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6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古今方士们为了延缓这个过程,便去钻研自然现象,从中总结出经久不衰的规律道理来延续自身的寿命。这样的方术其实就是对自然科学现象的利用和总结罢了。

  既然枯木可以逢春,那人为什么不能返老还童?
  清代冯巨源任赤城教谕时,说赤城山中有一老翁,相传是元代人。他去拜见,称他为仙人。老翁说:“我不是神仙,只是懂些吐纳导引之术,才得以不死。”巨源询问他的方术,老翁说:“不外乎《丹经》,但并不完全依靠《丹经》,其中分寸极为微妙,假如没有口诀真传,只依法运用,就像靠棋谱对弈,是必败无疑的;如同拘泥于药方治病,病人必会危险。
  又言道:“其中缓急先后,稍一失调,或者郁结成毒疮,或者凝滞为痉挛,甚至会精气紊乱,神不守舍,以至疯癫。这就不仅仅是无益的问题了。”
  巨源又问:“容成、彭祖的方术,可以延年益寿吗?”
  老翁道:“那是邪道,不得其法的人修炼,祸患立时及身。得其法的,也仅能使人更强壮些。强壮到极点,必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大祸患。就如逆天悖理地聚敛钱财,尽管能迅速致富,但最终绝无安享长久的。您不要为此所迷惑。”
  巨源又问:“服食丹药的办法怎么样呢?”
  老翁说:“丹药是用来治疗疾病调补气血的,并非是用来养生的。方士们用以服食的,不过是些草木金石。草木不能不腐朽,金石不能不销熔。它们尚且不能长存,又怎能借助它们的余气而长存呢?”

  巨源最后问:“成仙的人果真能不死吗?”
  老翁笑说:“世间何来真神仙,生必有死,这是万物的常理。修炼精气而得以保存生命,是逆向控制死亡的办法。控制不松懈,那么精气就凝聚,精神也就凝聚;控制一旦松懈,那么精气就会消散,精神也就消散了。神气消散,人也就死了。就像有钱人家,勤俭便会长久富裕,不勤俭便会逐渐贫困。”
  景州的戈鲁斋为纪晓岚讲了这事,称那老翁话都很实在,绝非一般江湖方士们的迷惑之词。
  唐武周年间,流鬼国使臣敬献短面大罴的熊胆精魄,宫中术士据此钻研出奇效药方,令得则天女皇帝在八十岁时生出新牙来,身体机能如枯木逢春,可谓返老还童了。
  白云堂传承了这种方术,却因为熊胆精魄难得,历代传承者只是有方无料没办法实验,直至白无瑕手中,忽然得李牧野赠予的熊胆精魄,于是便着手炼药。
  丹药炼成,不知药效如何。白无瑕根据方中药性推断,此药至少无害,便决定亲身试药。结果服下以后便开始缩骨收筋,升华羽化,最后就成了个六七岁的孩子模样。在这个过程中,她身上发生的变化被伪装卧底的风间啸发现,于是便联络了额各方抓住机会发起了对白云堂的突袭。
  玲珑域被攻克,白无瑕早知道风间啸的身份,一直隐忍不发,本来是想留着这条线索做一场大局,将逍遥阁打落尘埃的,却没想到因为这场异变打乱了布局,眼看着自己实力日渐衰退,只好故意露出破绽来引诱风间啸出手,这才伤了对方一双眼睛后逃出玲珑域,却不料一场恶战后更加剧了这种异变,在意外落到皇权同盟的佣兵手里时,白无瑕已经蜕化成了个六七岁孩子模样。

  她有逆向药效恢复实力的办法,但这需要时间。白无瑕想要恢复甚至超越鼎盛时期的水准,至少也要等到天葵至,收赤龙后,身体全面发育到成熟少女的样子才可以。
  风间啸和文雕龙之流都是文榜名列前茅的顶尖方士,岂能容她恢复后重整旗鼓报复?另一方面,发生在白无瑕身上的变化其实也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和嫉妒,对这些大方士而言,破解白无瑕身上发生的现象可谓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大诱惑。
  白无瑕将过往和盘托出。
  李牧野不禁问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实力?”
  不确定,长则三年,短则几个月也说不定。
  “在这之前都不能说话?”
  是的。
  “远水解不了近渴。”李牧野叹道:“看来是不能指望你恢复实力来赶走王霸了。”
  就算恢复了,现有条件下我也不是他的对手,除非能拿回我以往用来对敌的几样宝物。他的功夫那么高,我总不能指望掐诀念咒把他打倒吧?
  “我这里有几样不入流的小玩意,你先拿去对付着用吧。”李牧野将多日不用的特工腕表和麻丨醉丨针戒指交给她,最后犹豫了一下后,又把袖珍手枪给了她两把。
  李牧野,你对我太好了,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不是你亲爸爸吗?”李牧野调侃道。
  嘻嘻,我想起以前治好过一个女病人,她老公是个当大官的,私下里在家就喜欢叫老公做亲爸爸玩儿。
  “打住。”李牧野道:“现在没心情跟你扯这个闲篇儿,你还是用你丰富的江湖经验帮我分析一下眼前的局势吧,咱们现在走到绝地来了,几百公里内都是没有人烟的流沙带,你看这周围的黑石头,我怎么看都像是被沙子埋了的山峰。”

  我又不懂地理,才懒得操这份心呢,反正你带我去哪里就跟你去哪里,就算真走不出去了,跟你一起死在这里也不错。
  “你乐意,野哥我可不乐意。”李牧野故意用力把她往上托了托,没好气道:“我北美还有个女人怀了孩子等着我呢,还有我姐姐也没找到,我得活下去!”
  举目四望,只见四周围到处是荒凉无垠的景致,天色渐暗,西北风吹起,更增几分凄凉惶恐意境。沿途所见,经常看到动物人畜的白骨被风沙侵蚀的干干净净,一想到也许过不了多久,自己很可能与之为伍,不由愤恨懊恼道:“早知道这鬼地方这么难走,宁肯跟王霸轰轰烈烈决一死战也强过了窝囊的死在这鬼地方。”
  王霸不一定会杀你,也许会留着你的命用来要挟李中华。
  “他也没说要杀你。”李牧野认可了白无瑕的身份后,在心理上有一种释怀的感觉,以平等口吻说道:“说不定他也想在你身上得到些什么。”
  我若落在他手里,必定会被他当做接任逍遥阁新阁主的筹码送给风间啸那魔鬼,那老魔头说不定会活吃了我,李牧野,你希望我身上发生这样的事吗?
  “我希望自己从来没遇到过你。”李牧野找了块石头一屁股坐下,道:“现在还说这些没营养的屁话有意义吗?”
  我是女人嘛,关注点当然跟你是有区别的。
  “我他吗也想是女人。”李牧野打开背囊,让她出来活动活动手脚,指着她有点短了的裤子说道:“你这个子长的够快的,一般十二三岁的女孩子都没你高了,之前你说来了天葵收勒赤龙以后就可以恢复以往实力,照这个成长速度,我看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自保了。”
  还早呢,只是个子长得快了点。白无瑕赔了个浅浅的笑颜,用手指在沙子上写道:你就那么盼着我快些恢复,然后好赶我走是吗?
  日期:2018-04-0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