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6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假到能够骗过南方技术公司不算什么,关键在于,假到骗过了南方大学以及九三学社陆南市委,这有意思了。
  什么样的人造的假能够真到这个程度呢?
  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或者说,一般团体是做不到的。
  甚至可以说,如果李牧没有要求专案组往翻三代背景,从零开始给这些人做档案画像,专案组能耐再大,也发现不了孙培成的档案是假的,因为每一处任何细节都完全的能对的号。

  无疑,孙培成用一份基于真实档案而改变过来的档案一直生活到现在,他规避掉的,是五岁之前的这一段空白。
  专案组取得了重大进展,孙培成被列为一号嫌疑人。
  他的资料显示在幕布,小金手里拿着激光指示器给大家进行讲解。
  “孙培成,男,四十岁,汉族,南方工程公司首席技术员,YS岛A区基建项目质量负责人。他毕业于南方大学土木工程系,双料硕士,在校第三年加入了民主党派,成为该校的骨干。学成后进入南方工程公司工作至今,去年当选为九三学社陆南市委常委,政治身份很特殊。我们查到,他的公开档案和我们掌握的真实档案基本一致,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我们查到的履历,没有任何关于他五岁之前的经历记录。”

  小金扫视了一圈,说,“也是说,根据所有的资料显示,他仿佛是五岁的时候冒出来的,在此之前,没有他这个人。这是咱们现在发现的最大的疑点。”
  陈福点了点头,示意小金归位,接话说道,“根据当时的环境来设想,存在超生的可能,也是所谓的黑户。孙培成对档案进行造假有可能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发展前途。不过,我们最好祈祷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否则,则说明孙培成这个人,有重大问题!”
  一个人五岁的时候凭空出现,意味着什么,对国安干警来说似乎不难猜测。
  “当务之急是查清楚孙培成五岁之前的经历。”陈福马布置任务,“他父母的资料显示,他是独生子女。从这个线索看,可以排除超生的可能。现在,马对他父母的相关情况进行深挖。我要知道他的父母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出生生活学习工作恋爱等等所有一切相关的信息。”

  说完,陈福看向李牧,“组长?”
  李牧沉声说道,“是否存在领养寄养的可能性,包括过继。既然已经能够确定孙培成档案里的出生证明是伪造的,那么有理由怀疑,他并非他档案的父母亲生。”
  “没错,都听清楚了吧,今晚大家辛苦一下加加班,希望明天天亮之前能有进展。好了,继续干活。”陈福道。
  众人散去,按照布置忙碌起来。
  李牧坐在那里沉思着,缓缓的说道,“恐怕要到实地进行调查,相关部门采集的信息,过去了那么多年,存在遗漏的可能,而且那个年代,信息的采集本身并不全面。”
  陈福起身,道,“我马带人去。孙培成的家乡是哪来着?”
  小金马回答,“深圳。”
  “深圳?”陈福吃了一惊,不敢相信的看过去,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李牧说,“你留下来坐镇吧,我带人去。”
  他基本能够确定,陈福过去的话,没几天时间是查不清楚的。深圳和其他地方不同,那是一个原住户籍人口只有二十多万的移民城市。一千多万户籍人口里,有百分之九十九是改革开放后十年从全国各地迁移过去的人口。

  可想而知,在这样一个拥有两千多万常住人口的巨型城市里,调查三十五年前的事情有多么的困难。按照这个时间来算,三十五年前的深圳,户籍登记人口恐怕只有几万人。
  绝对的大海捞针。
  因此必须要有强大的身份才能让深圳相关部门暂时的放下其他事情全力配合调查。陈福的级别太低,而且相关部门的关系,显然是没有李牧这么顺畅的。
  连夜出发。
  李牧带了两个人,苏小兵和金甫美,金甫美是小金,国安局从某顶级大学招收的高级人才。
  海军第三舰队的专机已经在机场等候。
  关海洋一手安排的,既然是他请的李牧出山,那么其他后勤保障等事宜他肯定会屁颠屁颠的去进行安排。本来李牧是计划乘坐高铁过去深圳的,顶多三个小时,但是关海洋非要安排专机。
  能节省一些时间算一些,李牧也同意了。

  按照规定,将军这个级别公务出行才能乘坐专机,关海洋连少将都不是,别说安排专机了,乘坐专机也没这个待遇。奈何人家背景厉害,说安排真的可以安排了。
  在公务专机,李牧使用卫星电话接连的打了几个电话,做出了一些安排。
  金甫美怪的看着李牧在那边打电话,虽然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是从表情能判断是在安排工作。
  她怪的问苏小兵,“哎,你们首长是做什么的,怎么看起来很忙的样子。”
  “装备研发采购委员会副主任,厉害吧。”苏小兵傲然的抬了抬下巴。
  金甫美切了一声,摇头说,“不对。他分明是在安排工作,而且都是深圳的。他多次提到深圳这两个字。”
  苏小兵疑惑问,“你能听见我们头儿说话?”

  金甫美呵呵笑了笑,说,“我懂唇语的。”
  “这么厉害!”苏小兵吓了一跳,“那我之前嘴巴念叨啥你岂不是都知道了?”
  金甫美冷哼着说,“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要不是因为你是组长的勤务兵,我早发飙了。”
  苏小兵吓了一跳,心有余悸,赶紧的岔开话题,说,“我也不知道,我们头儿还没正式任,平时工作是不忙的,我不知道他在给谁打电话。”
  金甫美瞪着苏小兵,说,“我警告你,以后别在背后说我坏话。”
  “冤枉我了,小金,我那是在赞美你夸你……”苏小兵笑嘻嘻的说。
  “少给我嬉皮笑脸。”金甫美不再搭理他,拿起孙培成的背景资料翻看了起来。
  苏小兵暗暗松了一口气,女人果然不能小瞧。
  公务专机速度很快的直接飞抵了宝安机场,随即在既定航班起降的缝隙时间里,干脆利落的降落在地面。
  很快,金甫美知道李牧在飞机打电话做出了什么样的安排。
  一辆普通牌照的商务车在泊位边等候着,高格和李双奎靠着车身那里抽烟说话。
  和这辆商务车同牌号的至少有八台,并且至少有一半以在路跑,而且是同样颜色同样配置的,无论外观还是内饰都是一模一样。
  高格从地方国安那里“借来”的通勤车,说是借来的,那是因为高格他们以几乎命令式的口吻让地方国安部门为他们提供相关的车辆。
  他们俩在深圳这里已经待了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自从王牌特工特训班结业之后,高格和李双奎分到了一个小组里,当然,在叙利亚的那一段经历,也被小心的隐藏起来,除了级别很高的人知道,包括他们现在的级都不知道。
  作为男性,他们没有女性的优势。当前,他们的同学舒慧敏、张琳、安若依都已经是校官,而他们依然是小尉。当然,这里面有叙利亚经历保密的因素,同时也因为他们工作的特殊。
  日期:2017-10-29 0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