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1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向荣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是有人不甘寂寞,想要借着纪委的台子,唱一出瞒天过海了。可怜那个花瓶,还当自己是个主角,高兴的描眉搽粉,不亦乐乎。”

  于向荣这么一说,富春生就紧张了起来。不用问了,于向荣口中的“有人”一定是县委副书记严肃了。
  若说大河县里,还有一个人让富春生害怕的,那个人就是严肃了。严肃这个人,人如其名,做什么事情都严肃认真。又因为一直主管着纪委工作,掌握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机密材料。
  严肃做事,狠准毒。他不出手则以,只要一出手,没有不中的。而且每次的后果都相当严重,场面也极其的血腥。所以富春生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斩草除根,寸草不留。”这么样的一个人,硬生生的蛰伏在副书记的位子上三四年,也是该搞出点动静的时候了。
  富春生沉默了一会道:“大河需要发展,大河需要稳定。可不能因为一些阴谋家的个人利益就断送了大好的发展机会啊。所以,我恳请书记和我联起手来,共同度过难关。”
  这个提议老于自然是不能拒绝的。若是大河县的县长在这个时候栽倒了,那么县改市的计划肯定是泡汤了,他于向荣的市委书记梦想也就由此断送了。更重要的是,不仅是这个虚名,他那市委常委的职务,只怕也会鸡飞蛋打黄粱梦断。
  富春生和于向荣达成了一致,但是陆清明的事情却并没有水落石出。大河县上下被富春生掘地三尺,这才在第五天找出了陆清明的下落。
  陆清明一落入罗璇的手中,就被他们关在了省里的一个据点。梁鑫建议罗璇,为了尽快的树立纪委的威信,不受干扰的完成这次调查,最好是大家都不和外界联系。
  罗璇采纳了他的建议,并严令诸人不可外出,不可与大河县联系,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她自己。若不是罗璇赶着参加县常委会议,还不知道于向荣和富春生满世界的找她。
  伤痕累累的陆清明在富春生的面前信誓旦旦的说,除了乔光头的事情,他半个字都没多说。
  即便是陆清明将自己的真心都掏了出来,富春生依然不置可否。他对陆清明道:“老陆,你的事情上,我已经尽力了。我能做的是,让你免于刑事处罚,不进监狱不坐大牢。所以你自己造的孽,还是要你自己来抗的。”

  富春生的意思很明确,不管出了什么问题,都要你自己去抗,不要乱攀乱咬。攀咬不是出路,默认才是硬道理。
  这个道理有的人懂,有的人不懂。有的人善于根据形势,灵活变通的处理问题,有的人却看不清局势一心想把雪球滚大,妄想借机脱身。
  一个雪球会让人滑倒,摔的痛了,就想拉别人下水,让每个人都摔上那么一跤。可是搞大了局势,搞出了雪崩,那就大家都没活路了。
  陆清明是个灵活的人,油滑的人。这样的人一旦遇到事情很少意志坚定,坚持到底。所以富春生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他。
  对于这样的提醒,富春生自己也觉得很没底气,毕竟这话是在五天之后说的,而不是五天之前。五天可不是个短时间,足足有一百二十个小时。乔帮主五分钟就搞定了陆清明,陆清明若是抗不住纪委,需要几个小时呢?
  也许真的是陆清明抗住了梁鑫的严刑拷打,在处理完陆清明之后,大河县纪委居然波澜不惊,风平浪静。仿若那神秘的五天,只是在陆清明的口中挤出了一个屁一般,纪委还没来得及展开调查,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同样消散而去的还有陆清明,在富春生的保护下,于向荣网开一面,让他清退了欠款,提前告老还乡回家种地去了。

  从陆清明的身上我们能看的出来,人生就是那么奇妙。陆清明因为娶了慧于言敏于行的文慧敏,从而一帆风顺,平步青云。可是也同样是因为这个口无遮拦,心不存善的女人,而黯然下野,痛失
  多年恩情一朝断,半世荣华随风逝。时至今日,陆清明是否会后悔,当初的横刀夺爱,是否会缅怀那个为了他的前程而惨遭他抛弃的前任呢?
  这些事情县委县政府大院里的人们是不关心的,他们关心的是,谁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踩着陆清明的“政治尸体”,向前一步,才是王道。
  没有了陆清明,富春生如失去了左右手一般,险些失去了行动能力。这让如履薄冰的胡丽丽被骂了个狗血喷头。如此一来,也让胡丽丽越发看清了眼前的局势,单是凭着她那银行家的老公,是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
  果不其然,过了几天,富春生就提出了这个问题,他说道:“老陆走了,胡丽丽又不堪大用,大家议一议吧,选个合适的府办主任吧。”
  富春生话音一落,陈九江就破天荒的打了头炮,他笑着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我这里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说出来供大家参考一下。我在河西的时候,有个老搭档,就是现在的河西乡丨党丨委书记富美丽。这个人做事稳重,勤劳肯干。尤其是那一肚子的墨水,让我这上过大学的人都自叹不如。所以我就举贤不避亲,大力推荐富美丽同志。”

  陈九江这话说的几位副县长直翻白眼,你还举贤不避亲呢,人家富美丽是县长富春生大人的亲侄女好不好啊。你这让我们怎么说话呢?
  就连富春生的最大反对者何志章也傻眼了,这事办的,我和富美丽可是老相识啊。若是我张嘴反对,上不了她的床还是小事,只怕还会被她追到家中闹个天翻地覆呢。
  何志章不说话了,就连富春生也沉默不言了。他见没人反对,只得自己出面说道:“这个不好吧,毕竟我是富美丽同志的叔父,难免会招来一些闲话。”
  家天下可是咱们党忌讳的呀。万一别人抓住这个事情,到处煽风点火说我老富大搞裙带关系,那可怎么办呢?
  陈九江一见富春生犹犹豫豫的样子,就知道有门了。于是立刻接过话头说道:“富美丽同志虽然是你的侄女,可也是党的干部。作为党的一块砖,为了党的事业,自然是哪里需要哪里搬。再者说了,人家富美丽本身就是丨党丨委书记,实实在在的正科级。就任府办主任,又不是提拔,只是平调。所以这里可不存在什么假公济私,任人唯亲。”
  富春生说,既然如此,那就定她吧。报告打到了于向荣的面前,于向荣对此也很满意。当然他的满意和富春生不一样,他满意的是富美丽让出了位子,小眼镜徐世英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当上河西乡的一把手了。
  关于乡长的人选,富春生承了陈九江的情,就点了王海洋的名。王海洋一直是陈九江的死忠,跟在陈九江的身后负责大棚蔬菜。当初于向荣倡导搞大棚的时候,他找专家,进省城,可出过不少的风头。
  日期:2018-04-03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