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2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政委不着痕迹看向秘书,后者心领神会 , 朝后退了几步,面朝墙壁。
  “乔总,原是你填满我的私囊,我保你官场无人可阻。可时局动荡,恕我不道义了 , 无法为你摆平什么,我虽然在广东位高权重 , 可三方挟制 , 也不是我一人独大 , 真是漩涡四起 , 我也不得不明哲保身。现在只有我站在你这头,势单力薄,不可能扭转乾坤。”
  乔苍举起茶杯,透过洒入客厅的阳光 , 意味深长打量杯身繁复的花纹与颜色,“那么我这头唯一的人,倒戈了吗。”
  梁政委脸色骤变 , 尴尬移开视线,乔苍轻笑几声 , 虽是极力掩饰情绪,可仍渗出隐隐怒意,“无妨 , 官商总有分道扬镳一日,何况你在白,我在黑 , 梁政委要终止合作我不强求 , 不过这点心意,你收下,给我一个答案就好。”
  他重新蓄了一杯茶水,源源不断的褐色液体从壶口倾斜流淌,他在跳跃的重叠的水声中,危险冷酷眯眼,“谁找过你,说了什么。”
  梁政委为难龇牙,他长叹一声 , “乔总,这十来年你在广东非常风光,更不可避免有些嚣张,我不知你无意得罪了谁,暗中有一股来自京城官场的势力,连我和周部长都不能抗衡 , 这股势力对你来者不善。恕我只能说这么多。”
  乔苍五指不由自主一收,重重扣压向掌心,既是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 , 竟然是他。
  他起身道了句告辞,仓促离开梁府。
  秘书拉开宾利车门,护送他进入,乔苍坐在后厢周身杀气逼人 , “今日我来过梁府的事,不要告诉夫人。”
  秘书关上门,绕过车头坐进驾驶舱,“如果夫人问起怎样说。”
  乔苍抬起手,两枚指尖在眉心处轻轻揉捏 , “她不会过问。”
  秘书点头,发动引擎驶离别墅区 , 在冲入一趟人烟稀少的路口时 , 回手递给他一部手机 , “曹先生的电话 , 十分钟前打来,我没有接。”

  乔苍原本阖上休憩的眼睛,倏而睁开,深沉幽邃的瞳孔内迸发出寒意入骨的戾气 , “他倒是很及时。看来暗中,他的人不少。”
  曹荆易对盛文果断出手,如此干脆决然来势汹汹,似乎蓄谋已久,又恰逢赶上好时机,乔苍不认为以他一己之力能够将自己打击得节节败退,他势必凭借曹家的权势控制了广东大半官场,要么威逼要么利诱,那些人为了保乌纱帽,不得不为他卖点力气,至于曹荆易因何这么做,布下如此庞大凶险的一盘棋局,他看得不十分透彻。
  和乔苍为敌代价颇重,这是二虎相斗,他的把柄暴露在身体之外,世俗之下,可不是谁都能抓得住,更不是抓住了都能利用,曹荆易唐突冒险,赢了自然没说的,若是输了,官门世家靠脸面声誉吃饭,曹家能熬到今日,不可能没有污点,不止有,还非常多,曹柏温以自己仕途权力作保护伞,庇佑曹荆易做生意,聚敛钱财,乔苍若是握住这副底牌,反噬要挟,他这刀口舔血过活的亡命徒,曹荆易未必比他玩得起。

  乔苍单手握拳,置于唇鼻间,目光紧盯窗外十字路口闪烁的黄灯,司机一踩油门冲了过去,沉没进滚滚车海,向西北大道行驶,“乔总,我们现在非常被动,盛文情况不容乐观,再找不到对抗的筹码,恐怕这次要赔惨了,梁政委和曹先生不出所料已**到一起,迫于他京圈的背景,梁家才放弃您这棵摇钱树,不敢不划清界限。我们能拿出的唯有钱,钱若失去吸引力,真是山穷水尽了。”
  仕途分圈子,根据势力、年头、直辖、隶属、政治规模区分,京城的官员是老大,北省以天津河北为首居老二,南省排末位,其中经济发达的广东、上海为首,算是这边圈子唯一能和北省抗衡的,但也要受制于京城,曹荆易属于京城背景,在官场系统居于金字塔尖,这也是他无所忌惮,对广东官场控制的根本,他有退路,有屏障,有砝码。
  秘书并道,滑入紧挨护栏的一趟路,准备左拐,“现在能钳制曹先生的,只有同样隶属京城背景的周容深,不过他是后调过去,人脉维护不多,但公丨安丨部副部长的面子,掌握全国警力,官场地位相当牛,实在不行…”
  秘书欲言又止,他透过后视镜偷偷打量乔苍的神情,本想说请夫人出马央求,让周容深周旋下,又畏惧乔苍震怒,仓促咽了回去。

  乔苍凝视屏幕显现的号码良久,命令秘书回拨过去。
  曹荆易似乎在等他,知道他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摸牌探底的机会,只响了两声便接听,秘书说我们乔总在洗手间,曹先生是否有急事。
  曹荆易声音淡淡,不疾不徐,非常平和,“想要约乔总喝杯酒,打一局台球,不知他肯赏脸吗。”
  秘书扭头征询乔苍,后者眉目凛冽,视线投向窗外,冷漠而沉寂,秘书立刻说,“抱歉,曹先生,乔总公务忙碌,无暇赴约。”
  曹荆易溢出一声轻笑,“我深知乔总水深火热,想请他借酒消愁,他既不肯,我也不强求,只是很遗憾,有些话也不得空说了。”
  秘书敷衍笑,准备二度开口拒绝时,乔苍忽然抬起一只手,终止了他的驳回,秘书立刻改口,让曹荆易说地址。
  对方讲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偏僻小处,便挂断这通电话。
  “看来曹先生不是非要和您敌对,也有转圜余地。”
  乔苍手肘撑窗,支住额头,眼底笼罩一层意味不明的幽暗,“他也不会白白布局。”
  车抵达曹荆易约定的地方,果然是羊肠小路,十里深巷,倒是酒味很浓,两旁的砖墙和青苔也颇有意境,最后几簇将要凋零的桃花,在枝桠顽强挣扎,随风声湮落砸向玻璃,砸向刚刚摇下车窗的乔苍肩膀和领口,他指尖顿住,垂眸看了一眼,花色很美,他还记得何笙就是花下一支舞,迷住了常禀尧,颠覆了辉煌半个世纪的珠海第一大家族,可惜他未曾在场,没有看到,但他想一想,也知她是如何身姿曼妙,婀娜窈窕。

  他手指轻轻掸去,残花坠落在车内,洒满一地。
  他抬起头,视线定格在这栋古色古香规模狭小的酒馆,格调普通,装潢也一般,勉强算雅致,绝不是什么奢华场所,秘书也好奇说,“曹先生的身份,怎会约您到此处。是拂您面子还是…”
  乔苍从容不迫整理西装,面无表情说,“他是要躲开特区的眼线,他这几日把官场搅得一锅粥,做什么事也要避风头。”
  秘书点头,下车拉开车门,躬身将他迎出,他踩在一米阳光深处,侧头薄唇阖动,这样一幕落在二楼橱窗内的曹荆易眼中,他唇角噙笑,对身后空气说了句,“可以开始了。”
  酒馆门口站立一名黑衣男子,他见乔苍走上台阶,立刻鞠躬,“乔总,曹爷恭候您多时。”
  乔苍特意问了句,“多久。”
  男子说怎么也有一个小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