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1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实而已。”我耸了耸肩,“所以啊,您还是告诉我吧。”

  “你觉得,你找到了项羽,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就可以进行下去了吗?”
  “应该可以。”
  “好”
  沐青点了点头,对我说道:“项氏不跟卓玛合作,是因为我逃婚了,在跟项羽的婚礼上。”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沐青,声音都变了语调。

  这一切真的是太过不可思议了一些,沐青曾经竟然差点嫁给项羽?!
  “就是这样啊,不然他们为什么会突然不跟我们合作?”
  “所以,从一开始,这个赌约你就是赢家?”
  “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会做吗?我想,瑶瑶也是这样的人吧?”
  我颓然的说了一句,只觉着浑身力气都泄了出去,在此刻,我已经没兴趣打探沐青为什么会在婚礼上逃走,我只知道,自己被朋友误解,跟爱人许下的那些承诺。

  统统失去了意义。
  我清楚的知道,赢得这个赌约会很难,但,那至少还会有赢的机会,可现在,我连一点机会都没了。
  我也是个男人。
  假使我站在项羽的位置上,也不可能会跟卓玛进行什么合作的。
  我输了。
  很彻底。
  就像一场闹剧。
  我就这样怔怔地看着沐青,只觉着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想过那么多种可能,甚至还考虑清楚了,在我输了之后,该怎样继续在卓玛进行工作唯独,我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输掉对赌!
  在林佳一告诉我项羽明天中午约我见面的时候,我觉得命运的天秤已经开始向我倾斜,经历了那些磨难之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次。
  我开始设计未来,憧憬着与张瑶未来的生活。

  张啸林给的那些忠告,我牢记于心。
  我告诉自己:一个爷们儿,既然许下了承诺,就一定要完成那个承诺,不去辜负心爱的女人对我的信任;于是我不顾朋友误解,用尽了所能用到的方式,都要赢得这场对赌,赢得沐青,这个张瑶最要好的朋友的认可。
  而今,我输了,很彻底。
  “你耍我?”
  过了大半晌,我终于开口对沐青质问道:“这他妈一开始就是场闹剧对不对?”
  她淡淡的反问。
  “呵,如果你不想用我,可以直说的,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方式呢?”
  “打从一开始,我就让你离开了不是吗?”
  “我说过我要坚持的。”
  闻声,沐青微微一笑,旋即又鼓了鼓掌,对我说道:“我承认,上午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不该用金钱来考验你们之间的爱情也不该对你恶语相加,可是,现在我依旧认为,你跟瑶瑶是不搭对的。”
  “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嗯,好。”
  她点了点头,又问:“说点实际的,这场赌,你还会打下去吗?”

  “你真当我是个傻子?”
  “你不是傻子?”
  “成,项羽那边明天我会去,即便我去了也于事无补,但是,没到最后就让我放弃,我陈默还做不到。”
  “你随意。”沐青耸了耸肩:“反正其间内因我也告诉你了,余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她是那么的淡然,不管怎么说,项羽都曾是她的结婚对象,她当初选择了逃婚,其中一定会有很多故事的,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不应该在跟人提起的时候,保持这种态度。
  我想问,又不能去问,毕竟我只是一个外人,一个她瞧不上眼的男人。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在你满怀期待,觉得时来运转的时刻,现实就会很用力地给你一记巴掌,告诉自己,你有多么的天真。
  我以为,我已经丢掉那可恶的天真了。
  没想到,它一直跟我如影随形。
  从沐青办公室出来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件事情真的会没有任何转机吗?目前来看是这样的,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未婚妻在婚礼上逃走。
  可是,项羽又为什么不终止合作呢?
  他完全有理由这样做的,像他们那类人,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在经历过那件事情之后,两个人之间是不应该有任何牵扯的,偏偏他们谁都没有终止合同,同样的,合作亦是没有任何进展。
  或许,沐青并没有告诉我全部原因,这中间一定还隐藏着什么别的东西,才让两家公司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这便是我依旧坚持的原因。
  如我告诉她那般,事情还没有到最后,我不能放弃。
  虽说,这是极其不明智的一个决定也不例外。
  我坐在椅子上,将它转了个方向之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种不一样的夕阳。
  快要黄昏了。
  在昨天那个黄昏里,张瑶重新回到了我的怀抱;稍晚些时候,王雨萱离开了出租屋。
  人不能闲。
  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想很多事情,尤其是被自己藏在心底某个角落里的白玫瑰,终究不会在火红的夕阳中绽放,她属于清晨,属于朝阳。
  我长吁了一口气,准备离开这里,便在此时,被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转过椅子,我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名字。
  老爹。

  年假回到北京之后,我几乎没有跟家里联系过,一方面是自己遇到了窘境,另一方面,我真的很担心自己听到父母的关切之后,软弱起来。
  在外这么久,我已经学会了‘欺骗’,报喜不报忧,是很多北漂的常态,也正是由于这种常态,才让我刻意忽略了去关心他们。
  可我也忘了,自己是他们的儿子,离家这么久,父母自然会记挂。
  我深吸一口气,将所有复杂心绪都隐藏之后,接通了电话。
  “爸,想我了?”
  “工作呢?”
  “快下班了。”

  父子之间的对话好像都是如此,心中明明有很多东西想要对方知道,可在开口之后,就变得生硬了不少,大抵,这跟男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有关。
  老爹想摆出长辈的姿态,我则是想表现出一个男人的坚强。
  我笑了笑,开口说道:“您也别怪我,这不是忙吗,一忙就忘了问候你们别生气哈,等我放假回家了,给你捎着牛栏山咋样?”
  “小默”
  老爹开口叫住了我,声音有些低沉。
  刚刚我只会觉着我们之间的情感交流有点生硬,而现在,我已经意识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赶忙开口问道:“爸,怎么了?是家里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没啥”
  老爹越是这样,我就越担心,想到我妈身体有些虚弱,便试探性的问道:“我妈呢?”
  “在医院了。”
  “她怎么了?”

  登时,我的胸口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自责与懊恼,一股子涌了出来,“医生怎么说?我这就往回赶!”
  “你妈她没事儿。”
  老爹叫住了急迫的我,开口解释道:“是你姥,她住院了,你妈跟你大姨在医院护理她。”
  “严重吗?”
  脑海中闪过姥姥有些模糊的影子,我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那个总是喜欢笑的老人家了如今从老爹口中听到她住院的消息。
  我才发觉,在我长大的同时,她,已经老了。
  老爹的叹气声从听筒里传来:“如果你有空的话,回来一趟吧带着点小雪,看她最后一眼。”
  晴天霹雳,不单单是一种天气现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