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2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都点了头,孟进就问蓝玉成:“关于大河县县委副书记的人选有什么建议吗?”
  这还用说吗,蓝玉成立刻就提出了他的小情人,大河县的纪委书记罗璇。蓝玉成道:“罗璇同志本就是组织部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才担任了纪委书记。事实证明,她是可靠的,能干的。我们组织部觉得她担任副书记能更好的发挥她的作用。所以建议她接任严肃的副书记。”
  蓝玉成近期的工作获得了高歌的认可。孟进从他的工作中看出了他的能力和态度。所以蓝玉成一提议,孟进就点了头。
  孟进点了头,其他人也没意见,这事就算通过了。到了大河县常委副县长的时候,蓝玉成的心里打起了鼓。
  按他和孟进之前的商定,那是要推何志章上去的。何志章本身作为挂着常委的副县长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可是高歌突然抢了他的台词,他就敏锐的察觉到了高歌在这事情上一定会提出自己的人选。
  高歌的人选是谁呢?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陈九江。这个小子从当初被双规,一直到跳票成功,事前事后,高歌可都为他说过话。而且刚才谈到副书记的时候,高歌依然没有表态,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小子心里就等着常务副这一茬呢。
  蓝玉成这么想,孟进也是这么想的。不要小看了高歌刚才轻飘飘的一句话,那是什么,那是他对书记工作的支持啊。如果此刻孟进依然按照原计划推出何志章的话,只怕高歌立刻就会翻脸。
  高歌会说啊,哥们想你所想,说你所说,你却在哥们的人选上推三阻四。那么既然如此,咱们就改日再议吧。什么叫改日再议,那就是软抵抗啊。
  高歌虽然态度好,可是并不代表他能量小啊。同是空降兵,人家高歌来的早,根基深,在玉州市挥一挥衣袖也能让大河上下,波涛汹涌啊。不说别人,若不是他指使纪律严硬抓着关晓乐的问题不放,大河县的调整,早就到位了。
  想到这,孟进才给了蓝玉成一个眼神,让他继续下去。蓝玉成得到了高歌的暗示,这才说道:“大河县现在还缺着一位常务副县长。按照大河县委的意思,他们推荐了常委副县长关晓乐同志。关晓乐这个同志大家知道的啊......”
  果然不等蓝玉成说完,高歌就发难了,他摇着头道:“这个人不行,当初孕妇门的事情还没过去吧。现在就带病提拔,只怕又会闹出一个陆清明的事情来。我建议,还是让大河县的副县长陈九江顶上去吧。这个小伙子年轻有冲劲。”
  蓝玉成心里暗骂,你高歌坐的高,嘴巴就大。你说何志章有孕妇门,这个不假。可是陈九江呢,那龟儿子还搞跳票呢。他的罪过可比何志章大上一百倍不止呢。
  蓝玉成看着孟进面无表情的脸,结结巴巴的说道:“陈九江是不错,可是太年轻了吧。”蓝玉成这话说的,直接是没有走心。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对。

  果不其然,高歌听完就笑了,他说道:“老蓝啊,你好歹也是干组织工作的。你说陈九江年轻,可是在座的哪一个在他的这个年龄不是已经正处了呢?”
  这话说的一点不假,高歌提正处的时候还没到三十,孟进当市长的时候才只三十一。就说他蓝玉成吧,在陈九江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是组织部副部长了。
  高歌这么一笑,蓝玉成也算是彻底明白了,高公子是死了心的要保陈九江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他和孟进之间的较量了,自己可说不上话。
  马如风在那面也看的清楚,可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他可不是润滑油,也不是调和剂,犯不着为了两个调解。当然他也不想今天这会黄了,毕竟他手里已经抓了一个县长了,若是高歌一翻脸,那到手的县长又飞了出去。
  孟进心里也在算着账呢,官场上都讲究投桃报李啊。你提了我的秘书,我自然要拉一把你的属下,免得你说我不讲情谊。最重要的是,那何志章和老子之间,还真的是八竿子打不着呢。
  孟进说:“小陈这个人不错,做的长寿山工程简直就成了省里的标杆。不但很多省领导都来旅游,而且还吸引了不少国内外顶级的艺术家,前来创作。那就定了他吧。”

  孟进说定,那就定了,没有人再有疑义。剩下的就是走一走常委会,过一过集体决策的场。齐伟峰是有意见的,因为何志章毕竟是他的亲孙女婿。可是齐伟峰什么都没说。
  笑话,胳膊拧的过大腿?高歌孟进枝气相连,他们俩一使劲,别说是什么小小的副处级,就是他齐伟峰也只能拎包滚蛋。这叫他怎么干举起骨瘦如柴的小手,把那火车来挡呢。咱可是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可不是印度那些开挂的阿三,什么手艺都会,什么危险都干。
  最喜欢提意见的纪朝先也没有提意见,因为人家给他留下了大河县纪委书记的位子,堵住了他的嘴巴。
  散了会,几个人散去了,只留下了蓝玉成。蓝玉成为孟进换了杯热茶,然后对孟进道:“孟书记,最近于向荣有点膨胀啊。”
  说于向荣有点膨胀,这样的话孟进不是第一次听到了。第一次听说是在前不久,秘书长阴山就和孟进说过。

  阴山当时不经意的说:“于书记,下面县委书记入常的事情还是早点定下来吧,我听说有些同志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们不但频繁往市里省里跑,还鼓动下属搞什么老百姓来信。弄的纪委信访都找不到工作方向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要从纪委和信访的工作性质来说。纪委信访收到的来信都是什么呀,那是举报信啊,就像窦嫦娥告于向荣一样,信里写的没有一样是好的。
  可是这人民来信就不一样了,它们据说是来自普通的人民群众,写的都是群众们心中的真知灼见,肺腑之言。这些肺腑之言中,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推荐某某,或者强烈推荐某某。
  你若是读了他的信,你就知道,这位某某在老百姓的心中早已超脱了平凡,成了点石成金的致富能手。只要有他在,人民生活有保障,社会和谐国家强。这样的人才穿上裤衩变超人,脱下裤衩是上帝。如果组织不提拔,简直瞎了你的黄金眼。
  阴秘书长不是组织部长,也不是管人事的书记,更不负责和人民面对面的沟通,心对心的交流。所以,这些事情本来和他没有关系,可是有一天秘书就拿来了一份这样的人民来信。
  阴山看了两页就生气了,他质问道:“秘书啊,你这不是扯淡吗?我是谁,不客气的说,我是全市委的大脑啊。就为了这狗屁的人民来信耽误我这么多宝贵的时间?”
  秘书挨了骂,也不生气,而是恭敬的说:“您别生气啊,接着往下看吧,一会就看到*了。”
  日期:2018-04-04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