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1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璇点着头说道:“这个道理我懂,没有您的支持,我在大河是寸步难行。”
  于向荣道:“这个道理你懂得就好。小罗呀,你要知道,组织最讨厌什么样的人?那就是自作主张,为所欲为的人。这样的人会破坏团结和谐的大好局面。这样的人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有心帮你,也无力回天。”
  老于同志将罗璇看作了不经人事的小姑娘,更将她看作了毫无用处的花瓶,所以盛怒之下不加修饰的对罗璇呵斥一气,说的如此露骨,如此的跋扈。
  可是我们常说,泥菩萨也是有几分火气的呀,更何况是罗璇这样年轻貌美,有理想有抱负的四有好青年呢。人家好不容易才驱散的选举阴影,被于向荣一顿呵斥,又重新笼罩在了心田。

  罗璇想,于大乱,你牛什么牛呢?一个狗屁不通的陈九江就搞的你焦头烂额的,你没本事去整治他,跑我这来抖威风了。是性别歧视,还是欺负咱是个软柿子好拿掐呢?好吧,咱们就走着瞧,你老可不要有走黑了的时候。
  女人的面子和虚荣心一旦被点燃,就会烧到牛角尖里。所以罗璇心中的头号敌人立刻由篡位夺权的陈九江,变成了呵斥四方的于向荣。陈九江虽然混蛋,但是人家还送老娘衣服胭脂。你老于呢,拿着人民给你的公权力就当自己是皇帝了吗?
  出了于向荣的办公室,罗璇同志不单是心含怨恨,还有那么一丝为自己今天的表现暗自骄傲。毫无疑问,老于今天是着急了。他为什么着急,因为我的重要。即便他再着急,最后还不是拿我无可奈何吗。这说明什么,还是说明我的重要。所以说,女人呀,有的时候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任何时候,只要咱们咬住了牙,坚持到底,那就是胜利。
  发现这一道理的不只罗璇一个。作为女人,胡丽丽也是如此想法。促使她有这一想法的,是她抽屉里的一份文件。
  也不知道是哪个不干人事,心怀叵测的人,居然打着她胡丽丽的旗号,举报起陆清明来。

  那举报人干的可真够绝的,写了一封信,复印了无数份,光明正大的通过小绿人的小绿车送到市里县里领导的案头。不但如此,还免费的——没贴邮票,就塞了一份在胡丽丽的抽屉里。
  胡丽丽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县里的哪位仰慕者给她寄来的情书。当她打开信件一看,妈妈呀,不得了了。咋举报陆清明都举报到我这么一个下属的手里来了呢。
  当胡丽丽看到后面的签名的时候,她那娇小的身体可再也承受不了强劲的心跳了。举报人的位置居然签着她胡丽丽的名字。
  是谁特么那么糊涂,送错了地方,还是故意送一份给我以假乱真呢。可是这不是扯淡吗?随便***谁,都可以在打印机里打出来的名字,居然写着我胡丽丽。你怎么不写胡司令,胡上帝呢?这是干什么,是想要陷我于不义之地啊。
  可是当胡丽丽看见举报信的里的内容的时候,她那因为激动的心,就平静了下来。
  举报信上写着什么,写的就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事情的的起因也要从陆清明的老婆,文慧敏说起。
  文慧敏是老文家的唯一一位女娃儿。所以她爹地文老大就珍惜的不得了。翻了几遍书本,才拍着她的小脑袋说:“这是咱们家唯一的女娃儿,所以我希望你长大之后要慧于言,敏于行。所以,你就叫文慧敏吧。”
  惠敏这个名字还真叫文老大给起对了。女儿长起个头来,就像施过肥的玉米,噌噌噌的长。一眨眼间就长成了一个壮硕的大姑娘。
  若是单纯的壮硕一点还就罢了,她时不时爱放炮的嘴巴,更是吓人。啥叫爱放炮的嘴,举个例子大家就会知道了。

  当文慧敏小姐十四五岁的时候,正是生活困难的时候。老百姓们吃不饱穿不暖,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荤腥。偶尔有那么一两次吃大餐还都是赶上喜丧事。所以文慧敏小姐就回家对她奶奶说:“奶奶啊,你咋不死呢,你若是死了,咱也能吃上大丸子了。”
  老太太一听差点就真的断了气,抓起拐杖就追着文慧敏打。文慧敏就说:“奶奶,咋地了,怎么还动上手了呢。就你那三寸金莲能追上我这头小母牛?来呀,别客气,追不上气死你。”
  文慧敏越是叫嚣,老太太越是生气。那时候不流行高血压,若是不然,老太太一准能被气的死翘翘。
  正在这时候,文老大回家了,看见久病不起的老娘居然健步如飞的追着女儿跑,于是就高兴的问:“小妮子,你做了啥好事,居然治好了你***腿疾?”
  老太太气喘吁吁的道:“做好事?差点没气死我呢。你这宝贝闺女想吃肉丸子,就让我死一次呢。只有我死了,才能办大席,吃大餐。”
  文老大可是个孝顺的儿子,一听这话也生气了。他抓住文慧敏骂道:“混蛋孩子,想吃肉丸子不能想别的办法吗?咋能咒你奶奶死呢?”
  文慧敏一拍脑袋,笑呵呵的道:“爹,还是你老人家聪明。那就不让奶奶死了,让她再嫁个人不就可以办宴席了吗?”
  听了这话,老太太气乐了。心说,瞧瞧,还是咱这孙女孝顺呢。可是你光孝顺我不行呀,你爷爷咋办呢?现在国家推行的可是一夫一妻制度呀。老头子还在床上躺着呢,他若不答应,咱也不得潇洒啊。

  你听听这话,就知道文慧敏有多彪了。气得她爹三天没吃饭,险些真的吃上了大肉丸子。待文老大消了气,养好了内伤,就带着她去了医院。请老医生帮她看看这孩子的脑袋是不是有点问题。
  老医生把了文慧敏的脉,又看了她的牙口,最后翻了翻她的眼白,说道:“你家这孩子,问题不大,但是不大好治疗。”
  文老大说:“医生,您说吧,到底是个啥病症。别管好不好治,咱都得治啊。”
  老医生喝了口茶说道:“这丫头要说也没啥,按玄幻小说里说的,那是天脉搭上了地脉,导致了经脉错乱。要是按咱们中医说呢,那就是脑袋缺氧,导致大脑发育不够完整。”

  文老大说:“医生啊,您说的太过玄奥,咱不大明白,能不能通俗点说呢?”
  老中医道:“通俗点说,就是缺心眼,少脑子。北京话叫二百五,东北话叫彪。咱们这儿的话说,那就是愣。”
  这话太通俗易懂了,听的文老大直翻白眼。文老大说,老子盼星星,盼月亮,怎么就盼来了你这么个傻姑娘呢。要是傻一点还好说,这是愣头愣脑的愣啊。
  文老大急了,他求老中医说道:“老医生,求求你,给咱们支个招吧,开点中药治一治这孩子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