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1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定是这样。
  不,
  我不希望是这样。
  我宁愿天真且自私的相信,张瑶不过是跟以往一样,对我的行为感到了愤怒,只需安静几天还会回到我的身边,因为她曾在我身上看到‘纯粹爱情’的希望。

  这是其他男人没有给过她的东西。
  可事实,又真是这般的吗?
  无声苦笑,我抹了一把脸,站在了窗子前面,温柔的晚风透进窗子,带来清凉的同时,也让我从梦境之中醒来。
  街边灯火辉煌,它们遮盖了盛夏夜空中的繁星;我终于失去了她,在这个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的夜空里。或许,这才是这个夜晚中唯一的主题。
  我开始无限怀念儿时的夜空。
  那是在乡下,我躺在姥姥的摇摇椅上,她用蒲扇给我扇着风,教我去认夜空中的北斗星那时候的星空,真的灿烂啊,纯粹的没有丝毫掺杂,寂静的夜里,只有叽喳虫鸣,演奏着乡间独有的交响乐。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过了。
  在这期间里,老人更老了,老到如今躺在病床上,被医疗仪器吊着最后一口气儿,等着见我这个小外孙我的确长大了,可我好似又未真正的成熟。
  不然,张瑶又怎么会说,不愿意见证我的成长呢?
  想到这儿。
  我的眼角开始湿润了。
  清冷的房间里,我开始不对所谓的纯粹爱情抱有什么希望了,因为在这座城市之中,本就不存在什么纯粹的人,每天都有很多人离开这里,也有很多人来到这里,我们不过都是过客,白天的时候,都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戴上不同的面具,去面对不同的人
  唯有夜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敢发泄出自己的情绪,或压抑、或亢奋,喝骂着脚下的这座城市,拾起来到这里之后不敢再去奢望的梦想,幻想着与自己恋人的未来,在心中期许ta是自己这个过客,在北京城中的归人。
  我拭去了泪水。

  归人不再,流泪又有什么用呢?
  没有褪下衣服,我直接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定好清晨五点的闹钟之后,沉沉睡去。
  睡梦,是我想到的唯一能够逃避的方式,逃避压抑与自责的内心,来承受闭眼以后黑暗中出现的孤独,它足够将我侵吞到别的空间里,在那个昏暗狭小的空间中,我才会是真正的我。
  也会痛,也会软弱,也会神伤哭泣的我。
  曾经,那里有一片深海,深海之上,存在着一个女子的背影,

  而今,不过徒留一片深海而已。
  嘈杂的闹钟声,将昏昏沉沉的我从睡梦中吵醒,我挣扎着起身,走进卫生间里,冲了个温水澡,洗漱过后,当我准备给佟雪打个电话的时候,佟雪却率先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正想打给你呢。”
  “我也是刚洗漱好,我们在南站碰面?”
  “没准在地铁就能碰上”
  “这个真碰不上的,不久之前我就搬过家了。”
  “就因为你家距离我这儿只有两站地?”
  “呵呵。”佟雪笑了一声,对我说道:“赶紧着,南站见。”
  结束通话后,我好像发现了一个问题,可它太过模糊了一些,刚刚有点踪迹便又消失不见,晃了晃头,我在屋子里检查了一圈,电器都切断了电影,水跟天然气的开关,亦是关紧。

  做好这一切,我拎起那个背包,给自己点上今天的第一支烟,出门而去,没做多一丝的停留。
  北京是一座24小时都在忙碌的城市,晨起,很多人跟我一样,行色匆匆的挤着地铁。人挨着人,谁也不会去嫌弃谁。
  如果要在这座城市生存下去,这个习惯必须要学到并且适应。
  每个人脸上都很麻木,明明还惺忪着的睡眼,偏要让自己打起精神,大家都不会去理会身旁的人,偶有那么一点空间可以拿出手机看看都算是天大的恩赐。

  我觑起双眼,扶着栏杆,耳朵听着报站的声音,暗自寻摸还有几站能够到达目的地
  七点四十五分,我到了北京南站。
  联系好佟雪后,我们在地铁口汇合。
  穿着一袭修身的黑色长裙,妆容很淡,本来半长的头发,如今又成了短发,距离上一次见面,也好像瘦了一些。
  “来的真早。”
  “也就早你十分钟而已。”
  “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搬家”我终究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反正快要离开这里了,又为什么要承担昂贵的房租呢?”
  “真的要走么?”

  佟雪笑了笑,轻声的说:“如果不离开,你觉着我今天能有时间跟你回去么?我离职报告都交上去了,这个月轻轻松松的混过去之后,真就跟四九城说再见了。”
  “这儿埋葬了多少人的梦。”
  “等你一会儿看过候车室里的场景之后,再来感慨也不迟啊。”
  “也对走吧,先吃点早餐去。”
  佟雪点了点头,走在了我的前面,见此,我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脱下她的背包,这是我经常的做的事情,早就成了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
  她怔了怔,回头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拒绝。

  我们在车站附近的金拱门里点了一套两人份的早餐,相对而坐,谁都没有言语,这种沉默,让人出奇的熟悉。
  “这里好像什么都变了,也好像什么都没变。”
  佟雪主动打破了这种沉默,她对我问道:“我已经很久都没来过这儿了,你呢?”
  “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坐旧铁皮回家呢。”

  “是啊,我也差不多。”
  “只是这次回去,我就要失去一个至亲了。”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我没有多悲伤、也没有多无奈,有的只是平静,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平静,也许,经过一夜的时间,我已经开始学会接受现实。
  或许,在还没有见到姥姥的当下,我潜意识里,觉着她还是那个身体硬朗的老人,在老家的宅院里摘花种草。
  我们这次回去,不过是休假归家而已。
  事实怎样,在没有经历的时候,谁都不会看透,就让我再天真这么几个钟头吧,所有的泪与无奈,留在今日本溪的下午就好。
  佟雪没有言语,她突然伸出手,握住了我正端着豆浆杯子的手,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从她手掌传来的温度,她应该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感受我的悲伤陪伴着我。

  某一刻,我的眼神恍惚了,面前坐着的这个女人成了张瑶,她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手掌传出的温度,向我传递着恋人所给予我的能量。
  强撑久了,我早就将所有的柔软都隐藏在了心底。
  此时此刻,它有了向外喷发的兆头。
  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女人的细微动作所引起的。
  她不是张瑶。

  但在这一刻,她是。
  确切的说,她不是具体的某个人,而是我需要那个给我力量与温暖的女子。
  心里清楚自己不应该有这种错觉,可偏偏我又无法控制住心绪,只好牵强的笑了笑,进而将手从她的手掌中抽出。
  见此,佟雪的神色变了又变,怔了片刻后,她说:“你一定希望面前的人,不是我吧。”
  我无言以对,只好这样的看着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