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2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费了好一番口舌才将何笙哄睡着,凌晨两点他匆忙离开别墅,抵达机场乘坐飞往北京的航班,曹家在官场已是无人可挡,想要从根本遏制,了断曹荆易掠夺的念头,为盛文力挽狂澜,只有京城这条路可走,而乔苍最后的底牌也不得不涉险亮出。
  第二日清晨,日头刚初升,江省长夫人忽然打来电话,她故意压着声音,语气非常急促,“乔太太,收了你的珊瑚礁,我日夜难安,总觉得没有帮上你的忙,受之有愧。不过我昨晚听见老江和下属通话,今晚乔先生的会所要遭难。”
  何笙顿时困意全无,猛地从库上坐起,大惊失色,“什么?”
  “长话短说,曹先生通过曹家在官场的势力,操控了特区政府,现在市局已经是他半个天下,丨警丨察什么时候扫黄,怎样扫,马局长也要听他吩咐,讨好也罢,不得不听也好,你不必追究,乔先生刚走,会所就成为众矢之的,曹先生可不是走个形式过场那么简单,这次不搬出周部长,是逃不过去了。”
  江太太说完立刻挂断,何深听着那一头空了的声响,身上骤然浮起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曹荆易逼迫乔苍,就等同于逼她,让她的生活天翻地覆,他还是那个在金三角舍命救自己的男人吗。
  她一瞬间慌了神,会所到底做什么生意,她心知肚明,条子也清楚,今晚的突查一丝风声都没谢露,明显是要一举溃散,会所如果倒了,乔苍的产业就毁了一半,特区立刻就会变天。
  他不在广东,她又失去了官太身份加持,没有抵御条子的权力,事到如今已然无路可走,只能赌一把。
  何笙换了衣服,吩咐司机备车,匆忙往市局赶,到达时刚刚九点钟,门口执勤的警卫正好认识她,却没想到她会来,一时愣住,忘了敬礼,她走到跟前问周部长在吗。
  警卫这才反应过来,“在。”
  她点头,转身进入市局,大厅内出警回来的刑侦科警员从她旁边擦身而过,忽然意识到什么,仓促停下扭头,“周太太?”
  何笙顿住脚步,“你认识我。”

  他说看到过周部长和您一起吃饭。
  他得知何笙来找周容深,告诉她走错路,周部长已经不在局长办公室,而是临时一间,他属于京官,在特区也是暂时。
  他自告奋勇说不如我带周太太上去,正好我现在不忙。
  何笙跟随警员抵达三楼,他让她留步稍等,敲门进入,周容深沉默坐在桌后,阳光洒落他四周,将他尽数笼罩,模糊而朦胧,他伏案处理手头堆积半米高的案卷事务,半秒不曾停歇,警员等了片刻,他仍无察觉,只好立正敬礼大声汇报,“周部长,您夫人…您之前的夫人找您。”
  周容深批示案宗的指尖一顿,他蹙眉抬起头,“在哪里。”
  警员朝一侧让路,留出从窗子到门口长长宽宽的空隙,他这才发现何笙轻伏门框,米黄色长裙在走廊穿堂而过的烈烈风声中飞舞,摇曳,撩过膝盖,似乎要凌空而去,美不胜收。
  她触及他目光,说不出的娇弱无措,像走投无路的麋鹿,在山林里迷失,找不到水,那般仓皇惊惧,撞进他的世界。

  周容深挥手示意警员离开,柔声对何笙说,“你进来。”
  她缓步靠近,关上门,又迟疑不肯上前,啜啜喏喏许久,怎么都开不了口,他猜出她有事,没急着追问,而是起身斟了杯热水,他无意触摸到她冰凉的手指,不禁皱眉,“你冷。”
  她摇头,“怕打扰你。”
  他说不要紧,你来我正好歇一歇,如果你每天都来,我每天都可以歇息,不也挺好。
  她嗤一声笑出来,眼眶红了红,接过那杯滚烫的泛着白雾的水,捧在掌心焐热,她喉咙溢出沙哑的哽咽,“我终归,还是被你惯坏了。”
  周容深听到她这句,心口倏而剌疼。
  他承认,是他惯坏了。
  惯得她表面温顺,实则无法无天,惯得她明目张胆,惯得她如此残忍,她敢背叛,敢逃离,敢从他的掌控下金蝉脱壳,投向另一个男人怀抱,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会杀了她,可是她,他偏偏下不去手。
  他转身谈笑走向办公桌,重新坐下,掩饰自己眼底猩红,同样嘶哑的声音,“吃过了吗。”
  何笙扯谎说吃了。
  他温柔嗯,“有事说。”
  她喝了口热水,烫得嘴唇发抖,勇气忽然涌上额头,哀求也脱口而出,“曹荆易今晚让市局去会所突查,他已经不满足摧毁盛文,他要整垮乔苍的一切,现在除了你,谁也不能退兵。”
  周容深脸上那一丝笑容,顷刻间化为虚有,他僵滞而发怔,五指死死捏住桌角,仿佛下一刻,便会彻底捏碎,变成拼凑不起的尸骸。
  他见到她来,是那样欢喜,那样愉悦,那样快乐,他想她的眉眼,想她的声音,想她的一颦一笑,夜深人静时,他独自面对万家灯火,他要多么克制,才能说服自己不去打扰,他无数次拿起电话,又无数次放弃,他快要被空寂的日子折磨癫疯。
  如果他早知,五年前他宁可放过何笙,更放过自己,也不愿做这样一场梦,耗尽一生力气,最后换得支离破碎一触就疼的回忆。
  她终于肯来,却是求他不计前嫌帮助乔苍。
  他不是英雄,不是圣人,他红着眼睛,狠狠握拳,“你不觉得,这个请求,对我很残忍吗。”
  她知道有多残忍,有多不该,周容深恨毒了乔苍,恨不得联手曹荆易一同将他毁灭,他如何悬崖勒马。
  她眼睛涩痛,只是轻轻一眨,脸颊便濡湿一片,她听着他压抑沉重的呼吸,听着他迸发在寂静空气中的心跳,所有勇气消失殆尽,归于湮灭,她匆忙说了句抱歉,我不该来。
  转身冲向紧闭的门扉,双手惊慌转动门锁,却反而锁得更紧,更深,她急得面红耳赤,眼泪掉得凶猛,背部好像被一束目光剌破,穿透,她无所遁形,濒临崩溃。
  “何笙。”
  周容深在她绝望到快要痛哭时,忽然喊她。
  她的躁动,颤抖随之覆灭。
  他似乎站起,椅子撞上桌角,发出沉闷的砰响,她僵直脊背,呼吸也静止,轻弱近乎不存在的脚步声缓慢靠近,最终停在距离她仅仅半臂之隔的位置。
  “我答应你。”
  她彻底愣住。
  铺天盖地的冰雪,铺天盖地的火种,交缠着,挥舞着,肆虐着,火烧不毁,也融不掉冰,冰熄不灭,也冻不僵火,它们同时从天而降,砸落在奄奄一息的何笙身体每一寸,她不痛苦,她只是觉得自己在这样惊喜的折磨里,又活了。

  她不可思议转身,“你说什么。”
  周容深指尖松了松紧绷的颈口,他目光定格在这张他恨过的脸上,他愤怒,生气,痛恨,可这些加起来,不及她一句哀求。他难以抗拒,难以面对她失魂落魄无助奔逃的模样,比刀尖割开他心口还疼,他若不答应,她离开那一幕,会反复在脑海播放,徘徊,折磨他,痛斥他为什么不。
  那些恩怨纠葛,是非善恶,哪里有她重要。
  他笑出来,粗糙温热的掌心触摸她眼睛,“只要你求我,我就不会拒绝。”

  何笙颤抖握住他停在自己眉心的手,她想了许久,竟不知该怎样偿还他,她欠了他太多,生生世世都报不完。
  何止是成全,更是她未曾遇到乔苍之前,那水深火热的牢笼,他亲手开了锁,放她离开。
  他一点点,一滴滴,一行行,拭去她的眼泪,包括水痕,都如数抹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