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0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同样的,现在我心中很疑惑,在跟沐青打赌的时候,我记着她说的是,如果我能赢得赌约,才会让我直接走上策划总监的位置,而今,我还没有开始行动,她就跟刘炳浩说我是新来的总监。
  这是在给我提供便利,方便行事;还是在给我施加压力,让我知难而退呢?
  我想,这两者应该都有。
  那个女人,并没有表面上那般绝情,至少她给了我足够施展自己能力的空间......确切的说,还是张瑶在她那边的面子,才让她没有很绝情。
  “您客气了,我就是一新人,有很多地方,需要向您请教的。”
  我亦是笑着回应,寒暄中,我把自己的位置定的很低。
  毕竟我是小白,卓玛的情况我丝毫都不了解,加之市场部现在的工作氛围很诡异,摸透之前,我是不能把自己摆在领导的角色上的。
  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天知道面前的这个刘炳浩,会不会是一个觊觎总监位置的人。
  如他这般职场老油条,做什么事儿都不会出全力,但,只要涉及到了他的切身利益,他完全可以化作咬人的毒蛇。
  也是因为这点,局限住了他,在这个年纪,还是经理。
  还是因为这点,才能让他在职场中厮混更久。
  “嗨,陈总真会说话,您才是我们的领导。”
  刘炳浩不露声色的将我的恭维给推了回来,笑着说道:“要不我先带您去办公室看看?沐总交代了,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我们现在的情况汇报给您。”
  “好......”我点了点头,紧跟着说道:“刘哥,我比小了几岁,您这您您的,我挺不适应的,小弟初来乍到,还指着哥哥您带着我呢。”
  不管什么样的人,都愿意听他人的好话,刘炳浩也不会意外,更何况,从口音上我能够判断出来,他是个北方男人。

  与他接触的时候,直爽一些,总归不会出错。
  果然,在我说过这句话后,他虽没什么表示,但脸上的笑容明显真诚了一些,没有开始遇见时那么虚伪。
  市场部,总监办公室。
  我跟刘炳浩相对而坐。
  “刘哥,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我只想问问您,为什么在咱们市场部这边,我这个职位的流动性很大?”
  闻言,刘炳浩身体微微前倾,挑着眉头,对我问道:“陈总,这话从何说起啊?”
  “如果现在有总监,沐总也不可能叫我来帮忙啊。”
  我暗自把自己跟沐青扯到了一起,就是告诉刘炳浩,我跟她的关系很密切相当于关系户,如果他想动什么歪心思,可就该掂量掂量了。
  我没等他说话,便接着说道:“刚刚不管是在前台,还是我进咱们职场的时候,几乎遇到的每个人,都把我当成了新来的总监,由此可见......”
  话不必说的太过透彻,由此是跟刘炳浩这种人精聊天的时候,更是如此。
  “高见啊陈总。”
  刘炳浩对着我竖起大拇指,说道:“确实,咱们市场部现在面对的问题有些尴尬......同样也有些严峻。”
  “这么跟您说吧,半年之内,你是我见过的第四个总监,这本身就足够说明问题了吧?”
  听过他的话,我心下一惊。
  卓玛这样的公司,任何部门都是特定的,其运转也应当是有条不紊的,人人各司其职,都像是螺丝钉一般,维持着这个商业机器运转。
  市场部门,作为一家公司的尖刀,在半年内换了四个负责人,甭说是卓玛这样的公司,就算是一家小公司里,都是极其不正常的。
  “究竟是遇见了什么样的问题?”
  我下意识的想要掏出一支烟点燃,等我在裤兜中摸索的时候,才发现今天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去买香烟,见状,刘炳浩连忙掏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支,很殷切的给我点燃。
  “谢谢了刘哥,今早忘记带了。”

  “客气,客气。”
  说着,刘炳浩自己也点了一根烟......
  “沐总应该也告诉你了吧?”
  “她不是让你告诉我吗?”
  我眯起了烟,透过淡淡的烟雾,打量起了他。
  “窝囊!说出来都窝囊!”

  刘炳浩突然换了一副样子,“我在这个行业工作小二十年了,在卓玛北京部,更是待了八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有气无力,您知道吗?”
  “刘哥,您接着说。”
  我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单纯的让他说下去。
  因为从我跟沐青打赌开始,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单子的难度,加之刘炳浩所说的,半年之间,我已经是第四个到任总监,傻瓜都会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
  刚做律师的时候,老王就告诉过我,甭管面对的当事人有多悲惨,先让他把事情说完,然后站在专业的角度去分析官司的利害关系
  虽说现在我已经不在律师的行业,但这种处事风格还是被我延续下来了,纵使刘炳浩表现的再怎么无力,他都没有说到事情的关键,对于我将要面对的难度与压力,只字不提。
  这些消息,都是无用的。

  所以不能给他任何回应,至少,在我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是这样的。
  刘炳浩重重地吸尽了指间的香烟,将它捻灭在烟灰缸中之后,长叹一声,“如果这在之前,应该会很容易的解决这个问题偏偏,我们现在得罪了甲方,人家就是不给我们便利,不再合同上签字,我们根本就没法接着往下做。”
  “哦?为什么?”
  “他们丫的,对我们提供的三套方案都不满意。”
  “那就整改啊,这么多人,想不出一个方案来?”

  “呵”刘炳浩笑着摇了摇头,说:“如果我告诉您,之前人家对三套方案都满意呢?”
  第一次,我的脸上出现了凝重,主要还是刘炳浩所传达给我的信息,几分钟之前,他说甲方对我们提供的方案,不予通过,不签字,现在又告诉我再早之前,甲方对三套方案是满意的。
  这本身就是个矛盾。
  我揉了揉头,下意识的想要吸上一口烟,只是,当我抬起手之后,才发现烟蒂上尽是烟灰,将手上的烟灰掸掉。
  刘炳浩见状,就要再给我续上一支烟。
  我笑着摆了摆手,终于对他问道:“刘哥,当初两家公司签订好的合同还在吧?”
  “嗯,原件在沐总那边,我这儿有复印件。”
  “麻烦您给我拿一下成吗?我想看看。”
  “不方便?”
  “方便,很方便,我这就去。”
  说罢,刘炳浩便起身走了出去。
  整件事情都透着一股子古怪,虽然我的职场经验不多,但是常识终归是有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在两家公司签订合同之后,有如此明显出尔反尔的现象。
  作为合作方的卓玛,完全可以借此解除合同,要到赔偿款,然后终止合作的,为什么要耗费半年时间,投入一个部门,甚至是多个部门的劳动力,来耗在这个单子上呢?
  凭借原有的资源,应该会盈利更多才对。
  我不信沐青想不到这个问题,不然她不可能坐在最高层的位置上那么,在明白的前提下,她还选择这样做,这是否可以代表着,在这个还未促成的合作背后,隐藏着更多的利益可图?

  在没有确切的知道之前,我不好判断。
  可现在,我又没法确切的判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