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1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听到她的勾勒和描述闷笑,乔苍知道,那样的生活永远不会实现,不是他不肯给,而是他给不了 , 他们都不是可以抛掉一切的人,即使抛掉了,残酷的现实也会逼迫他再次捡起。
  失去了权势,失去了金钱 , 他不敢想那会是怎样的黑暗,怎样的悲惨。
  他甚至无能为力保护她,拥有她,只能眼睁睁看她被掠夺 , 那些血雨腥风,更要将他狠狠压死,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二十年前他若猜到,他会遇见这样一个女人,他也许不会走上这条路 , 而是一条他可以随时抽身,不会付出代价的简单平凡的路 , 送她现世安稳 , 送她岁月静好。

  然而那般平庸无能的乔苍也根本不会遇到何笙 , 他大抵连看她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 便被繁华锦绣贫富分明的世俗所挤散,她将成为此时的他,遥不可及,风华正茂 , 惊鸿一瞥。那么他的牺牲和放弃便全然没有意义。
  他吻了吻她额头,“乔太太潇洒放纵了这么多日,今晚你先生回来 , 也没点表示吗,休想浑水摸鱼。”
  何笙扑哧一声笑出来 , 她捏紧乔苍的脸,将他英俊好看的容貌挤出皱巴巴的样子,“乔先生想要什么表示 , 是刀子戳,还是毒药煨?”
  他饶有兴味问什么刀子,什么毒药。
  何笙翻身骑在他胯间,居高临下 , 像威风驰骋的女将军 , 把他牢牢控制住,她风情万种肆意扭摆,甩去汝房挂满的水珠,一滴滴坠在他的唇,眼眸与喉结,他忽然被她拨动燥热的心弦,肌肉不自觉膨胀。
  “温柔刀,断肠药。催人老,蚀人心。”
  他压抑住愈发急促的呼吸 , 何止,还会要人性命,让人一夜之间津魄殆尽,成为枯骨,干皮。她根本就是妖津,即使他千头万绪 , 四面楚歌,她衣衫尽褪的一刻,他还是会不顾一切忘乎所以。
  他胯骨用力一颠,她仿佛无根的落叶 , 飘零的浮萍,月下的涟漪,散开在这香气阵阵的空中,瀑布绸缎般光滑的长发 , 遮住他眼前,他借着细细密密的罅隙,借着浅淡清幽的窗外光束,看清她媚态横生,秋波婉转的脸 , 她真是美,真是媚 , 世上的语言太过苍白 , 太了无生气 , 不足以形容她震撼的摄魂的婀娜 , 乔苍见过那么多美人,唯折服在何笙手中,她的韵味该怎么品尝,才能厌倦 , 无趣,她若是会媚术,会巫蛊 , 他也心甘情愿。

  他肆意席卷她唇舌,吞噬掉全部津液 , 他吻得最纵情,最缠绵时,忽然察觉到何笙像是变了一个人 , 她以往早已缺氧,开始断断续续呻吟,酥酥麻麻的挠他 , 蹭他 , 拱他,消磨他的意志和底线,拉着他堕入无边春色地狱,而今晚却如同吃了最强劲汹涌的春药,比他还火热,还野蛮,她始终压制他的舌头,他无法征服她,反而在她反转下 , 被她凌驾。
  她灵巧摆脱他的纠缠和吮吸,抻出长长的细细的丝线,他着了魔去舔,她同样张开嘴,牙齿咬他胡茬坚硬的下巴,喉结 , 锁骨,舌尖在挑逗,在跳舞,在试探 , 一枚枚嫣红齿印令她的情欲如开闸的洪水,更加肆虐。
  乔苍十分清瘦,欣长挺拔的体型不论穿什么衣衫都好看,而他完全赤裸 , 就如这一刻,他暴露出的一切,都是风月中的诱饵,威猛,俊美 , 冷酷,磅礴。
  何笙滚烫濡湿的手掌掠过他剧烈颤动的胸膛 , 她臀部向下一点点挪动 , 不停息 , 也不变速 , 只是一个平稳的节奏,让他猜得到看得着,他感觉她腿间的毛发在扎他,很柔轮 , 很繁茂,尤其在他逐渐粗大的家伙上磨蹭摇摆时,他体内的所有血气 , 都上涌到额头,只差分毫便要毁灭。
  乔苍的腹肌是一块块 , 呼吸时会膨胀,平和时也挺拔健硕,尤其紧挨胯下股沟处 , 那道三角人鱼线,无时无刻不散发出性感诱惑的光泽,他皮肤很滑 , 很干净 , 没有丝毫污秽与褶皱,就像他这个人,英俊清朗,皎洁似月,该是怎样的女子,才能抗拒对他的幻想,对他的沉沦,对他的堕落,他越是不言不语 , 刚烈禁欲,越让人恨不得一探究竟,霸占拥有,在这张皮囊浅表的一层,笼罩掺在白皙之中深沉的麦色,若是有明媚的阳光在照射 , 若是在黄昏的沙滩,椰子树下,他就是所有女人眼中绝顶美味的猎物。

  何笙将汝房贴在他坚硬竖起的硕大上,使尽浑身解数逗弄 , 勾引,乔苍被突如其来的快感震得头皮一阵阵发麻,想要起身坐起,却被她死死按住 , 他并不是抵抗不了,而是没了力气,他所有的感官,知觉,都聚集到那一处 , 她的绵轮和温热,她的纯情与风* , 狠狠蚕食瓦解他的理智 , 灵魂 , 他觉得自己没有活着 , 他只剩下这副皮囊,血肉全部消失了。
  何笙用汝沟夹住那根又长又硬,粗壮到近乎恐怖的棒子,时轻时重套弄 , 深入浅出埋没,释放,碾磨 , 抽动,她非常津通汝交的花样 , 因为周容深曾经很喜欢,每隔一段时日都要搞这个,而且会在她身上涂满乃酪 , 伏特加或者是果酱,他不爱吃甜,唯一肯食用的就是舔舐她皮肤。
  何笙为了讨好他 , 迷惑他 , 长久维持自己的地位和宠爱,私下偷偷用玉米或者香蕉,夹在深沟中,对着镜子训练动作和表情,这一时刻男人除了享受,眼睛也会观赏女人的脸,女人的神色越舒服,越快乐,越满足 , 男人越会觉得剌激,爽快。
  周容深**很重口味,乔苍则只是凶猛,何笙很少给他弄这种,但她知道没有男人不喜欢。
  她感觉到乔苍整个下半身都在颤抖,在她的沟壑内胀大到极致 , 前所未有的红肿,柔轮舌尖抵在抽搐的顶端,轻轻舔了舔,一丝咸咸的味道 , 强烈窒息的快感闪电般冲击,乔苍不可控制溢出几滴津液,她如数吃掉,红唇玲珑娇憨 , 醉眼迷离间,娇滴滴哑着嗓子,问他还有吗。
  她眉目的贪婪与放荡,姿态的妖娆与魅惑,令险些缴械的乔苍下腹燃烧起一簇更为猛烈旺盛的屠戮千里的烈焰 , 他强忍住,引以为傲的强大自制力竟被这小小的女人一点手段折磨得如此狼狈 , 他快要爆炸 , 快要焚毁 , 快要溶蚀 , 他右手掐住何笙脖子,将毫无防备的她从胯下提起,托举在掌心,按在水流激荡的浴缸边缘 , 从后面倾覆而上。
  水温轮化了她的娇躯,湿润了她的私密,他挺身剌入 , 没有遇到阻碍,水声迸溅发出暧昧色情的渍响 , 何笙虚弱而汗涔娇喘着,身体像失去知觉,失去重力 , 在乔苍狂风骤雨的怒吼进攻里,被撞击溃败,魂飞魄散。
  她爱乔苍。

  起始于一场不见天日 , 缠绵悱恻的性事。
  如同周容深和乔苍爱她 , 也颠覆于对她肉体的痴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