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的秘密》
第211节

作者: 闪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情急之下,我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在他拉着我飞驰在半空中的那一刻,我咬牙切齿的,将炮捶所有的路数,想了一遍,想到了那七式之中有一式正好是需要从半空中往下砸的扎地炮炮捶,这一招我练习的时候玩过,可惜从未这么用过,而且用在人身上,究竟是往哪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要被打死了,我必须反抗。
  这一击炮捶,在他把我拉到他身边打算摔下去的那一刻,狠狠的捶在了他的后背上,我只感觉他的身子骨一震,然后我落地的力量就减弱了。

  不过,我依然全身疼痛不堪,被他摔了个七荤八素,落地的时候,手骨钻心的疼。手骨可能都断了。
  而同一时间,白面书生艾海,也在这时候倒了下去。
  满场震惊,王景炎他们惊叫着:
  “海叔!”
  “书生大哥!”
  “卧槽,什么情况?万年不败的白面书生,倒了?被一个学生干倒了?”
  不少人都冲了上来,我挣扎着,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但我也要已经没力气去争了。
  我两眼一闭,也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白雪皑皑的一片,我意识到自己不是挂了,而是躺在医院里的时候,我猛地想起来,我和白面书生不是单挑了么?结果怎么样了,我记得他应该是倒下了才对。
  在我大喊大叫的时候,我这才发现,是豪哥躺在隔壁的病库上,嘟嘟囔囔的骂了句:
  “吵个鬼啊吵,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一看是豪哥,惊喜的喊:

  “豪哥,是我啊,草,你没死啊!”
  他一看我,说,
  “你小子醒了啊,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比你早死,行了,别墨迹了,我按个铃喊人吧,你小子可吓死人了,都一天一夜了没醒。”
  我吃了一惊:
  “我昏迷了一天一夜?”
  他撇撇嘴没说话,而是直接按铃,伴随着铃声响起,护士站的护士来了,过来看了看我,问:
  “醒了是吧,好好好,我叫医生过来!”
  在医生过来帮我检查的过程中,我才明白了过来,我是轻微的脑震荡,再加上过度劳累导致的,我在和白面书生的交战过程中,过于紧绷的神经,以及我和他交战的时间太久,导致我太累,硬撑才使得我晕眩过去。
  这就奇怪了,照理说,我练了那么久的爬山,每天日出开始日落之前回来,七座山,我肯定比一般的武者体力要强的多,怎么会这样?难道说这白面书生的体力比我还要持久?要真是这样的话,还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啊,就跟杨老头说的一样,我不能那么自满,这世上高手众多,比白面书生还强的隐世高手,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我醒了后,陆开心、凯强也来看我了,他们也醒了,索性这次白面书生没下重手,看我们都是孩子,所以他们的伤势也不是太重,反倒是我们这些孩子下死手,白面书生自己也住院了,就在我们这栋医院里。

  正好,我醒来以后,这王景炎带着的人,还碰到了我们,咋咋呼呼的就骂我们了,说我们卑鄙无耻,四个人打人家一个,还偷袭,各种偷袭,手段层出不穷,最后搞了个两败俱伤的下场,不过他们也没输。但我知道,当时我们四个都晕过去了,这孙子肯定又叫人打我们了,不会那么好心立马送我们来医院的,看看我身上的脚印就知道是谁的杰作了。
  豪哥和陆开心,不厌其烦的和他对骂,我懒得听了,只是在回味这一战的扎地炮,看来这炮捶的七式,真的每一式都很猛啊,还有后面我没学的五式,听杨老头说,我现在还没资格学,学了可能会死,这可能就是武学道理之中的走火入魔吧,反正这东西,听起来挺玄乎的,但只有自己练了才知道走火入魔的可怕。
  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他们还在对骂,不过最后倒是有双方家长过来了,王景炎的家长也来了,确实是富贵子弟,应该是那市北区老大的亲戚还是什么关系,我也不太理解,连童豪的父亲童中原对他老爹都客客气气的,可想而知人家的实力如何。
  得知豪哥我们都毕业了,而且豪哥是从一个植物人状态醒过来的,那王景炎的父亲立马拍了下他的脑袋说,
  “你看看你,万一在吧你童老哥的儿子打成植物人了,你说说你怎么收场,念书就好好念书,瞎混什么社会!人家都毕业了,你招惹人家干吗。”

  他看似是在责怪王景炎,其实是在暗讽童豪一家,讽剌童豪已经是植物人醒来了还装逼打架,就不怕再次变成植物人么。童豪虽然不爽,但对于他的老爹童中原,他不得不服,再看那头王景炎的老爹,显然是看不屑他们这些人的。这个王景炎的老爹应该是真正白道生意上的大亨,看不起童中原这样由黑道洗白的身份,觉得他这样的一辈子只配当混混,不配做富豪什么的,认为他这种混混不配给他们提鞋。这些,其实也是豪哥在闲暇的时候告诉我们的,在社会上,不管白道黑道,都挺恶心的,你混的好,人家说你的出身不好,你混的差,人家又骂你没本事。

  不过这对我来说,我都不感冒,但凡我有个童中原这样的爹,我就敢亲自去叫板断指老六了,可惜我没有。
  在医院养伤的这几天,我的伤势也就是手腕骨折了,轻微脑震荡,其他地方没什么大碍。豪哥他们还没出院,我就急着出院,因为我要去念大学啊,都已经开学一个礼拜多了,我又要迟到一周两周了,可烦人了,子涵都在晒自己的军训照片了,看起来大学的生活,多么的美好风光啊,我也挺向往的,说实话就是。
  豪哥他们在s阳,而我要去dl,不在一个市,但也能多联系,都是一起混起来的兄弟,凯强一直是瞒着自己的老乃乃出来的,只能养好伤以后在回去。
  我出院那天,还看到了刚好出院的白面书生,是王景炎亲自来接他的,毕竟是他的海叔,为了他才住院的,他能不来么。
  王景炎看到我,看我很是不屑,还想让手下打我的样子,但看我脸色很不好,他那些人又不是我的对手,他这才不敢上来,只是看了看海叔的脸色。

  海叔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这时候,王景炎一副小人得志的逼样子,笑嘻嘻的问我:
  “怎么,不敢来呀?”
  我骂了句:“草,不敢是你孙子。”
  我就过去了,我鄙视的看着白面书生说,“怎么了,输了不肯认,还想来过?我可不怕你!”

  他脸色有点难看,王景炎就骂我:
  “别不知好歹,四个打一个,还是偷袭才放倒海叔,要是一挑一,你觉得你撑得过三秒?”
  这是讽剌我的,不管怎么说,三秒钟我还是能撑住的。
  日期:2017-11-27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