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9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张大雕错愕道,“照这种说法,能包治百病的神医,还只是个修电脑的人,离制造电脑还有十万八千里呢?那祖师爷能制造出电脑吗?”
  “祖师爷的成深不可测。”王地龙无限崇拜道,“听祖婆婆讲,祖师爷已经达到了一花一世界,一沙一恒河的境界!”
  有个女生问道:“什么是一花一世界,一沙一恒河?”
  王地龙不答反问:“你知道人有多个细胞吗?”

  那女生道:“一个人的体重如为78公斤,那么他体内的血液有6升左右,仅在他血液有30万亿红细胞和75亿白细胞。照此计算,人体的全部细胞约为500--600万亿个,如果把它们全部排列成一条直线,其长度约为40亿米,即400万千米,这相当于地球到月球距离的10倍。”
  王地龙道:“那么,这条直线是一条河,每个细胞是沙粒,祖师爷的境界是让每个沙粒变成一条河。”
  “咝……”众人倒吸了口凉气,惊呼道,“这不是入神境界了吗?”
  王地龙沉声道:“你们想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这个……”谁都想成神啊,可太不实际了。

  张大雕忍不住问道:“师尊,您是什么境界?”
  “混账!”王地龙勃然大怒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资格做你师尊!”
  “不是……”张大雕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我……我只是……只是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王地龙脸色不善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狗宝人张大雕,看不起我老头子了,嗯?”
  “我……我冤枉啊……”张大雕彻底懵逼了,自己还是张大雕,而且人家都知道自己是狗宝人?
  “住口!”王地龙脸红脖子粗道,“好你个张大雕,授课第一天敢藐视师尊,简直罪不容恕,来人!”

  “在!”
  两名执法堂弟子‘彪悍’而入。
  王地龙喝道:“把他给我叉出去,思过二十四小时!”
  “是——”
  “不是……”张大雕又傻眼了。
  “走!”执法弟子把张大雕反剪双手,真的叉出去了。

  “哈哈哈哈……”弟子们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其有个女生更是跳起小脚拍手叫道,“叉得好,叉得妙,叉得呱呱叫,哈哈哈哈,尽管叉……”
  什么人嘛!
  张大雕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普通人,被执法弟子死狗般叉过绿化带,引得楼楼下的弟子们探头探脑指指点点,有些更是嘲笑吹口哨,乐得前仰后合,羞得张大雕满脸通红,心说,这是去思过吗,怎么像游街啊,呐呐的,这王老头不是和老子有仇吧?
  一路,张大雕‘脚不沾地’被叉到了后山,好死不死的,思过堂居然在巨人广场正前方,依悬崖而建,远远看去,那宏伟的建筑倒有点像庙宇,里面香烟缭绕,好像供的一个医学巨人,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广场居然有数百名内门弟子在盘膝吐纳,心里又疑惑了,不是医学吗,吐纳个什么劲啊,问题是,你们吐纳吐纳呗,可老子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被人叉到了思过堂,还被全派的人围观,张大雕把王地龙的全家女性都问候了个遍。
  “进去!”执法弟子把张大雕推进挂有‘思过堂’三字的大殿内,按在蒲团,之后对一个正在打瞌睡的枯干老头道,“老人家,这个是新入门的弟子张大雕,他在授业堂藐视师尊,被王地龙师伯罚过二十四小时,还请你严厉监督!”
  “知道了,我会看着他的。”老头态度散漫地应了一声,看都没看张大雕一眼。
  这老头真够老的,根本看不出年龄,还其貌不扬,胡子拉碴,活像个看门老头,。
  张大雕抬眼打量空旷的大殿,映入眼帘的是一面斑驳的巨石,此巨石凸出于崖壁,大约七米方圆,在两米多高的地方有个神龛凹洞,呈长方形,深不过半尺。里面有十幅道人模样的刻像,每幅刻像大小不过尺许,分两排排列打坐,神情自然,刻工精美,每幅刻像下面都有两个字,分别是:打坐、降心、炼性、超界、敬性、断缘、收心、间事、真观、泰定。
  在十副壁画下面还有一首繁体诗,其曰:五千秋医学沉浮,十二纪疯狂乍现,杏林迎盛世,裂石见真唁!
  再看巨石之,矗立着一个身形飘逸,栩栩如生的老人,此人身着长衫,目光深远,好像能够看穿古今,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
  “看什么,这是祖师爷的恩师!”老头用穿着草鞋的脏脚了张大雕,用狐假虎威嘴脸喝斥道:“双手不许撑地,嘴巴不许说话,身体不许扭*动!”
  他虽没说不听话会怎样,但张大雕却知道,疯狂医学派的执法堂掌有生杀大权,你要是不信狠,大可和他们对着干。
  “是!”张大雕眼角抽搐,眼睛只得盯着地面,一动不敢动,心里却暗暗叫苦,二十四小时啊,这样跪着不动,那还不如死了舒服,这思过的惩罚原来如此歹毒,老子大意了啊!
  “很委屈是吧?”老头幸灾乐祸道,“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要收拾你,你能拒绝吗?须知,门规第一条是‘入我疯狂,生死两茫茫’你的小命攥在人家手,不服不行,唉,想当初……不说了!”他黯然长叹,还真不说了,之后挺了挺腰,死死盯着张大雕,相信,只要张大雕敢违反他的三不许,轻则出脚,重则向执法堂打小报告。
  这是个‘黑暗’的世界啊,老子忍!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大雕的膝盖都麻木了,正想开口说几句好话,听外面传来轻飘飘的脚步声,随后,有一股幽香钻入鼻孔,来人似乎在右后方跪了下来,可怪的是,她(估计是个女的)跪下之后不言不动,好像一个幽灵,而老头也没出声,甚至视而不见。
  张大雕既不敢回头也不敢出声,憋得好难受。
  咚!咚!咚……
  殿里的挂钟响了10下,已经是午十点了,张大雕暗叹气:还不到两个小时呢,要是跪到明天早,只怕人都残了。
  钟声似乎惊醒了身后的人,她轻轻地站了起来,又踩着细碎的脚步离开了,由始至终都没出声,张大雕都快哭了,好不容易有个女女作伴,可人家居然走了。
  “老子又失恋了!”张大雕恨恨不已。
  大殿依然宁静,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12点的时候,老头终于睁开眼睛。
  事实他一直盯着张大雕,可张大雕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是睁着眼睛睡觉,你说扯不扯淡?
  “我擦!这老头太强悍了,早知这样,老子该回头看看那个女的啊,亏大发了!”
  “是不是看出我在睡觉,你想搞小动作?”老头的眼神居然还很犀利,一眼看出了张大雕的想法。
  “我……可以说话了吗?”张大雕被王地龙无缘无故的发过二十四小时,吃一堑长一智,说话变得小心起来,免得遭受无妄之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