试探。如果对手砸盘太猛,估计就要把他吓走了。
  夏芳菲脸上闪过一丝笑,“不急,你们以分散的小单进行吞食,不要吓跑他们了。”

  于是盘面上,接二连三出现几手,十几手,几十手的小单。这些小单虽小,但是数量不小,股价就在起起伏伏中慢慢上升。
  看起来,象是多方与空方在纠缠,此涨彼消。
  分析师看到差不多了,一声令下,“已经涨到七点六个点了,封上去!”
  几名草盘手接到命令,同时出手,数十手大单齐齐出现,一下将股票再次拉到涨停板上。
  “吁——”
  终于吁了口气,谢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分析师满意地道,“看来空方已经力尽,今天这一战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那是,多方如此给力,谁不想赚钱啊?除非是个傻子。”
  众人得意地笑了起来。
  象这种情况,多方力量奇大,反噬能力很强,空方也会见好就收,不会再继续作空。看到这种局面,应该是个双赢的局面。
  夏芳菲凝视着屏幕,轻轻地点了点手指,“砸——”
  “谢总——谢总,你看!不好啊!我们中计了。”
  “天啦——”
  谢总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屏幕上,刚才数十手大单,价值好几千万的封单,瞬间被吸了个精光,对方来势之猛,迅速之快,让草盘手们想撤单也来不及了。
  刚刚封住的涨停板,一泄千里。
  噗——!
  从谢总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炒股的人,一般都会留一手,不会将所有资金全部套尽,必要的时候,这部分资金将用来补仓。
  而象兴旺地产这样的大公司,他们同样也预留了部分资金来护盘。当然,换了其它公司,也许不必这么做。
  他们会放出各种利好的消息,让自己的股票保持在拉升通道,然后他们自己将随时抛出部分股票套现,来获取流动资金。
  在股价进入低弥的阶段,他们又可能趁机吃进,为将来拉升股票套现奠定基础。
  所以,很多公司都习惯在股市上空手套白狼。还有一种,就是不停的扩股分红,他们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进行扩股,吸引更多的投资者来买他们的股票。
  兴旺地产的情况不同,他立志于在今年把股价番二倍,这无疑会让他的资产扩大二倍。
  而且他已经决定,在这个月将股票拉升到一定的位置,进行高送转的刺激计划。到时一股变二股,二股变四股。
  股价降低一倍,然后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拉升到原来的程度。填权之后,资产无疑是翻了一倍。
  正因为如此,他才有必要给自己预留一笔护盘资金。
  可没想到这一战,将他近亿的护盘资金消耗怠尽。
  谢总气得吐血,发誓要让幕后阴他的人血债血偿。
  正在开会的省长,在会议上强调要以人为本,要狠抓教育。说得正起劲的时候,秘书慌里慌张跑进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省长的脸色大变,却没有立刻起身,也没有终止会议。
  而是用最短的时间把会议开完,这才走出会议室。

  “怎么回事?”
  邱秘书说,“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是因为公司的股票出了问题。”
  省长沉着脸,回到办公室里,给女儿打了一通电话。玲珑在电话里说了大概的情况,省长一脸不悦。
  “你把顾秋给我叫过来!”
  邱秘书在心里犯嘀咕,这事跟顾省长有什么关系?看老板这模样,八成要发飚了。
  顾秋过来的时候,省长一脸不爽,望着顾秋道:“你去南川有什么收获?”
  顾秋心里明白,只是没想到省长会如此公然找自己谈话。按理说,就算他知道自己在南川对住房安全问题进行了整顿,他也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护犊子啊?
  顾秋就把自己在南川所做的一切,做了汇报。

  在南阳省里,谁不知道兴旺地产是第一大企业?谁不知道这家企业与省长的关系?
  顾秋突然去抓住房质量问题,这不明摆着的找茬嘛?
  顾秋拿出多份报告,“最近这些年,多地出现业产投诉开发商和问题层出不穷,在南省,及至全国各地,出现的住房质量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大问题,因此,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才能让社会得到安定,安稳。”
  省长阴着脸,“这个问题你先放一放,先抓抓其他的问题。”
  顾秋明知故问,“这事刚刚开始,为什么要放?我怕放下去,又是遥遥无期了,做为一名政府领导班子的成员,我不想太多的群众失望。”

  省长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叫你放就放,哪来这么多名堂。”
  省长生气了,猛地站起来冲着顾秋吼。
  顾秋呢,看他如此沉不住气,也不作声。
  拿了支烟出来抽。

  省长平息了一下,“这事我是在跟你商量,刚才我的语气比较重,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但是目前有更重要的问题等着我们去处理。凡事有个轻重缓急嘛。对不?”
  顾秋心里很明白,如果他女婿不是搞房地产的,他会这么急?
  但是兴旺地产这几年的质量问题,暴露得太多了,不抓,不管,只能纵容他们。
  业主永远都是弱势群众,他们不象开发商这样手眼通天,到处都有门路。而且一位,二位业主腾不起多大的浪。
  除非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才能激起政府部门的注意。
  省长冷静了一下,这才道,“你先回去吧,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谈。”

  顾秋走了,省长回头望着他的背景,脸上闪过一丝厌恶。
  晚上,顾秋又与夏芳菲,白若兰在一起研究对策。
  夏芳菲说,“这次投入一点二亿资金,纯利润二点六成。”
  白若兰道,“搞实业不如搞股市,如果运作得好,来钱也容易。”
  顾秋笑,“你也知道,金融大鳄索罗斯干的就是这个,我们只不过是学了人家的皮毛而已。”
  1.2亿股入,二成六的利润,细算下也有将近三千多万。
  二天多时间,就赚了三千多万,这可是一笔丰厚的利润。但这并不是终极目标。

  顾秋道:“接下来,你们按兵不动。我估计他暂时也没什么资金来运作。兴旺地产现在是四处开花,处处用钱的时候。所以我要让他开不了花。”
  日期:2018-04-04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