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27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26 17:31:46
  迷幻术
  一
  秘三正巧没有出去,对于我们的到来,倒是显出了一点惊奇,问我们:“事情这么快就办成了么?”
  我们两个于是把事情源源本本又讲了一遍,他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说:“还好吧,这下两清了,这可是我心头的一件大事。”
  只是,他笑完之后,脸上现出一点点伤感的表情,又接了一句:“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上一面了。你们不要问我这些,我不会说和他的关系,但是关于他们这个小村的人,我倒是能讲一讲。”
  秘三说,这个小村的人,确实是很久之前就存在的,而且村里的人都有一种奇特的法术,就是把山里或是别的地方的野兽召唤起来,供自己使用,但从上面一直流传下的规矩,就是不能伤人,不能参政。这一次,是山上的吴大泡重金请了他们村里的一个人,召来了附近的蛇,所以,这事只能请族长解决。

  他简单地说了这种情况之后,我开玩笑地问了句:“对了,这次你的信写得太罗嗦,从来没见过你这样说话。”
  他大笑,说:“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应该能想到其中的缘故,我欠人的情,都写在纸上了。”
  我还没来得及想象,小山东接上了,说:“是墨,一定是墨里有问题。”
  秘三点点头,说:“我把他想要的东西放进墨里了,那纸灰对他来说,珍贵无比啊,他求了好多年的事,这事以后再说。过几天我要出去一下,过完年之后再回来,咱们今天在这里喝点?”
  我知道,秘三平日里不太喜欢饮酒,这次能主动提出来,算是给了我们两个极大的面子。
  于是,我让小山东去买了酒菜,就在他家里喝上了。
  人一喝酒,话就多了,小山东说顺了嘴,终于把在岳阳的那件事给说出来了。
  原来,那天他和我见到的情形一模一样,但那个诱惑他的女人不是清荷,而是另外一个,因为从他说的长相我能判断,他在关键时刻没能拒绝,但是,就当他脱光了衣服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突然就晕倒了。
  之后醒来时,就看到了我,然后问我他是怎么回来的。
  秘三听后,笑着说:“还好,你命大,这法术我知道,就叫迷魂术,人有三魂七魄,分司其职,少了一个都不行,只不过那里的人我没听说过,我想,也是一群深受男人所害的女人吧,主要报复各种男人。”

  我没有说我的经历,因为秘三已经解释清楚了。
  酒喝到最后,秘三对我们两个说:“近期可能县里要出一点小事,县长会派你们去查,但是不管怎么样,查到了底,这件事就要做到底,我隐约能算出来一些大概,但具体是什么事却算不出来,你们两个要好自为之。”
  小山东马上接话:“是不是又要和什么法术接触?我不干了,太吓人了。”
  秘三笑笑,说:“那没办法,事儿就到你们身上了,我说句实话,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就像是你,拿了那个证,不是光享受待遇的,不是吗?”

  他看向我,眼神里有光亮。
  我点点头,突然觉得那一刻,有种神圣的感觉。
  秘三说:“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两天之内,董县长应该找你们。”
  日期:2017-11-26 17:33:55
  二
  秘三的话,果然应验了。
  第二天,董县长就把我喊了过去,先是坐下来喝茶,后来又问我要过年了,有没有准备年货,然后又问了一些闲事,最后,终于说出了正题,说有件事,还要麻烦我调查一下。
  绕了这么一大圈,我想,一定是了不起的大事。
  但没想到,却是一件很小的事,就是近来县里居民反映,家里养的报晓的公鸡不见了,不仅是一家,而是上百家的公鸡都被人偷了。
  他颇有些为难地说:“本来这件事,应该属县里的治保警去管,可是这群笨蛋查了几天之后也没有任何消息,我想,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就去查查,说不定背后有什么大阴谋,对你谌密员的身份有些帮助呢。”

  这时,我才明白他吞吞吐吐的原因了,他是担心让我去查丢鸡这件事,有辱我的身份,毕竟,那次从湘西回来之后,小山东喝酒时把我的事说了,肯定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虽然我是他推荐的,但身份在那里放着,他就有点儿顾忌。
  我满口答应了这件事,让他有些诧异。
  其实,我想到了秘三说的话,其实这鸡的后面,必然有件很重要的事。
  看我答应之后,董县长又有些为难地说:“事实上,这次你只能一个人去调查了,小山东这段时间抽回来忙着壮丁统计,吴营长的防务又吃紧,而且,年前,年前能不能给我一个答复?”
  我说可以,不过就是一件偷鸡的小事,三天就给结果。
  从董县长那里出来,我才觉得我说话说得有点大了,如果按秘三的说法,这件事里面还有大事的话,别说三天,就是办到过年我也办不了,况且这偷鸡并非是一家,而是上百家。
  城里养鸡的家里,往往都有早起的习惯,一般的晚起的行当是没有养鸡的,起到个报晓催起床的作用,这流传了上千年的规则,到县城里依旧没有变。
  出来之后,我就开始满大街转,希望能找一点线索出来。
  走到菜市口那里,看到几个小童在跳格子,跳一格,背一段童谣,里面的一句话吸引了我。
  他们背的很简单,只有四句话:清晨睡,夜晚起,男人爬上树,女人光屁屁。
  我听得很奇怪,想上前问,结果看到我,他们一哄而散了。
  不知怎么,这段童谣,让我有种莫名的恐怖。

  说来也巧,就在我走到西街的时候,听到一户人家的院落里传来了骂声,我好奇地走过去看,看到院子里两个男人正在对骂,地上还有一地鸡毛。
  听了一会,明白了内容,原来两户是邻居,其中一户养了一只公鸡,每天早早打鸣,算是两家都可以用,但是不知怎么,从昨天起,公鸡就不见了,养鸡的那家找遍了四周也没找到,但没想到,一大早上,就听到隔壁有杀鸡的声音,虽然很轻就几声,但是却这户人家因为丢了鸡,就特别敏感,就找了过去,果然,在地上看到了鸡毛。
  但邻居这家并不承认,于是闹了起来。
  我走过去,拿出了县里发的证件给他们看,看到是县里的证件,他们两家都有些慌,其中一家说不追究了,另一家则承认是他家杀的鸡,但是,却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个男人竟然给我说出了一个县里悄悄流传的秘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