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2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在他宽大的手掌里说,“等今晚过去,我请你喝酒,今年春季我摘了许多桃花杏花,准备泡制桃花酿,你一定喜欢。”

  桃花酿。
  周容深记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也尝过,那酒没什么特殊的滋味,只是溢满花香而已,可他却很想看,看她是如何酿制,在阳光浓郁的庭院,在池水湖畔,在清风之下,在桃花长提的尽头,看她晾干花瓣,淘水磨浆,看她嘴馋偷喝,醉倒在他怀里。
  周容深这辈子从没想过离开仕途,他习惯官场的尔虞我诈,习惯这样算计着生活,正因为他野心勃勃,所以才会在最初忌惮狼子野心的乔苍,他知道自己也逃不过世俗,世俗不是只有儿女情长,还有权势钱财。
  他大权在握多半辈子,什么能让他放弃,让他抛弃这样熟悉的岁月,去过一段陌生的,平和的,没有争夺,也没有权力的生活。
  可他不知怎么了,这一刻,他真的好想逃。
  他拼了二十二年,从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拼到不惑之年,鬓角生出白发,他还剩下什么。
  除了这冷冰冰的权力,这千斤重的警服,他一无所有。
  周容深回过神,掩去眼底苍凉,他哑着嗓子说,“喝上你亲手泡制的酒,要等到很久以后,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年半载,到时你如果把我忘了,我不是什么也留不下。”
  何笙正要说不会,泡成的第一坛,就记得给你。
  然而她还没机会开口,周容深手忽然伸向她耳垂,轻轻一抻,夺去了一枚黄宝石耳环,皮肉隐隐的灼烧和剌疼,令何笙不由自主蹙眉,她下意识触摸,果然那一处空空荡荡。
  “你摘去我耳环做什么。”
  周容深握在掌心,感受来自她体温的热度,以及那淡淡的发香和脂粉气,“这个送我就好。”
  他半开玩笑,“如果想要凑一双,右耳那枚也给我,我也不会推辞。”
  她当时仓促离开,也没想过这样决绝,再不回去,她落下很多没有带走,有些她很喜欢,还时常想遇到一模一样的,却再没看到,似乎那些都是周容深找了许多地方,她记得他每每出差,回来都要拿一份礼物,她问他,“你那么忙,还抽时间逛商场。”
  他云淡风轻说没有去,只是下属碰到,顺便捎了一份。
  后来她去问王队长,他说那都是周局长亲自去买。
  何笙盯着他指尖的耳环,“别墅里的,你都扔掉了吗。”

  他说没有,依然在。
  何笙犹豫几秒,“那你还要这个干什么。”
  周容深有些惆怅失落,眼底淡淡哀伤,转瞬即逝,仍剌痛了何笙心尖。
  他说,“那些,你许久没有碰过,很冷,挨着窗子,熬过冬天和春天,风沙刮进来,落了一层灰尘,而这个。”
  他举起晃了晃,笑得满足又温柔,他小心塞入口袋,生怕会折损分毫,“它有生气,有颜色,陪我过这无聊的日子。”
  傍晚七点何笙在别墅用过晚餐,命令司机备车去会所,她临走时叮嘱保姆稍后不论谁来,一律说她身子不适休息了,绝不要请对方进门。
  保姆询问包括一些您很熟识交好的夫人吗。何笙答复即使林小姐来也这样搪塞。
  天色过了黄昏空中黯淡得极快,出门时还隐隐有一丝光亮,抵达会所后,便是一望无际的深沉。
  夜色如同屏障,遮掩了同样漆黑的奔驰,蛰伏在角落,不易被察觉。
  司机仍不敢百分百赌注稳赢,他问何笙周部长今晚真的会来吗,他那么尊贵的身份,可能出面惹麻烦与市局为敌,保乔先生会所无恙吗。
  何笙没有回答,但她知道他一定会来,哪怕天下人都骗她,对她的哀求与眼泪无动于衷,周容深也不会。
  他这辈子答应过她的事,除了那场婚礼遥遥无期,再也不能实现,他未曾食言过分毫。
  “我利用他对我的旧情,拉他淌这浑水,是不是很可恶。”

  司机笑说您不是为了乔先生吗,帮自己丈夫有什么错,难道为了这点过往道义,放着活路不走,去走死路吗。周部长位高权重,他又损失不了什么,您记他恩情就是。
  何笙合拢眼眸,车窗外闪烁的街灯在她眼帘之外被隔断,“会所今晚有哪些大人物在。”
  司机说,“我给经理打了电话,曹先生大约怕影响闹得不够大,请了几名很有头脸的商贾,还有工商局,质监局,税务局的领导在这里喝酒。”
  她唇角倏而凝笑,“公费。”
  “这不清楚,应该不是。周部长前几日叫来反贪局的立案组,调查一起结果不清晰的陈年旧案,反贪局的人在,他们疯了还敢公费享乐?”

  何笙腔调不荫不阳,“公与私,不在于怎么做账吗。”
  司机大惊,“夫人的意思是…栽赃?”
  她睁开眼睛,“我偏不信这些当官的真两袖清风,只不过把他们别处公款挪过来吓唬而已,该滚的麻利滚蛋,别在这里碍眼。”
  司机点头说明白,稍后去办。
  何笙清楚,曹荆易势必想不到,周容深与乔苍隔着如此深仇大恨,还愿意出头力保平息,他以为万无一失,在会所里等着瞧好戏,发酵到不可收场的激烈程度,再带着那拨跺一跺脚特区抖三抖的权贵出来砸场。
  何笙沉默坐在车里,紧盯会所四周街道的一举一动,此时华灯初上,人巢人海,天际深蓝如墨,星辰稀疏,月亮隐匿在荫沉的苍穹后,会所门前霓虹璀璨歌舞升平,乐姬婉转的歌喉透过玻璃传出,男宾女客络绎不绝。

  何笙看了一眼时间,十点二十七分。
  特区四大会所这个时辰开始打擂台争客源,许多色情项目刚刚拉开序幕,她伏在窗子边缘,小声问司机,“估摸乔苍在北京安顿好了吗。”
  司机说航班降落在上午九点钟,现下乔先生应该已经见到想要见的人了。
  她淡淡嗯,吩咐司机下车,“传我命令,会所今晚歇业,门照开不误,但不待客,所有侍者将嘴巴闭严实,谁也不许打扰通知乔先生。”
  司机推门下去,直奔会所而入,片刻功夫不到,西南来自市局的方向,五辆警车浩荡疾驰,警笛呼啸而过,所经过之处行人纷纷驻足张望,车纵成一列,抵达会所门口,呈包围之势,堵塞得C`ha 翅难逃。
  马局长跳下第二辆警车,四名刑警跟随,与此同时其中一名刑警一声令下,头车和后三辆车有条不紊冲下大批丨警丨察,各自依序盘踞,把会所架置在中央。
  何笙面目不动声色,心底也惊住,马局长作为市局一把手,素常都是坐镇指挥,很少出面,竟会亲自带队。

  司机与前台交涉情况后,对方经过一番周折,调取了签单的字迹,补在另一份公费盖章的收据上,司机折叠揣进口袋,正要走出正门,余光瞥见外面空场轰轰烈烈的阵仗,机灵敏捷躲进人群,又返回去,不多时从后门距离地面的高阁窗子内跳下,朝停在黑暗处的奔驰飞奔而来。
  日期:2017-12-01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