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2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小时前,他刚离开梁府,曹荆易就已经在等。
  乔苍微扬下巴,示意男子掀起珠帘,他进入酒馆的同时说,“诸葛亮未出茅庐,平定三分天下,你们曹总也料准我会来。”
  男子笑容得意,“我们曹爷轻易不出手,一旦算计谁,势必料事如神。”

  秘书询问了一名酿酒的侍者,他指了指楼梯,“右拐最后一间,是我们酒馆唯一的雅间。”
  乔苍步上回廊,听到空气中隐隐传来丝竹管弦的乐声,节奏非常轻快动听,但分不清来自哪扇门,哪道口。
  他驻足聆听片刻,锁定最后一间,紧随其后上楼的秘书也说,曹先生在里面。
  门虚掩一条缝隙,大约一指宽,乔苍脚趾抵住,轻轻一推,浓郁的红酒香掺杂着白酒香,纠缠溢散,蔓延流淌,每一丝空气都不能幸免,整间房屋浸泡在酒海中,不胜酒力的人闻上一口便能醉倒。
  秘书站在回廊合拢门扉,乔苍往深处行走几步,还未曾看清屋内景象,墙壁一侧春江花月夜的曲子霎时浮荡而来,动人心弦,他偏头凝望,一只硕大的木桶停放在屏风前,后面立着一盏铜镜,角度距离地面倾斜,浮在木桶上空,桶内竟有一名女子,她虽未暴露,镜子却能反射出,而她亦不是藏匿在清水中,是鲜红艳丽的洋酒。足有几十箱才能倾注溢满这样一只用来洗澡的浴桶。
  屏风镶嵌的白色茜纱,是川蜀水乡织就的锦缎,在丝绸中以清凉如玉,触手温轮著名,细腻的绸缎纹绣着九天仕女,酒中女子的长发挽起一支金色步摇,她抬起纤纤玉手,拔出的霎那,青丝如瀑,席卷散落,恰如仕女起舞。
  不必看她的面容,也知道定是世间尤物。
  镜子缭绕层层水汽,仿佛泛起的白雾,乔苍在片刻失神间,女子已然浮出水面,她容色津致,眉目艳丽风流,尽管大半身躯仍浸泡在酒水中,被木桶所遮掩,但裸露出的锁骨,肩头,胸脯,格外白皙莹润丰满挺秀,她口中哼唱江南小调,一旁端坐弹奏琴笙筝的三名女子,指尖轻拢慢捻飞快拨动,应和她黄鹂般婉转清丽的歌喉,如此艳而不俗,妖而不媚的春色,令人失魂落魄。

  曹荆易背对门口而坐,面前一张木头圆桌,正中央摆放的三足鼎炉熏香袅袅,吞噬了他的眉眼和神情,他胸有成竹,淡泊沉默,专注凝视香头散开的淡蓝色烟雾,并未回头。
  桶里的红酒在女子婀娜身躯的扭动中溢出,从边缘口肆意迸溅,如同盛绽的海棠,滴滴答答沿着瓦片流泻而下,起先只是一些,而后荡漾不可收拾,很快地板被浸泡,在白灯之下光彩熠熠,女郎皎洁如月,伏在边缘喘息,湿透的身体颤栗起伏,媚眼如丝朝乔苍笑,后者平静收回视线,一边褪去西装,一边走向圆桌。
  “曹总,如此开场,我大开眼界。”
  曹荆易听到他说话,这才慢悠悠转过身,故作刚察觉,浅笑伸出手,两人握住,面容风平浪静,可腕力都不轻,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却也维系在一个合适的火候中。
  “乔总,这话我只当作老朋友的玩笑了,你什么眼界没见识过,这点雕虫小技,我自娱自乐还好,入你眼根本妄想。”
  乔苍松开手,在他对面落座,两人都非常和睦,似乎这几日的战局与他们完全无关,只是局外观战的过客,桶内女子慵懒梳理湿发,朝门口有气无力喊了声,“上酒。”
  这声音轻灵娇媚,像喝多了的狐狸,定力稍差许是骨头都酥了,在侍者端上酒坛准备开启瓶塞斟满时,曹荆易不动声色按住他手腕,微微偏头示意他下去,不必打点这处,侍者躬身退出,他们谁也没有动,面对面兀自沉默,近乎静止停顿了数秒,管弦乐在一曲结束后戛然而止,三名侍女起身,低头离开雅间。
  乔苍将这一幕纳入眼底,拇指和中指捻了捻,疑窦与防备丛生。
  曹荆易握拳吐出一声哈欠,“近来春困,喝酒便醉,醉了便睡,稍后我如果口不择言出了丑,乔总不要怪罪。”
  乔苍明白他言下之意,他说无妨,我也是一样。
  曹荆易拿起放置在一侧的折扇,以扇尾勾挑,翘起红绒布制成的瓶塞,将足有半缸子那么大的酒坛打开,霎时芳香四溢,浓郁逼人。
  他手腕倏而一沉,折扇在他掌心摊开,动作格外娴熟儒雅摇晃,笔挺竖起的衣领在窗外灌入的微风中颤栗,“酒窖珍藏的女儿红,幸好我常来,否则老板不舍得拿出招待。”
  乔苍轻挑眉梢,“好酒,很应景。”
  曹荆易淡笑,“乔总知道这样的美酒,怎样喝才最入味吗。”
  乔苍眯眼不语,他打了个响指,木桶内浮荡的女子忽然缓慢站起,修长纤细的四肢撩起涟漪波涛,发出哗啦的声响,仿佛一张碧海蓝天下的水库,躺着吃了春药的姑娘,在难耐呻吟,等待男子情欲的救赎。

  栗黄色瓦片如同虚设,根本无法再遮掩她的姣好胴体,女郎赤裸娇躯一丝不挂,在两个男子注视下也不觉难堪,她唇角的笑很浅,却非常蛊惑,酒香之中隐藏清幽的花香,像吸食过罂粟,灯光如此温柔,如此灼烈,她白皙如玉的皮肤缀满艳红色水珠,蔓延过挺拔的汝房,顺顶端的蓓蕾流淌,滑过腹沟,没入私处,许是凉,又许是轮,女郎平和妖娆的姿态,在那几滴酒水聚集到腿间的娇嫩时,单薄的身体颤了颤,层层巢红浮起,香汗淋漓。

  乔苍想起何笙,她也是极其敏感的女子,而且能做到万里挑一的巢吹,这是**的绝技,女人不仅爽,男人更喜欢,那如泉喷涌的湿滑,紧致,没有什么比看到蓄谋已久的猎物在自己胯下声嘶力竭呐喊更美好剌激的一幕。
  他还记得她最快乐欢愉时,那张近乎着魔的脸庞,很美,狰狞而生不如死的美,她无法克制那份颤抖,那份癫狂,她会狠狠抓他,抓虚无的空气,她身体内的白骨,都在奋力冲破皮囊的禁锢,一道道凸起,膨胀,耸动,乔苍最喜欢那副模样的何笙,他说什么她都肯听,都不反驳,柔情而顺从,也只有那样的时刻,他才觉得自己对这个热烈盛开的女人真正的占有,降服,掌控,并且被她深爱依赖着。
  女郎几步踱到乔苍身旁,顺势而坐,她的幽香比这桌上敞开的女儿红还要芬芳,比那窗台摇曳的玫瑰还要媚,如此轻飘飘靠近,又悄无声息入怀。
  他心底无动于衷,静如止水,面上却风流倜傥,十分享受那双茱萸的抚摸,曹荆易置若罔闻饮酒,眉目染笑,极其了然,椅子很宽,刚好露出边角,女郎虚无挨着一边,紧贴他衬衫,一手拉住桌角,一手攀上肩膀,柔轮无骨的身子仿若藤蒂缠绕,酒香与体香萦绕于鼻息,乔苍的神色看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他执杯轻晃,偶尔饮一口,余光在女人和曹荆易脸上来回闪动。
  日期:2017-11-3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