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1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立刻拿着账单找到了陆清明。陆清明一见乔峰,冷笑着问:“怎么样,我的乔帮主,服气了没?”
  乔峰竖起了大拇指道:“服了,真的服气了。陆主任,我是做生意的,求财不求气。你那装修款我不要了,不但如此,我还给你五千。但是你把县政府的工程款给我结清了吧。”
  陆清明满意的道:“你这个态度就对了。让我看看你的款项吧。”
  账单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陆清明指着上面的数字说道:“老乔,你弄错了吧。我记得之前明明是四十九万,现在怎么变成了五十五万了呢?”
  乔峰指着了指陆清明家的客厅说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总不能让我折本吧?”
  陆清明这下也明白了,合着你乔光头脑袋也很灵光啊,将钱算到了县政府的账上了。我作为县政府的管家,县政府出钱给我装修房子也是应该的。可是你乔峰也不能把我当傻子吧,我家里的这个装修可值不了六万块呀。
  陆清明提起了笔,说道:“你这样的账本是瞎胡闹,若要我签字,再拿五万来。”

  乔峰一瞪眼道:“你有胆子拿五万,我可没胆子改账本。这么滴吧,钱给我结清楚,我再给你两万。”
  陆清明一想,签个字两万也不错了,咱可不能把这愣子逼急了,再生出是非来,也是不好的。他这才签了字,让乔峰领了装修款。乔峰果然言而有信,领了钱后,不等天黑就将那两万块钱,放到了陆清明的桌上。
  所以梁鑫一张嘴,乔峰就知道他说的一定是这一茬。即便乔峰对陆清明一肚子的意见,他也不敢直言相告,毕竟咱是讲义气的好商人。可不是插刀教的马夫人。
  乔峰一本正经的说道:“梁书记,我可是诚信商人,踏实本分。不但工程做的精妙绝伦保质保量,而且在税务上也是干净清白,有据可查。”
  梁鑫断然呵斥道:“放尼玛的屁,还清楚明白,这么说你是又一个陆清明了?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到了黄河心不死啊。这样吧,我放段录音给你听,你听完了再说吧。”

  乔峰一听录音,那油光闪亮的大脑袋就变成了摇头狮子,摇晃个不停。他心里暗叹,怨不得人家都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
  老子为什么会成功,因为咱家里的婆姨聪明又能干。在她的智慧之光指导下,哥们才能查漏补缺,继往开来。
  可是看看文慧敏,真她妈是个傻蛋。只要有她在,不用问了,陆清明的官路一定走不长。这也怨不得人家陆清明和她分居两地,金屋藏娇不愿回家。
  乔峰摸了摸脑袋上的汗水,说道:“这个女人是个二百五,总是喜欢胡咧咧。她的话做不了数,也当不了法庭上的证据。”
  乔峰这么一说,梁鑫就笑了,他问道:“乔帮主,你瞅准了,咱们这里是纪委,可不是法庭呀。咱们办案讲究的是事实,而不是证据。只要能证明你的罪过,啥手段咱们都会使上一点。”
  梁鑫这么一说,乔峰就想到了陈九江。当初陈九江作为一个乡的丨党丨委书记,因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一枝花,就丢冠罢爵,远走他乡。他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又算什么呢?如此一来乔峰脑袋上的汗更多了。

  可是即便汗水湿透了双眼,乔峰还是不准备如实相告。咱是讲义气的呀,可不能坏了自己的名头。他咬紧牙关道:“你们说的我都清楚,可是这事情我真的没有干过,怎么说呢。”
  听了他的话,梁鑫不耐烦了,他拍着桌子喊道:“早就听说你乔帮主讲义气,我佩服你是条汉子。既然如此,那就什么也不说了,直接上手段吧。”
  梁鑫话音一落,两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就围了上来。乔峰道:“别动,我有高血压,你们这么搞,会出人命的。出了人命你们可就要受处分。”
  “是呀,出了人命就不好了。”贾诸葛在旁边阴阴的说道:“梁书记,上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说有一个看守所,在押的犯人玩捉猫猫的时候,居然玩死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梁鑫笑着说道:“真的,我也看见了。要说生命真是脆弱,随随便便就死了个人,真是可惜呀。”
  贾诸葛道:“你看吧,人家捉猫猫都能捉死人。更何况是咱们纪委呢。犯罪分子若是自知罪孽深重,自杀身亡可是常有的事情呢。”
  这话一说,乔峰可就撑不住了,他大喊道:“梁书记,我说,我什么都说。不是我行贿,全都是陆清明逼着我要的呀。我坦白了,可不能再送我进监狱啊。我可不想去捉猫猫。”
  梁鑫悠然的道:“只要能证明你的清白,自然不会送你进监狱。更何况你检举揭发,还是立功表现呢。不过口说无凭,万一人家反咬你一口,告诽谤怎么办呢?”
  乔峰急忙道:“证据我有啊,当初我媳妇叫我带着随身听,早将陆清明的话录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
  好吗,就这么着,乔峰在纪委里连五分钟没待。就改变了门户,成了插刀教的一员,勇敢的插了陆清明一刀。号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陆清明也就栽倒在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录音上。
  罗璇将陆清明的材料报到了于向荣的桌子上,于向荣只问了一句:“牢不牢靠?”
  罗璇骄傲的说:“铁证如山。”
  于向荣说,既然铁证如山,那就立即执行吧。不要走了风声,再惊了兔子。

  于向荣对陆清明一点好感都没有,不单是因为他老是映射自己。更重要的是,他一直怀疑关晓乐的跌倒和陆清明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关晓乐跌倒在孕妇门上,可是孕妇的门是谁打开的,这件事一直萦绕在于向荣的心头挥之不去,思之即来。
  于向荣怀疑的对象有两个,一个就是这位县政府的大管家陆清明。他是辉煌的实际控制人。辉煌大酒店的里里外外可以说都是他的人,他的一句话,就可以让门开,也可以让门关上。
  按说陆清明的嫌疑最大,可是于向荣的心中却还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提醒自己,这个门,也有可能是陈九江开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就连于向荣都说不清楚。可是作为县里的最高领导,他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政治敏锐性。正是因为陈九江的跳票成功,登上了副县长的位子,大河县平静的政治局面才变的暗流湍急波涛汹涌。
  陈九江住进了辉煌,于是辉煌就出了孕妇门。陈九江分管了信访,于是窦嫦娥就不再上丨访丨了。陈九江让出了开发区,于是关晓乐就撞车了。陈九江跑了两趟省里,连孟书记的门都踏了进去。不但如此,何志章的常务副县长都批不下来。
  日期:2018-04-03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