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5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芳菲料定姓谢的一定会这么做,为了面子和公司名誉,拉升股价是意料之中的事。
  只是姓谢的万万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耶!”
  “我们成功了!”
  办公室里,白若兰发出一声兴奋的大喊,但是夏芳菲的脸上,只带着一丝微笑。
  “这只是开始,离我们的目标还远着呢!”
  白若兰说,“我们今天以低于百分之二十的价格抢到九千多万的股票,这就是我们的筹码。”
  夏芳菲摇头,“这个筹码代价太高,明天我们就要清仓,一股都不能留。”
  “也是,我们要实现这个伟大的计划,以目前的价格来说,实在太高了。”白若兰点点头,“明天就把它清仓了。给他致命的打击。”
  夏芳菲说,“他明天就会回来,等我们清仓之后,再找机会介入。”

  两人聊着股票的事,进一步调整战略步骤。
  顾秋在南川,针对住房问题进行了一场专题性会议。
  严厉的指出,不管这些开发商有多大的背景,有多大的能耐,哪怕他们手眼通天,我们的宗旨只有一条,就是坚定不移执行我们的法则。
  张俊在心里暗道,看来顾省长已经决定跟省长不走一条道了。既然已经决裂,自己就必须站好队。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自己除了跟着顾省长走,似乎已经没有回头路。
  顾秋在会议上说,“今天你们纵容了这些开发商,明天,政府就将为他们的过错和行为买单。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群众需要的是一个安定,安全,舒适的家庭。如果住房质量出了问题,势必引起社会的各种矛盾,因此,这个重大的历史使命,将落在你们的肩膀上。”
  顾秋在南川开会,谢总此刻也在开会。
  他听取了草盘手的分析,“照目前的形式来看,是由南川市政府发布的名单,从而引起股民的恐慌,以至我们的股票连跌二天。昨天我们放手一拼,也试探出了股市的接盘能力。第一天,只是本能性的条件反射。今天的走势,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今天的量,高达一个多亿。而今天整个A股的量,才八十七点五个亿。我们兴旺地产占了一个多亿的成交量。如此巨大的天量,证明了市场接盘的能力。”

  “根据我们的分析,目前没有任何机构出手,他们尚在观望当中。我们查证过了,接盘的都是小散。但是我们不能低估这些小散的实力,正是这些小散,吃掉了将近九千多万的单子,让我们兴旺地产打破了巨量封跌停板的局面,也为我们轻而易举拉升股价奠定的基础。”
  “我们仅仅用了盘末十五分钟的时间,让股价从跌停到涨停,一来证明了我们的实力,二来给了股民极大的信心。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明天绝对是个开门红,一字涨停,让我们的股票,再次成为A股中的明星股。”
  谢总需要的正是这个,他听了分析师的分析,一脸兴奋。“我说过了,今年要实现两番的目标。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按分析师的说法,兴旺地产前景一片大好。
  分析师说,“不过我们希望谢总要在媒体方面做一些工作,光凭着我们自己声明恐怕不够。要让媒体不再对我们进行围堵,我们才有时间腾出手来在股市上大展拳脚。”
  这时副总道,“关于南川市政府那边,那家伙死硬死硬的,怎么说也说不通,我看有必要请谢总出面,敲打敲打一番。太不象话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时有人说话了,“听说顾副省长去了南川,就是他针对这个住房安全问题进行了追究。把我们几年前建的住宅中那些大大小小的毛病掀了出来。”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兴旺地产建的房子都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问题。很多地方的业主在投诉,但是相关部门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谢总皱起眉头,“这个顾副省长干嘛非跟我过不去?行,这事我亲自去打点,你们给我盯紧点。”
  南川和省城兴旺地产几乎在同一时间散会,大家都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顾秋赶回省城的途中,股市已经开盘了。
  夏芳菲正在草盘室里,盯着兴旺地产的股票。果然,如她意料的那样,兴旺地产全力以赴,在大量的买单,把自己的股票狠狠的封在涨停板上。

  看到这么巨量的大单,夏芳菲笑了,吩咐草盘手们,做两手准备。来个左手换右手。高卖低吸!
  九点三十四分,也就是早盘刚刚开盘四分钟时间,夏芳菲突然下令,倾巢而出,将自己手中近九千万的股票,一脑古甩出去。
  这完全是不计血本的买卖,当然,双娇集团昨天的接盘价格已经赚了近百分之二十,今天又涨了百分之十,他的利润可想而知。
  盘面上,本来有近千万的大单封住盘面,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宛若天灾一样降临。

  封在涨停板上的大单,倾刻之间吸了个一干二净。
  有些跟风而至的股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掉进了双娇集团的口袋里。
  涨停板被击穿之后,股价一泄千里,象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胜券在握的兴旺地产草盘手们,一下傻眼了。天啦,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他们今天只是奉命行为,花巨资来维护公司的威名。能将涨停板牢牢封住,靠的就是大量的资金。如果没有上千万的巨资,哪来这么多买单?
  只是这些买单背后,是兴旺公司欲哭无泪的伤痛。
  自己花钱把自己的股价拉高,人家却在趁机出货,这不是抢钱吗?然而,这就是股市法则,谁也没办法阻止别人这么做。
  谢总铁青着脸,“给我顶住!”
  不得不承认,兴旺公司是有底气的,他们的资金雄厚,但是再大的公司也不会把大量的现金存在银行的股票账户上。大公司的运行法则,就是借钱生钱。
  草盘手忙得不可开交,一笔又一笔的大单封下去。一千万,二千万,三千万。
  一次次封下去,一次次被吞噬。
  “董事长,情况不妙,好象有人故意砸盘。这并不象是部分机构获利回吐现象。”

  谢总很生气,气得抱着手走来走去。
  “先停十分钟看看情况。”
  “不能停,一停我们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分析师看着盘面,“我估计是有部分机构获利回吐,不急,看看形势,不要硬拼。”
  十几分钟后,股价出现平稳状态,微涨二个百分点。

  “怎么样了?”
  谢总急问。
  “空方已经力尽,我们可以出手了。”
  分析师作出评估后,给出了答案。
  夏芳菲那边的草盘室里,气氛也一度紧张。
  草盘手问,“夏总,他们已经怕了,停止了护盘,我们还有四千多亏的资金没有撤出来,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