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5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低下头把两片干渴的嘴唇 , 印在啊蕊两片诱人的小唇上 , 亲吻着她唇上的香味 , 肆意的去掠夺者 , 去享受着。
  “嗯!”啊蕊双手紧紧环抱着我,偶尔发出轻微的抗拒。
  啊蕊短时间便发出热情的回应,我知道 , 她现在跟我一样,紧张,兴奋,但是又为前途未卜的未来而害怕。
  我偷偷把手入侵到她衣外上,除了一块布料外,还有一层厚厚的阻碍,双手像是攀登一样,去攀附那巨大的山峰,然而当双手用力的去掌握那一切时 , 却发现一切都是虚无,她并没有那么够料。
  “嗯!”啊蕊张开眼睛望了我一眼后,再次羞怯的把眼睛闭上。
  我看着啊蕊露出羞怯娇憨的神态,望着我欲言又止的 , 胸前的高山在颤抖着,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呼吸 , 都变得急促了。
  啊蕊把脸倚靠在我的胸肌上,我的手指移到啊蕊上衣的钮扣上,把第一个钮扣解开 , 接着马上拉开衣领 , 将她往床上一推,她看着,脸色羞红 , 我咽了口唾沫。
  慢慢的爬上去 , 去享受男人的快乐 , 去跟一起来宣泄此刻的内心的害怕 , 恐惧与期待。

  像压迫我们的命运发起进攻的号角!
  夜幕降临 , 啊蕊躺在我的肚子上,头发在我身上扎的很痒,我呼吸着,感受着还活着的快感。
  过了很久 , 她才爬起来,从我的口袋里拿出来一包烟 , 但是里面只有一根了,她说:“你抽了。”
  我点了点头 , 她抽出来最后一根烟 , 放在嘴里点着了 , 抽了起来,过了一会,她把烟塞进我嘴里,我抽了一口 , 她看着我,说:“我想在这里读书,你可以帮我解决户籍的问题吗?”
  我看着她 , 我不知道 , 我说:“尽量吧 , 其实 , 你向往的东西,有时候只是一个谎言,看着美好 , 其实,什么都不是。”
  她把我嘴里的烟拿走,她说:“一条线,两个世界,如果你生活在对面的边境,你就能感受到我的愿望多么美好了。”
  听到她的话,我就坐起来穿上衣服,我看着她,我说:“你穿这身衣服挺好看的。”
  她嗯了一声 , 似乎不关心这些,我捏着她的嘴巴,在她的唇上掠夺了一番,然后说:“你会融入这里的。”

  我说完 , 就出了门,看着已经黑暗下来的天空,我叹了口气 , 今天晚上,我可能要被打了,而且 , 挨的十足的一顿。
  在昆明国庆路 , 我没有办法对付程英,因为那里是他的地盘,景颇人以狠辣闻名 , 在他的地盘动他 , 那他不是找死?所以 , 我需要他离开昆明。
  程英这样的人 , 想要他离开昆明 , 很难,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相信 , 我的办法会让他乖乖的离开昆明的,但是 , 免不了要挨一顿。
  我舔着嘴唇,拿着电话 , 给樊姐打电话 , 电话通了 , 我说:“喂,樊姐,你不是要我立投名状吗?我决定了,我干。”
  “阿斌 , 怎么决定的这么突然?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听说你被学校开除了?有什么麻烦来找我,我帮你摆平。”樊姐认真的说。
  我看着天空 , 心里后悔的感觉很浓 , 樊姐人是不错 , 如果那时候 , 我听她的,跟他混,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麻烦。

  我说:“是的 , 很突然,我也很突然,被人摆了一道,但是,不重要了,都被开除了,你说了要帮我的,算数吗?”
  “我樊姐说话算数,你要我怎么帮你?”樊姐问我。
  我说:“去瑞丽,剩下的 , 到时候再说。”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对付程英这件事,樊姐也会觉得棘手 , 她也不愿意跟程英挑明了打,那就学学程英自己的手段吧,悄悄的杀了他 , 丢到盈江里面去。
  这样,谁都找不到他!

  我没有看不起啊蕊的意思,这世界,蝇营狗苟,我也比她好不到那去 , 但是,我不能娶她……
  我前往景星街,来到赌石坊 , 我看到我三叔跟二叔,都靠在车上,我三叔说:“阿斌,你来了?”
  我点了点头 , 我说:“今天晚上 ,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插手。”
  听到我的话,我三叔就说:“那一定的 , 你这么聪明 , 一定有你的计划。”

  “阿斌 , 你要小心点 , 实在不行 , 咱们就报警。”二叔严肃的说。
  我看着赌石坊的大门,我说:“二叔,不用了,他们管不了我一辈子 , 人,还是靠自己的好。”
  我说完 , 就朝着赌石坊走,到了赌石坊 , 看到我的人 , 都朝着我走过来 , 跟我说话,那几个切石头的小哥都很高兴,问我什么时候跟他们红包,又问我今天要不要玩之类的。
  我欠他们不少红包 , 每次赌石赢了,该给的红包我都没有给 , 因为我三叔不给 , 他说给他们红包有卵用?还不如拿去喝酒呢 , 所以就没给。
  “去去去 , 滚一边去。”我三叔不高兴的说着,把那些切石头的小哥给赶走。
  我们朝着楼上去,我看到程英的车了 , 他早就来了,在楼上坐着呢,看到我来了,何老板就过来,笑着说:“老弟,你来了,你可是财神爷啊,每次你来,我都能赚一笔 , 不过跟你比,都是小赚,今天还玩吗?”
  我看着程英,点了点头,我说:“你带了多少钱?”

  程英说:“四十万……”
  “老板,把好料子拿出来。”我说。
  何老板听着有点意外 , 但是很快就说:“老弟,我最近从缅甸买了不少料子,上次开垮了两块 , 一直没敢赌,你给看看。”
  他说着,就把保险柜打开 , 我看着他从保险柜里拿出来几块石头 , 有大有小,程英坐在椅子,他没有过来看 , 因为他也看不懂 , 他什么都不听我的 , 对于赌石 , 他倒是听我的 , 我赌石的时候,他一个字都不说,看着就行了。
  也正是因为他不懂,所以 , 我才好下手。

  我看着料子,拿起来一块 , 我三叔也蹲下来,说:“这料子不错啊 , 这块 , 开窗的 , 大马坎的,这料子,看着真诱人,阿斌你看这窗口 , 多诱人,冰糯的底子 , 晶体略细 , 水头略好 , 石性光偏玻璃光 , 雾层色感略均匀,套用雾层,俏色巧雕 , 整体利用,配合好工艺,好创意,可以挑战十万的料子啊。”
  我看着这块大马坎的料子,确实非常,没有打水,就感觉到了润色了,大马坎的料子冰种的并不多,因为色重 , 翡翠就是这样,他越透明,色就越淡,你色越淡 , 他就越不透明,只有那种极品的料子才会色好种好,这块就是种好的料子。
  何老板听到我三叔的话 , 就很开心,说:“这块料子是我二十万拿下的,我要赌的就是他能出个满料 , 我能赚个对半 , 老弟,这块玩玩吗?”
  这块料子好赌,大马坎的料子没什么讲究,已经开窗了 , 底色都好 , 所以赢的面很大 , 所以 , 我就不赌这块料子 , 我说:“料子的体积并不大,并且局部纹裂较为复杂,并且雾层色感深入的几率较小,取其精华出随型吊坠 , 倒是可能,但是赢个对半 , 很难,我不赌这块。”
  听到我的话 , 何老板有点意外 , 他皱起了眉头 , 又仔细的看着料子,我三叔也啧了一声,但是没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