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1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它更多的时候,会被家们,用来形容主角突然面对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

  在此刻,老爹的那声喟然叹息,俨然成了我的晴天霹雳。
  印象中的那个老人,虽是上了年纪,可她的身子骨一向很健朗,今年春节的时候,由于佟雪的来访,我妈特意推迟了一天会娘家去探望。
  紧跟着,我又接到了项小安病危的消息赶回了北京,错过了那次机会。
  万没有想到,仅仅过去几个月的时间,我就接到了这种消息细算起来,我这个外孙,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她老人家了。
  若不是老爹的这通电话,姥姥在我心里,还是那个守着一个小院子栽花种草,伺候着一片小菜园的老人,生活清闲且充实。
  可如今,她竟倒在了病床上!

  我的眼角有些发酸,愧疚与心疼,折磨着我脆弱的神经,此刻的我,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对着话筒那边的老爹喃喃发问:
  “怎么会这样?过年那会儿不还没什么事情的么?”
  “上了年岁的老人,有几个是真正健康的呢?”老爹叹了一声,接着说:“已经这样了,二院这边的医生已经给我们家属下了病危通知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你妈那边已经没有什么精力了,整天都是以泪洗面小默,能回来就回来吧。”
  “我这就订票!”
  不管是我与沐青之间的赌约,还是明天中午跟项羽见面的事情,都被我抛在脑后了,任何事情,都没有回家重要。
  因为,那将是我与那个老人最后一次的见面。

  经此之后,便是永恒。
  这是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也是任何人都无法正视与接受的问题
  生命不是亘古长久的,可亲情是。
  “嗯记着带上小雪,你也知道,你姥一直都吵吵着见外孙媳妇一面,临了了,圆她这个愿吧。”

  我哽咽着,强迫自己吐出一“好”字。
  在我父母眼中,佟雪一直都是他们的儿媳,我们约定好了,在佟雪回到本溪之后,就跟双方家长坦白那个幼稚可笑的谎言,现在看来,又要延后了。
  因为对我疼爱有加的姥姥,需要见她的‘外孙媳妇儿’,我不能残忍的连老人这种最后的愿望都无情剥夺,即便我知道这样下去,对佟雪还有张瑶都很不公平也不例外。
  此刻想要做老人家眼中的贤孙,就要学着去做她们眼中自私自利的坏人。
  老爹结束了通话,他还要去医院看看我妈。
  而我,却直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学着接受这个事实,可任凭我怎样努力,都无法去接受。
  那张满是时间沟壑、却异常慈祥的笑脸,不断的在我脑海中浮现,她的背弯了,牙齿也没剩下几颗,纵使如此,在见到我之后,她都会露出最为宠溺的神情
  小的时候我很调皮,每次我妈教育我的时候,她都会用瘦弱的身躯将我挡在后面,然后呵斥着她的女儿;面对我的哭泣,她总会变戏法似的,从老旧的口袋里给我掏出几粒糖果,跟我说:

  “小默啊,你是个男孩子,哭是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的,你要坚强,也要懂事”
  明明没有读过几天书的她,却总能讲出各类光怪陆离的故事,在盛夏的乡下夜里哄我入睡,那是我童年最为幸福的时光。
  渐渐地,在我上学之后,去她家里的时候少了。
  可老人依旧会记挂她这个最小的外孙,在那个没有支付宝转账的年月里,通过邮局,将她省下的钱寄给我,嘱咐我妈给我买新书包和新衣服
  她确实老了。

  童年时经历过战争、成家之后又经历过饥荒,中年丧夫之后,独自拉扯五个孩子长大成人就是这样一个自强的老人,要离开了。
  时间,生命,能跟这两个词汇搭上边的事情,不是大喜,就是大悲。
  她不应该走的。
  我不信,这样慈祥的一个老人会离开这个世界。
  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想嚎啕大哭,却只能独自在这间办公室里黯然抽泣;
  我想酩酊大醉,用来催眠自己听到的消息不过是一场梦;
  可我不能,我必须马上订票回家,带着佟雪一起,去见老人的最后一眼!
  想到这些,我抹了一把脸,深吸一口气后,拿出手机给佟雪打了过去只是等着我的,却是一道有些冰冷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她换了号码,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了,那个女人已经决定跟我彻底断了往来,又怎会联系我呢?
  我又点开了微信,在编辑好信息发送的时候,等着我的,是那个刺眼的感叹号。
  果然如此。

  可不管怎样,我都要联系到佟雪,哪怕我会再次闯入她的生活,给她造成伤害也不例外!
  我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跟她之间共同的交集,半晌之后,我才发觉,原来我们已经离开共同的圈子太久了,久到没有一个能让我联系到她的朋友。
  不,还有一个人,她一定能联系到佟雪!
  我再度打开了通讯录,找到了白湘的名字,没有丝毫犹豫的拨了过去。

  “哪位?”
  “你好,我是陈默”
  只是片刻,她就挂断了电话。
  苦笑一声,我没有选择做多余的挣扎再度给她拨打电话,而是点开了短信对话框,给她发过去一条这样的短信:“我不是来打听齐宇的,现在那件事儿已经跟我没关了,我只想让你帮我联系一下佟雪我有事跟她说。”
  “你都跟那个女人双宿双飞了,还来联系小雪干嘛?”
  “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联系到她,求你。”
  这次,白湘没有立刻给我答复,我的消息也恍若石沉大海一般,急迫中,我再度拨打了她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操。”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不知道白湘在这个关头搞什么事情,是她不想搭理我这个男人,还是她的手机真的没有电了呢?
  这一切,我都无从所知。
  白湘是我目前想到唯一能够联系到佟雪的人,如今就连她都对我避而不见,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找她。
  原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删了微信、换了号码,便再无任何联络现代通讯带给人们便捷的同时,也让人失去了挽回的希望。

  我并不想挽回佟雪,现在有张瑶在我身边,就已经是我几辈子积攒下的福报了,可我当下面对的局面,又不得不去联系佟雪。
  我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带张瑶回家,恰好一举多得,届时不用我多说什么,父母就会知道我跟佟雪分开的事实,这样做确实是方便了自己。
  可我的父母呢?
  他们能接受被我欺瞒了两年的事实吗?
  他们又会接受张瑶吗?尤其是在他们知道我们两家的差距恍若隔了一道沟壑之后。
  加之姥姥正处在弥留之际,这就已经足够我妈伤心的了,原本,她的身体就很虚弱,如果到时候她又知道了这个消息,双重打击下,我可以肯定她会大病一场。
  身为人子,我已经够不孝的了。
  我不能在这个当口,再给她填什么堵她就要失去了妈妈,我不想让她在同一天里,再失去她心里最为满意的儿媳。
  所以,我只能去请求佟雪。
  哪怕我知道,这对她还有张瑶都是不公平的,甚至这一切对我的父母来说,都是一种潜在伤害也不例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