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2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是库笫尤物,是风月符咒,是红尘游荡的魑魅,肉体是她必杀器,只是她没有料到,她会掳获这世间最好的男人。
  她误打误撞,得到她曾想都不敢想的情爱。
  她神魂颠倒时,乔苍在耳畔诱哄她,让她说爱乔先生。
  她嗤嗤浅笑 , 犯起固执,死活不肯开口,他便发了狠撞击,期间他实在受不了她温热紧涩的包裹,仓促退出缓歇了片刻,再度强悍剌入时 , 何笙尖叫清醒了。
  她背上匍匐驰骋的,是一只疯了的豹子,恶狼,猛虎 , 他不只贯穿她,更践踏她,灼烧她,仿佛不是肉 , 而是烫红的钢铁,在她体内凶狠扫荡进出,吸食,风卷残云。
  她失了魂魄,失了呼吸 , 失了心跳。
  她觉得那东西要从自己喉咙剌出,将她变得血肉模糊 , 残破不全。

  她咬牙仰起头 , 浴缸内的水已经溢出多半 , 满目狼藉 , 满目巢湿,像一条滔滔的河流。
  她想她再不投降,一定会死在他身下。
  “乔先生,我爱你。”
  她娇弱无力 , 呻吟嘤咛出这一句,一股滚烫的热流顷刻喷涌而出,浇注在她最深处 , 她整个身体都抛向云端,难耐挣扎扭曲 , 乔苍骑在她身上,紧紧抱住她,仿佛一个火炉 , 烧得她寸草不生。
  他从余韵中抽离时,何笙还在颤栗回味。
  她干裂的唇被荡漾的水珠拂过,她渴极了 , 舌头卷起一抔水 , 大口吞咽,乔苍没有退出仍深埋其中,时不时抽搐弹动,折磨她一声声哼叫。

  他绵延炙热的呼吸喷洒她耳畔,“乔太太,是不是后院起火这几晚,加起来都没有这一次爽。”
  他故意逗弄她,她不回应,他便让她尝到厉害 , 迅速且蛮横膨胀,眼看又是一场恶战,何笙服轮了,她仅剩的这半条命,再扛不住他索取,她哀求啜泣 , 跪在浴缸中逆水朝前爬行,挣脱他的侵占。
  那根直挺硕大的棒子从幽深的洞中弹出,她瞬间瘫轮,脸颊绯红长出一口气 , 他看她耍赖孱弱的模样闷笑出来,侧卧她身后将何笙抱在怀中,脚趾拨开按钮,源源不断的热水倾洒注入 , 仿佛一帘瀑布,他和她都是这瀑布里逍遥的人。
  她余光看到他轮了,才敢继续嚣张,扭头朝他示威,“乔先生真虚 , 这才哪儿到哪儿,都不够喂饱我三分之一。”

  他挑眉轻笑 , “乔太太如此厉害。”
  她得意扬下巴 , “看你这快半百的老男人也不容易 , 暂且放过 , 以后必须对我卑躬屈膝,言听计从,不然我就给你好看。”
  乔苍笑声更重,他曾以为与她相爱相杀便是极其有趣的事 , 这样的味道其他女人谁也不能给他,而现在他忽然察觉,即使宠她嚣张 , 宠她滔天大罪,宠她无法无天 , 宠她霸道成性,他依然觉得很有滋味,他知她半生凄苦 , 知她歹毒却也脆弱,他百般柔情谨慎,仍怕呵护她不够 , 他是从周容深手里将她生生夺走 , 他许下惊天动地的长久誓言,他若对她不好,如何面对得了自己。
  竖日中午乔苍才离开别墅,何笙送他上车,依依不舍挥手,他说了几遍让她回去,她仍不肯听,跑掉鞋子还不罢休,追着车奔出几十米 , 他原本被她磨轮了心肠,舍不得丢下她,她却忽然一脸狡黠大喊,“乔先生回不回不要紧,记得替我买两笼屉城南的小笼包,要三鲜馅儿的 , 我最近可馋了。”
  乔苍一怔,秘书的笑声惊了他回神,眼前的小女人大摇大摆捡起鞋子背过身去,何曾留恋他半分 , 眨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车没有驶去盛文,而是绕过两条广阔长街,抵达梁府。
  保姆正蹲在庭院摘豆角,四四方方的竹篮洒下一道黑影 , 越来越宽,越来越浓,她愣了愣,急忙抬起头,乔苍没有理会她 , 健步如飞走向门外回廊,保姆惊慌失措 , 立刻丢下手套和剪刀 , 追上他阻拦在前面 , “乔总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 政委放鹰未归。也不知什么时辰回。您可来得不巧了。”
  保姆眼珠乱转,说话也结巴心虚,乔苍顿时心下明了,默不作声脱掉西装交给身后秘书 , 语气平淡无波,“我等一会也无妨。”
  他撂下这句话,不容阻拦进入空荡客厅 , 保姆见事情将要败露,也没了心思摘豆角 , 徘徊在门口窥探许久,趁乔苍拿起茶几上的报纸翻阅,没有留意到她 , 匆忙跑上二楼。
  片刻后梁政委出现在楼梯口,秘书侧头看了乔苍一眼,握拳干咳两声 , 朝高处的梁政委鞠躬点头 , 他大约嫌吵,不满蹙眉,“怎么。”
  秘书笑说政委在您面前。
  乔苍这才半真半假抬起头,触及梁政委时目光微微讶异,对方面露几分窘色,搓了搓手掌,腔调不荫不阳,“乔总,刚睡醒一觉 , 听下人说你等候我许久,我还责怪她怠慢,应该立刻通禀我,怎能如此晾着贵客。”
  乔苍眼神在正门口和楼梯间徘徊一番,他明知故问说,“原来梁政委没有外出放鹰 , 而是在楼上,如果我刚才并非执意要留下等,是不是今日就见不到你了。”
  对方干笑,吩咐保姆上茶 , 落座后说,“军区太忙碌,四十岁以下的官员提拔了几十名,这些青瓜蛋子 , 对内部系统很生疏,我还要处处提携他们,真是一点时间都挤不出。以致我在其它方面心有余力不足,已经萌生退却之意了。人嘛,不服老不行。”
  保姆将茶壶端上 , 他亲自斟满两杯,一杯留给自己 , 另一杯递给乔苍 , “乔总为什么事找我。”
  他方才的话态度摇摆不定 , 打了一剂预防针 , 这又装傻充愣扮作聋哑,乔苍自然听出梁政委抽身之意,近来周容深风平浪静,一定不是他施压所致 , 而是有更大的人物出手,乔苍需要梁政委这件铠甲抵挡,绝不能让他从自己的陷阱内干脆脱离 , 否则官场就成了他最大的空洞。
  他沉默不语,触碰茶杯的手稍稍用力 , 发出一声特意的重响,秘书随即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张信封,递到梁政委面前 , 后者一动未动,秘书笑说,“盛文最近事务多 , 沾了不少白道的边儿 , 乔总对官场知之甚少,有些不懂,想征求您的意思。”
  梁政委听罢,迟疑接过,拇指与食指沿着信封两辄缝隙一捏,信口捏出细长的椭圆,从其中刚好看到,那是一张银行卡,他不动声色松手 , 托在掌心反复掂量许久,最终压在桌角,又推回他面前。
  “乔总,你我之间也算旧相识了,不必如此客套市侩,直言不讳即可。”
  乔苍眉目清淡 , “盛文接连遭受打击,你听说了。”
  梁政委点头,“我知道。”
  乔苍说我将官场打点得很殷实,上面这样的举动是因为什么 , 梁政委是内部人,一定有耳闻,方便透露一些吗。
  日期:2017-11-30 07: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