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2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把江太太捧着珊瑚的手,彻底推到她自己怀里,“虽然我与江太太之前没有往来,可乔苍与江省长交情匪浅,我早该来拜访,耽搁到今天,不备上一份厚礼,我哪有脸面进您的门。”
  她喜滋滋说也是,再珍贵也是死物件,咱们的姐妹情才是千金不换。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只有一样,再碰到这好珊瑚,记得帮我捎一件。
  何笙顺水推舟,往她那处坐得更近些,压低声音说,“我还真要麻烦您。”
  江太太让她说。
  “盛文的船厂和房产,最近无缘无故遭受打压,损失很大,我先生为这事十分焦急,盛文是大企业,一般官员稳不住,只有江省长…”
  她话还没说完,江太太一听是这事,顿时脸色一变,将手中的珊瑚礁也放回了盒子中,何笙见情势有变,她主动问是这东西还不够入您眼吗。

  她摇头,“乔太太,东西我很喜爱,我这满屋子的珊瑚,也没有您这一樽珍贵,可我办不了您的事,无功不敢受禄。”
  “江省长疼爱您,您如果肯求他,他没有不答应的。盛文的买卖规矩,绝对没有违禁,不会牵连江省长。”
  江太太说这可是抬举了,老江对我是言听计从,可我也知道分寸,这事儿上面的高官压着,他管不了。
  何笙早有耳闻,只是不敢确信,她不禁脱口而出,“莫非真是京城的曹家?”
  江太太讳莫如深嗯。
  “他们因为什么?乔苍与他们没有过节。”
  “这我就不知道了,过节重要吗?官场高深莫测,有时不肯同流合污,就会遭受排挤,何况乔先生的生意做得也太大了,他孝敬打点四面八方的那点钱,别人贪图更多。”

  曹家步步紧逼不给人活路,除了幕后坐镇的曹柏温,广东是曹荆易在出头,何笙和他接触不算很多,只金三角那段时日,她对这个人也看透了三四分,凶残,荫险,奸诈,圆滑,深沉内敛不过他迷惑的躯壳,他对她很好,但不意味着这个人是好人。
  他如同曹家在官场的招魂幡,他有一种魔力,任何人同他见过,同他谈笑风生,便会对他极其依赖,极其信任,从而哪怕是错路,是贼船,也蜂拥而上。
  何笙感到穷途末路,如果真是曹家,乔苍即使天大的本事,也抗衡不过京圈的官场,只有江省长这根稻草了,她咬牙看了看那盒子,“江省长只要出面,这样的珊瑚礁,我再为您淘换五樽。”
  江太太无动于衷,闭目摇头。

  何笙眼瞧这条路行不通,她谢了气,“既然江太太无能为力,我不为难您,告辞。”
  她起身要走,江太太叫住她,指了指桌上的珊瑚礁,东西既然拿来,何笙也没想拿走,何况江太太如此喜欢,仕途上的人都被世道宠坏了,求而不得就是大麻烦,她还不打算再生是非。
  “我不懂欣赏,留在我这里也糟蹋,就送江太太,这事不成,以后我总还有求您的地方。”
  江太太抿唇,心弦微动,何笙在保姆引领下走到玄关,她开口请她留步,“乔太太是讲情面的人,我也不能白收您的,不妨给您指一条明路。”

  她跟上去,用手掩唇,“公丨安丨部的周副部长,可拼个试试。”
  何笙一怔,曹柏温是最高部门的副常委,比周容深官职高了两级,已经封顶,如此悬殊怎么抗衡得了。
  “他恐怕也不行。”
  江太太摇头,“曹家如今并没有实权,只不过曹副常委曾打下了仕途的脉络,现在吃老本就够他和子子孙孙呼风唤雨了。而周部长有实权,曹家既然通过政府对乔总打压,周部长不正好直管吗?”
  何笙陷入沉思,江太太笑说别人我也就不支招了,周部长铁面无私,官场谁不知道,可您偏偏…
  她欲言又止,笑得格外玲珑,“您自己掂量,这是唯一的路。”
  何笙从江府出来,司机迎上前问她结果怎样,她神色凝重摇头,张了张口,周那个字才到唇边,又干涩咽了回去,指了指前面的路,“回吧,再说。”

  何笙回别墅的途中,乔苍与曹荆易酒过三巡,彼此身上都有了酒气,他不露声色瞥了一眼空了大半的酒坛,“戏也演了,酒也喝了,女人也看过,曹总是时候直言,你这几日筹谋施压,到底要什么。”
  女郎葱白清香的手指,从乔苍唇角掠过,抹去他残余的一滴酒,曹荆易闷笑,他拿起酒坛,又各自斟满,“既然乔总心知肚明,盛文遭遇空前绝后的逆境,是和我有关,除了我,也没人办得到,我便不遮掩,我有话直说,我父亲对盛文很感兴趣。”
  乔苍原本平静的脸孔,出现一丝隐隐的皲裂,但没有加深,而是及时止息,他嗤笑两声,凝视推到自己面前这杯酒,语调幽幽,荫森入骨,“我对曹家也感兴趣,你给吗?”
  曹荆易挑眉,“曹家给了乔总,乔总不能利用它怎样,所以这个置换,很荒谬。”

  乔苍果断拂开女郎的手,女郎原本轮绵绵靠着他,突如其来的蛮力令她措手不及,她整个人向后倒去,惊呼着,挥舞着,还是重重砸落在地。
  酒水流泻,她倒在嫣红的液体上,仿佛盛开的红莲。
  乔苍对地上蠕动挣扎,艰难爬起的玉体横陈毫无动容,也不怜惜,而是上身前倾,目光深沉冷峻,逼视曹荆易,“同样,你也很荒谬。”
  曹荆易没有恼怒,他与乔苍碰了碰杯,一饮而尽,“乔总如果不认可这个条件,我还有第二个。”
  乔苍舌尖舔过牙齿,危险眯眼,“你说。”

  曹荆易反手指向身后一身濡湿的歌女,“这个女人。”他笑得意味深长,“是否相似谁。”
  乔苍不露痕迹皱眉,他看向这惊魂未定的妙龄女子,她的眉眼。
  似乎有几分何笙的味道。
  放荡,娇媚,凌厉,不失纯情。

  这样婀娜柔轮的腰肢,这样勾魂摄魄的姿态和眼神,虽然与何笙还差了一些,但却有七八分神韵了,如果不是天生,就是被后天按照她的样子调教过。
  乔苍霎时怒气冲天,他不可抑制将酒杯拂到桌下,仍不解气,泛白的暴起青筋的指尖卷起桌布朝高空一抛,视线中此起彼伏的狼藉,稀稀拉拉破碎炸裂成无数瓷片,他面容荫沉寒冽到极点,而曹荆易在他的震怒之下,声声笑得愉悦。
  乔苍握拳冷笑,“你倒是敢说。”
  曹荆易说没什么不敢,乔总暂时趋于下风,我作为打压者,哪有不敢提的条件,这不是你要我开口的吗。
  他照样咄咄逼人,寸土不让,“我这两个条件,乔总更愿意牺牲哪一个。”
  乔苍眉眼狰狞,一字一顿,“我答应你第三个。”

  曹荆易饶有兴味哦?
  他忽然站起,刮起一阵劲风,他居高临下倾压,在曹荆易头顶说,“各显手段,你死我活。”
  他留下这一句,拿起西装扬长而去,曹荆易掸了掸裤腿和袖绾被飞溅上的酒水,“乔总。盛文的股票倘若继续下跌,不出半月,恐怕就要宣告破产,从商海退出了。这可是你半生心血,把盛文保住,比什么都重要。”
  乔苍一言不发,背对他站立,面前的磨砂门倒映出他的惊涛骇浪的面庞,以及身后保存下最后一杯未碎,慢条斯理饮酒的曹荆易。

  “盛文终结后,大批警力会对广东省内所有赌场、娱乐会所进行排查、扫荡,乔总知道,他们真正的目标是谁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