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2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郎嗓音如悦耳铜铃,敲击心上春光荡漾,“久仰乔总大名,今日一见。”
  她停了停,晶莹剔透的唇往他耳畔凑,“一见你,我都分不清自己流出的哪些是水,哪些是酒了。”
  乔苍被她直白的挑逗嗜笑,他指了指旁边空椅子,示意她坐在上面,女郎不太情愿,又不敢违背,只得留下一条细弱长腿缠住他,臀部挪过去,于是双腿分开春色乍谢,很快椅上湿了一片,猩红液体相比桶中的颜色有些浅淡,大抵融合了白水稀释,还真是尤物,只是贴上男人身体,就可以这样Y`in 靡。
  “曹总这是什么意思。”

  曹荆易一本正经说,“好酒,好天气,好景色,唯独缺美人,也没有味道。”
  乔苍故作恍然,他手指在女郎的下巴勾了勾,挑眉笑,“现下味道齐了,我和曹总一醉方休。”
  与此同时何笙正在别墅内把玩一樽紫色珊瑚礁,她托举过眉眼,逆着阳光观赏,中午宝姐的司机将这东西送来,装在半人高的冰棺内,打开后寒气扑面,她以为就是质地花纹好看些的普通珊瑚礁,没想到竟然是世所罕见的紫珊瑚,早就在市面上绝迹了,常年出海打渔的人都难得捞上。
  保姆拿着一盒首饰下楼,走到她面前打开,“夫人,您吩咐挑选的顶级南珠,还有特级翡翠,我也不认得,您看是这些吗?”
  何笙瞥了一眼,“回来等司机来拿冰棺时,把这个给他捎上,还宝姐的情,我总不能让她亏太多。”
  保姆将首饰盒放在棺椁盖上,正巧紫珊瑚被窗外的阳光笼罩,散发出灼烈的彩色,她惊讶说,“夫人要的原来是这个。这不是海里的植物吗,也不贵重啊。”
  何笙说它若不贵重,南珠更算不得什么,珍珠好歹还买得到,珊瑚礁已无价无市了。
  她愈看愈觉得这东西真好,深海紫珊瑚表层附着的磨砂越是粗糙,厚实,越是珍品,“广东官场的一把手江省长,他的续弦夫人是情妇上位,心思毒辣得很,把他原配老婆活活气死在医院,连尸体都是娘家收的。这位江太太很能做丈夫的主,而她非常喜欢珊瑚。甚至到了因爱成痴的地步,尤其最喜欢奇形怪状五花八门的。玩珍宝的行家,都懂得猎奇的道理。”
  保姆恍然大悟,“您推了傍晚马太太的邀约,是想去给江夫人送礼。”
  何笙淡淡嗯,她把珊瑚放置在礼盒中,系好丝带,“告诉司机备车,赶在太阳落山江省长下班前,往江府走一趟。”
  何笙清楚乔苍不便见江省长,这些高官事儿办不办得成先放在一旁,狮子大开口什么都敢要,男人在场面上搞不定的事,女眷使点旁门左道,也许还有些希望。

  不过这一次事态严重,她也只是三成把握。
  车停泊在干部大院门外,何笙探头瞧了瞧,一排排院落相距数米,横列有六栋,房子都有些陈旧,不过气派很足,门口站岗的警卫正与一辆车交涉,她推门走下,司机拎着盒子跟在身后,警卫看到她立刻抬起一只手,示意停止盘查,她用丝绢遮脸,轻咳了声,司机走过去和对方说了句什么,警卫微微一怔,点头放行。
  江府在第一排第一栋最恢宏的庄园,住所由政府直供,卸任再搬离,根据官员级别和资历排号,江省长在广东是第一把交椅,自然住在得天独厚的位置。
  司机上前叩门,大约半分钟,里面传出回应,保姆推开落地窗,往庭院这边小跑,她隔着铁栅栏蹙眉打量,见来人眼生,有些疑惑问,“您是?”
  司机介绍说这是我们太太。
  保姆哦,“不知太太夫家姓什么?”
  何笙说乔。

  她恍然大悟,恭敬鞠躬,“原来是乔太太光临,恕我眼拙。”
  她将门栓抽离,请何笙进入,“省长在市委开会,大约晚上才能回。”
  “无妨,我是来拜会省长夫人,不会冒昧吧。”
  “哪里的话,夫人待着也无聊,如果和乔太太投缘,还得麻烦您常来坐坐。”
  何笙从司机手中接过礼盒,跟随保姆进客厅,她让稍后,上楼请夫人下来。
  保姆离开片刻,身穿旗袍的江太太出现在楼口,她很热情,站定打量何笙几秒,便快步走下,招呼她坐,“乔太太,这四月份的春风报喜,把您吹来了。”
  何笙听她第一句话,就猜测这是一个口蜜腹剑的厉害女人,自来熟,又能说会道,而且眼色津明,她颔首说叨扰夫人休息,我也是唐突。
  “怎么会呢,我们也见过,只是没有说上话而已,我还怕老江不在,是谁打着你的幌子来送礼行贿,这不才为了看仔细怠慢你一会子,可不要怪罪我呀。”
  聪慧又虚伪的女人,最难斗。
  何笙笑说,“江省长两袖清风,是官场楷模,怪不得广东的经济蒸蒸日上,有这位呕心沥血兢兢业业的好官,想不出色都难。”

  江太太笑得合不拢嘴,“乔太太的伶牙俐齿名不虚传呀。”
  她吩咐保姆拿些茶点和水果,她随手捏起一颗樱桃,问来得仓促是不是有事。
  何笙说,“江太太跟在江省长身边一定见多识广,我最近得到一件好东西,您能帮我上眼吗?”
  江太太很爽快,让她拿出瞧瞧。
  等何笙把珊瑚礁从盒子内捧出,她顿时目光明亮,喜形于色,何笙装作没察觉,她说珊瑚礁一般人不懂,我得找个行家,省得被骗了。
  江太太指了指露台,一处小型喷泉内放着十几樽五颜六色的珊瑚,“我最喜欢这个,你问我还真问对了人。”

  何笙露出一副遇见知己的惊喜,“原来江太太喜欢,我说呢,怎么来找您的念头这么强烈,敢情这东西嫌我外行,非要跑到您的地盘上,那我还强留不得了,你帮我瞧瞧,我长了见识,就送您当学费了。”
  江太太不可置信,“这…”
  她目光在珊瑚上梭巡,爱极了的样子,更实在说不出口拒绝的话,何笙清楚有门道,立刻趁热打铁,“我看那池子里,蓝色,绿色,灰色,白色,这些珊瑚礁都不值钱,我送您的这一款,四大洋也找不出几个。您看成色就知道了。”
  何笙将珊瑚礁紧挨底部的一簇绒毛石扒开,“津雕细琢过的,也未必有这样津致,何况它是天然的,这可就稀奇了,您用来收藏还是送人,或者出手售卖,面子和钱财,哪个都亏不了。”
  江太太眼睛愈发明亮,她伸手小心翼翼接过,抚摸时都不敢用力,生怕破损,“哟,通透极了,手感也好,像长了一层砂石。”
  她翻来覆去打量,忽然在珊瑚礁中间的凹槽内,摸到了硬石,她仔细瞧顿时怔住,“这怎么还有一块红玉?”
  何笙笑眯眯说,“这就是它稀罕之处,从海底打捞上来时,就衔玉而生。是大吉的兆头,我花费百万金才买下,否则早流通到欧洲去了,人家还不眼巴巴当国宝啊!”

  江太太听到这么稀罕更加爱不释手,“乔太太怎么如此客气,这么好的东西不自己留着,还来送我,我怎么能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