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1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当初佟雪跟我商量好了一起说谎之后,我们在彼此父母心里,就已经走上了一条纠缠不清的路且这条路已经在四位老人心里根深蒂固。
  原本想着,在佟雪回家乡的时候我们再坦诚的,只可惜,事实不会顺遂人意,一桩桩事情接踵而至,早就让我无暇去想那些事情。
  而今,姥姥也要走了。
  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离开了卓玛。
  在他们眼里,我这个新到任的总监可有可无,在沐青的眼里,我又像一个不知轻重的跳梁小丑,非要硬碰硬的挑战下与她之间的赌约。
  现在好了,我已经没有了处理那些事情的心思,我只想尽快找到佟雪,然后带着她回到家乡,去看姥姥最后一眼,永恒的最后一眼。
  我的心里很难过,但我不得不坚强起来。

  四九城中,没有一个能够包容我难过的角落,喧哗的街道,繁荣的商业区,那间失去了生气的出租屋,都不是我的容身之所。
  我终于发现,原来我什么都拥有,也什么都没有。
  我既想找个人来陪着,可张瑶又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处理一个男人最为悲哀无助的时候,大抵就是我正经历着的此刻。
  站在国贸街头的十字路口,仿佛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

  我突然感觉自己很疲惫,也是这种疲惫,让我想到了放弃。
  放弃跟沐青的赌注,放弃刚刚拾起不久的野心,放弃感受北京城的繁华,放弃那些说出口的诺言只是,放弃之后呢?
  我真的会甘愿当一个一事无成,平凡到了平庸地步的废人么?
  谁能来给我答案?

  没有人。
  我自己更不会有那个答案。
  别人的人生,都在进行着推倒重建,不断成长;而我的人生,一直都在推倒,即便有过重建,也是无用功,最后不过徒留一身伤痕。
  自怨自艾。
  是了,我开始自怨自艾了,这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样子,偏偏我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开始迈出步子,准备回到那间出租屋整理回家的行李,赶回本溪,去见姥姥最后一眼我没法联系到佟雪,老人最后的那个愿望,我实现不了了。
  如果父母问起,我就继续扯谎,能拖一天是一天,等我妈从这个悲伤中走出来之后,再残忍的带给她另一个悲伤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开始大笑,边走边笑。
  在北京的第三个年头里,我丢了自己的初恋,在北京的第五个年头,我也要失去姥姥了。兄弟莫名背叛,追逐的梦想也是渐行渐远
  拥抱着镜中花,奢望着水中月。
  或许,沐青说的话是对的,我就是一个配不上张瑶的底层男人,如今的拥有,早晚会被人现实残忍的剥夺,不是吗?

  我真他妈的幸运。
  试问,在这座城市里漂泊的同龄人们,谁他妈会有我幸运呢?
  在我走到地铁口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是一串陌生的北京号码。
  我止住了步子,调整了片刻情绪之后,我接听了电话:“你好,哪位?”
  “我是佟雪。”

  佟雪有些清冷的声音从听筒传来,与我而言,好似一场梦。
  “佟雪,真的是你吗?”不待她回答,我便有些激动的说:“求你请两天假好吗,陪我回趟家跟我一起送去看我姥最后一眼,她她要离开了。”
  说到此处,我的眼角开始湿润。
  我还是没能接受这个事实。
  即便我明知道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过程。

  “陈默,姥姥病危我也很难过。”佟雪的声线柔和了许多,她对我问道:“只是,你为什么要带我一起回去呢?你”
  “我知道可是在我父母眼里,你还是他们的儿媳。”
  “我倒是忘了这点。”
  “没什么谁对不起谁,只是,我跟你回去之后,只怕在叔叔阿姨心里,对我们的误会将会越来越深,到时候你跟张瑶又该怎么办?”

  张了张嘴,我终究没有给她一个回答。
  “陈默,这样做,很容易伤害到她,你知道吗?”佟雪叹了口气,说:“出于道义,我可以帮你,但同样的,我也是一个女人,任何女人,都不会希望自己的恋人做这种事情的。”
  这些,我又何尝没有想过呢?
  可我还有什么办法?

  苦笑一声,我对她回道:“张瑶那边,我会跟她讲清楚我只能自私的渴求她能够理解了。”
  “我也很理解你,但是,我还是要骂你,你可真是个王八蛋。”
  佟雪对我表示了理解,并且也愿意配合我的自私,赶回家去上演最后一出闹剧。
  同样的,她也站在女人的角度,对我表达了不满,她说:“陈默,我可以理解你,但我又不得不骂你一句王八蛋。”

  我没有否认,因为我知道她说的是对的。
  如果当初在我们分手的时候,没有选择隐瞒,与父母坦诚相见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些问题,我也可以带着张瑶名正言顺的回家,让那个我最爱的女人陪在身边,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容我的悲伤一起送姥姥最后一程。
  只可惜,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从来不存在任何如果,只有结果。
  而结果,就是我无耻的求助佟雪陪我再度上演一出以孝为名的闹剧。
  “你说的对,我他妈就是一个王八蛋就连去送那个最爱我的老人一程,都没能带着她的外孙媳妇儿,用孝顺的名义对你进行道德绑架,真的抱歉。”

  我叹了口气,觑起眼打量着天边的夕阳,幽幽的说:“这种自私的行为,我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杜绝呢?伤害了你,伤害了张瑶,在某种程度上,也伤害了我的良知。”
  “这些就只能留你一个人来思考了早些休息,明天一早我跟你回家。”
  佟雪对我宽慰着,我也清楚的听见了她话中的“我跟你”这三个字,她把我们拆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是这般的清晰明了。
  我不禁会想,上次在深海转身离开后的佟雪,是真的决定从我的世界从消失了,也是那个时候起,我们真正的走上了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吧?
  摇了摇头,我苦笑一声,对佟雪回道:“这份情我会记下,真的谢谢了一会儿我买两张高铁票,明儿在北京南站汇合。”
  “不坐飞机么?”
  “还要在沈阳找车,太折腾了一些。”
  “也对,明早见。”
  结束通话后,我暗自松了一口气,佟雪能够主动联系我,应该是白湘那个女人将我联系她的事情跟她讲了,那个女人,虽说有些不近人情,但在关键的时候还是挺靠谱的。
  日期:2018-10-09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