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96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疯狂弟子是午课,下午自修,以方便大家有更多的时间搞医学研究。
  嗡嗡嗡……
  弟子们都激动起来。
  “疯狂医学派的第一门医学名叫《十二时辰诊断法》,这是祖师爷根据疯祖师的《疯狂日记》改编而成,它易学易懂,即便是没有学过医的人都能轻易掌握,不过呢,它有一个不足之处,是过多的依赖十二时辰诊断法会严重影响到自己的未来成。”
  顿了一下:“但我依然要传授给你们,为什么呢,因为你们之只有极少部分人能掌握传统的望闻听切,也只有极少部分人才可以通过宗门大,而剩下的人只能做个疯狂实习生了,之后离开疯狂医学派。当你们离开疯狂医学派后,这个十二时辰诊断法是你们赖以生存的技能。
  “如果说人体是一台电脑,了毒只需安装一款杀毒软件,那对一些隐形问题又如何解决呢?如电源不通,硬件损坏,线路接触不良等。
  “电脑在使用时你可能知道它了毒,可连机都开不了,你又怎么知它出了什么毛病呢,所以,这个时候要用到十二时辰诊断法了。
  “要学会十二时辰诊断法,首先要知道人体气血的运行规律。当然,大家都是学医的人,对于这些基本知识我不赘述了,现在直入主题。
  “十二时辰诊断法共分三节,第一节、诊断原理与诊断方法;第二节,经脉显形与外科针灸;第三节,病理特征与内科用药。”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王地龙开始深入细致的讲授十二时辰诊断法。
  一连三天,张大雕都没有换地方,坚持听王地龙的课,但他还是异常小心,尽量不去触王地龙的霉头。

  这天下课之后……
  “唉……张师兄!”一个叫萨拉的女弟子疾步赶张大雕,腼腆道,“张师兄,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好哇!”张大雕道,“什么忙?”
  “是这样的。”萨拉道,“你也知道我是外国人,对这个经脉什么的还是搞不清楚,所以想请你给我辅导一下?”
  “这个……那得花多少时间啊,你虽然是美女,但我也不能因为你是美女浪费我的青春吧?”张大雕好不为难。

  “萨拉师妹,您为什么问俺呢?”一个叫费武男弟子忽然冒了出来。
  “愕……”萨拉生硬道,“那……那有劳了。”
  张大雕赶紧道:“啊,那你们愉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费武暗划了个‘够哥们’的手势,殷勤地把萨拉请到了后山的僻静处,深入细致地研究起‘学术’问题。
  眨眼到了天黑,吃饭时,叶如眉盯着张大雕吃吃傻笑。
  “怎么了?”张大雕摸了摸自己的脸,总感自己好像生活在楚门的世界,又像做梦一样,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嘿嘿。”叶如眉甜笑道,“哥哥,你越来越帅了。”
  “呃……”张大雕尴尬道,“师妹,这个十二时辰诊断法确实神,也确实容易掌握,可我还没有一点实践经验,嘿嘿,我是说,想在你身实践一下,不知道行不行?”
  “当然行啦!”叶如眉小脸羞红道,“不过我得先去洗碗,再洗个澡,到时你想怎么实践怎么实践。”
  “太好了。”张大雕暗暗琢磨,这丫头一定是个稚女。
  收拾好家务,叶如眉洗了个澡,换小可爱睡衣,躺在床羞羞答答道:“哥哥,来吧……”

  这,这是学医还是入洞房啊?
  张大雕紧张得直冒虚汗,费力地想了想道:“现……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扑哧,你紧张什么嘛。”叶如眉拽住张大雕的手,准备放在自己的大腿內側下部约四寸的位置,娇羞道,“现在是下午5—7点,酉时,血脉旺在白海,按压时间30息。”
  “这……这这……”张大雕鼻子都快流血了。
  “这什么嘛。”叶如眉咬牙道,“如果是戌时,血脉还旺在那个地方呢。”
  “啊?”张大雕结结巴巴问,“之后呢?”
  “之后这要全身检查喽。”叶如眉呼呼喘气道,“你跑什么嘛?”
  “这个……还……还是算了……”张大雕撒丫子跑。

  “诶……你去哪儿啊?”
  “我去外面睡……”
  次日,王地龙继续讲授十二时辰诊断法,今天讲的是第一节第二步。
  “人体外有四肢百骸,内有五藏六腑,彼此相连,形成一个以脏腑为心的有机整体,经络是气血运行的通道,而人体各器*官又有相生相克的五行关系,在内科用药,医是很注重五行属性的,因为药物也有五行属性之分。”王地龙眼皮一抬,“张大雕,你说说,五脏的五行属性是什么?”
  张大雕小心翼翼道:“回师尊,心属火,肝属木,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
  “正确!”王地龙道,“那人体气血的兴奋规律呢?”

  张大雕道,“内在表现为:子时胆经兴奋,丑时肝经兴奋,寅时……”
  “好了!”王地龙道,“那外在表现呢?”
  “这个……”张大雕迟疑道,“武学说……”
  “混账!”王地龙怒斥道,“我们这是医学,不是在学武,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呐呐的,不是讲错了一个字吗,你又训我,老子和你有仇啊!
  张大雕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
  “呀!你还翻白眼!”王地龙肺都气炸了,“来人,给我叉出去,思过12小时!”
  “不是吧——”张大雕惨叫。
  “走!”执法弟子不由分说,把张大雕叉去了思过堂。
  “我又回来了……”张大雕绿着眼睛跪在蒲团,心里那个气呀!

  “双手不许撑地,嘴巴不许说话,身体不许扭*动。”思过老人依然老生常谈,之后开始睁着眼睛睡觉,直到张大雕“刑满释放”时,他都没说一句话,而那个女子也没来。
  这一天,张大雕什么收获都没有,白受罪了。之后,他和王地龙耗了,坚决不换课,死也要赖在他的授业堂。
  又过了一天,王地龙问一个叫黄培陪的女弟子:“你说说,在十二时辰诊断法,戌时的按压位置是哪里?”
  戌时的按压位置是下荫,人家女孩子怎么好回答嘛,黄培陪面红耳赤,结巴了半天道:“回师尊,我……我忘了!”

  “混账!”王地龙怒喝道,“是忘了还是不想回答!”
  黄培陪嗫嚅道:“不……不好意思回答!”
  “你你你……你气死我了!”王地龙怒不可遏道,“不是下荫吗,有什么不好回答的,你是医生,难道因为不好意思不给人治病,那我拿你这种弟子有何用!”
  “我……我……”
  “我什么我,来人!”王地龙喝道,“给我把叉去禽园做苦役!”
  “是!”执法弟子彪悍而入。

  “哇……”黄培陪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