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1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种的表现都说明,大河县的羊群里,进了一匹披着羊皮的狼。可是这是真的吗?于向荣心里没底。但是直觉告诉他,一定要小心这个人,这个人绝不是个老实的好孩子。这面拿了三好学生的奖状,那面就能啐上四五块玻璃。
  罗璇可没有于向荣的高瞻远瞩,难得于向荣没有批评她,她得了于向荣的命令,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玉州机场,当着富春生的面,抓走了陆清明。
  罗璇的高调惊呆了富春生,也吓坏了富春生。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叫做皇帝不能离开龙椅。老子刚离开了大河几天,你们就双规了陆清明,这是要干什么,是要翻天吗?
  富春生理解错了,大河的天从来都不是他富春生的,那是人家于向荣的。于向荣让他变,他就得变,于向荣让他不变,他就不会变。
  天不是富春生的,但是陆清明却是他最忠诚的手下。不说别的,单是他将香港之行汇报一遍,富春生的龙椅就坐不稳当。
  这下老富惶恐了,惶恐的老富刚踏进县政府的大楼,陈九江就迎了上来。不待富春生动问,陈九江就将举报信递到了他的手中。
  富春生整整抽完了两颗烟,才将举报材料看完。老富扬了扬手中的材料道:“这事是胡丽丽干的?”
  陈九江斟酌了一下说道:“名字是写着她,可是我感觉不像。若真的是她,也不会闹得尽人皆知。”
  富春生道:“这倒也是。可是这个写信人要干什么呢?”
  这是富春生最想知道的。写举报信的人,是因为陆清明得罪了他,泄私报复,还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呢。
  可是无论他的本意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抓了陆清明,必然会扯出他富春生来。因为按照富春生的见识,所有的领导都像是黑夜里的蜘蛛一样。他那爪子下面连着的网,可是条条都能扯到蜘蛛的蛋。
  陈九江道:“这个很难说。不过据纪委那面传过来的消息说,乔光头是招了。不但如此,还给纪委一合录音磁带。想来老陆在这件事情上是说不清楚了。”
  陈九江将知道的情况都如实的汇报给了富春生。他也只能说这么些了。至于富春生怎么想,将会怎么做,那可不归他管,更用不着他的建议。

  人家富春生是一把手县长,高瞻远瞩不说,就是手中掌握的资源信息也不是他能企及的。所以富春生的想法必然更加的全面。
  富春生是在想呢,他心里清楚,不是所有犯错了的干部都会被双规,即便是收了那么两万块钱。双规说明什么,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也说明了组织的意图——至少表示一部分主要领导的意图。
  于是乎问题又来了,双规陆清明是花瓶美女罗璇同志的意图,还是于向荣的意思。亦或者是一部分躁动不安的同志呢?总之,表象告诉我们,有人在行动,意图很朦胧。
  陈九江走了之后,秘书就来告诉富春生,门外排满了汇报的人。富春生说,告诉他们,老子一路车马劳顿,先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让他们都回去吧。
  秘书如此一说,门口的人都识趣的散了,独独留下了满面悲戚的胡丽丽。胡丽丽拉着秘书的胳膊说:“秘书哥,我是冤枉的,陆主任的事情真不是我干的呀。求你让我进去汇报一下吧。”

  秘书摆了摆手道:“县长正烦着呢,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不要触了他的霉头,平白的受了罪。”
  秘书说的对,现在是什么时候,正是富春生心中熊熊大火烧的最猛烈的时候。如果此刻胡丽丽飞蛾扑火勇往直前的话,指定会被烧成灰烬。
  秘书的话刚说完,胡丽丽还没来得及反映,富春生就从办公室里推门出来了。他的眼睛只在胡丽丽的身上瞟了一下就移了开来。
  富春生不说话,甩着膀子下楼去了。秘书一见立刻就锁上门,跟了出去。丢下了满心惶恐的胡丽丽在那里胡思乱想。
  陈九江回到办公室就紧张的思考起了县里的形式。很明显,陆清明出事,根子不在于向荣那里。于向荣更不会笨到利用陆清明向富春生宣战。
  会不会是纪委书记书记罗璇呢?看她的样子也只不过是个拿刀的手,她连她手下纪委副书记都没搞明白呢,哪有能力去搞别人。那么是谁想要搞陆清明呢,搞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但是不管人家目的是什么,只要动了手,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只是不知道最后是打碎了蛋,还是扯出头。
  陈九江分析来,分析去,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是有人不想陆清明顺顺利利的当上副县长。所以才出此下策,借机将他扳倒。那么这个人是谁呢?是陆清明曾经的仇人,还是现在的竞争对手呢。

  在这方面陈九江更倾向于后者,或许是因为陆清明挡住了别人的路,走的太过顺当,太过自我,所以就有人将他告到了纪委。
  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想要借着陆清明的人头,搬下富春生的椅子。如此一来,陆清明一定是一个绝佳的突破口。只要纪委那面使点劲,弄个陆清明个一腚屎是没有问题。
  老师教育我们,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真的有这么一个人的话,这个人一定能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可是这个人是谁呢?
  陈九江掂量了一下县里的情况,不觉就产生了一丝困惑。县里面能够染指县长那个宝座的人,就那么几个。现在关晓乐倒下了,何志章资格不够,威望不足。

  政法委的龚书记,他的资格倒是足够,只是他自己的位子都不稳固,想要更上一层楼,实在是太难。
  那么剩下的人里,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县委副书记严肃。严肃是老资格的县委副书记了,平时一直都很低调。他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出手呢?
  陈九江觉得这个事情难说的很,官场中人,哪一个不是扮猪吃老虎的老狐狸呢。他们心里的算盘只有自己才打的清楚。尤其是严肃这样的人,即便是在市里也是挂了号的人物,一旦遇见个风吹草动,立刻就会水涨船高。
  既然摸不透,按照陈九江的思维模式,那就要往最坏的地方想。最坏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严肃把握住了机会,给了富春生致命的一击。若真是如此的话,大河县立刻就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在这种关键时刻,是坐山观虎斗,还是捋起袖子,赤臂上阵呢。陈九江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富春生亲自去了于向荣的办公室,两个人关起了门,商谈起了陆清明的事。
  富春生满面阴云的说道:“于书记,咱们不是说好了的吗?给陆清明一次机会,怎么突然之间风雨陡变,机会变成了坠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