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5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娇。”老先生深深打量了李牧野几眼,又看了看白新月,然后微微点头,冲着磨药的女人说道:“老家来客人了。”
  “我没聋,听得到。”阿娇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而是一丝不苟的切完了最后一段黄芪,才歉然一笑道:“都等了许多年了,也不差多等这一时半刻,这是称好的药,救命的东西绝不能差了分量。”
  李牧野点点头,道:“四十年牛鬼蛇神,十八载黑白颠倒,二位就是陈皮和阿娇?”
  “难得还有人记得我们两个孤魂野鬼,你说是就是吧。”老者陈皮说道。
  “你不登门来找,我们两个都快要把自己的名字忘记了。”中年女人阿娇说道:“十八年了,我都快想不起从老家出来时候玲珑域的样子了。”

  李牧野道:“玲珑域出事了,我需要从这里安全撤离。”
  ??????
  生命是需要信念来支撑的。
  人生当有所执,坚定了信念,生命才有意义。

  陈皮和阿娇,一个守在这条商业街上四十年,另一个来到这异国他乡孤岛一样的城市里整整十八年。
  四十年前陈皮二十八岁,十八年前阿娇三十岁。
  陈皮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这座城市还没有现在十分之一的规模,而这条街只有一条陈皮自己亲手铺就的青石小路和一家不被承认的中药铺。
  阿娇是奉命来跟他结婚陪伴他的,十八年前她为了报恩奉命来到这里,十八年后,她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一部分。这条街上的人都认识她,年长的叫她阿娇,年少的称呼她做阿姨。没人能够想到这勤勉温柔的女人曾经为了给死去的丈夫和儿子报仇,亲手毒杀了中国西北某村三十二口男丁。

  回春堂的后堂,陈皮看着李牧野,问:“你们要去哪里?”
  李牧野道“北美。”
  陈皮开始寻找护照,准备相关手续。阿娇过来说道:“请过来一下。”引着李牧野走进侧面一间屋子。
  “如果是需要易容,我其实有更好的办法。”李牧野看着阿娇手中的坛坛罐罐和银针,一边说一边取出百宝囊里的易容丹,道:“这个用水化开,可以让脸部肌肉骨骼变的柔软而富有可塑性,恢复的时候只要用药水洗一下就可以。”
  阿娇道:“只是样子相似还不够。”
  李牧野道:“身材形骸也不成问题,我在易容方面还是有些心得的。”
  阿娇道:“这样的易容术应该是玄门高人的手段,看来小哥你出身不简单啊。”
  李牧野道:“只是学过一点皮毛而已。”
  阿娇收起手里的家伙,递给李牧野一张照片,道:“那二位就自己动手吧,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请在一小时内化装成照片里这两个人的样子。”说罢,转身离开了房间。
  白新月在后背上写道:时间紧迫,你动作快些,晚了可能会有危险。
  李牧野一边动手易容一边问:“什么意思?这不是白云堂的一条安全通道吗?”

  按照程序,陈皮和阿娇做完该做的事情后会向白云堂大洋洲分会负责人报备。
  “然后呢?”李牧野出于好奇问道。
  你易容后只有他们俩知道你的样子,他们上报后就表示死士任务结束,这个地方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李牧野心念一动,想问的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因为内容有些儿童不宜,尽管明知道背后的儿童有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成熟。但也许是父女相称带来的错觉,也许是出于对小安琪替代者的认可心绪作祟,李牧野下意识的只想把她认可成一个十岁的孩子。根本不愿去把她看的太成熟。

  一切准备停当,阿娇早已在后巷安排好车辆,李牧野易容成了一个中年男子,白新月则化妆了个小男孩儿。
  所有身份手续都是早准备好了的,照片上的两个人是亲父子关系,身份是得到官方认可的。这间回春堂唯一的功能就是给某一天需要的人提供一条安全离开新西兰的渠道。
  白云堂的生意遍布世界,同样的,也有遍及世界的敌人。准备这样的安全渠道正是为了某一天的不时之需。够资格使用这种渠道的人在白云堂内部屈指可数。一旦动用这条安全渠道,就意味着本地区分舵的负责人已经不可靠。甚至有可能更高一级的大洲分会也有问题。所以这安全渠道几乎是一次性的,一旦启用后便立即会结束。
  “咱们离开后半小时内,陈皮会向澳洲方面的上线联络人汇报,但不会说出你们现在的样子和具体离开的动向。”阿娇在车上说道:“你们不要直接飞北美,先飞苏黎世,到了那边会有联络人安排两位再转机会更有保障,这里是你们的身份姓名和相关手续,请在路上熟记。”
  李牧野接在手中,想了想,问道:“这个地方撤销了,你和老陈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阿娇沉默了一会儿,道:“报了老堂主的恩,我和老陈都没什么遗憾的了。”
  李牧野微微一怔,道:“二位其实可以跟我们一起去苏黎世。”
  阿娇撇起一丝苦笑,淡然反问道:“有我和老陈就像两盏灯照在那里,这条安全通道还有何安全性可言?”

  白新月在李牧野手心里写道:啰嗦,想不到你这心狠手辣的人也有婆婆妈妈的一面。
  李牧野没搭理她,继续跟阿娇说话:“你们有儿女后代吗?”
  阿娇点点头,道:“一个儿子,十七岁,十五年前就送到总堂了。”
  李牧野看着她的眼睛,提到儿子的瞬间,从她的眼神当中似乎读到了思念和温柔。又问道:“能告诉他的名字吗?”
  阿娇道:“我儿子叫陈庆之,这名字是老堂主给起的。”
  恶来和陈庆之都是古代名将的名字,白云堂有养人虫之术,小恶来如此不凡,想必这个陈庆之也不会太简单。
  李牧野点点头,道:“我会记住这个名字的,也会记住你们的。”
  “谢谢你,李先生。”阿娇把车停在机场大门,向李牧野道别:“祝二位一路顺风!”
  尽管我们绝大多数人生活在安逸中,却并不表示这就是个安逸的世界。有些斗争没有发生在我们身边,而有些斗争即便是就在身边我们也无从察觉。江湖是一个魔鬼和天使并存的世界,充满矛盾和趣味,有时候还难免有些悲壮和残忍。
  辞别阿娇和陈皮,李牧野知道让这条安全通道真正安全的唯一方法就是,让除了使用者外,其余所有知情者消失。陈皮和阿娇安逸了十八年,从李牧野带着白新月踏入回春堂的一刻起,江湖已经为二人准备好了归宿。
  如果你选择了江湖的浪漫,就得学会适应它的冰冷残酷。
  从料峭微寒的南半球飞到正值盛夏的北半球。李牧野一下飞机便不顾疲倦带着白新月赶到风光怡人的苏黎世湖地区。
  湖面码头停满了各色游艇,俨然一个富人俱乐部。苏黎世湖一段的尽头深入市中心,湖面上白天鹅、野鸭随处可见,悠闲自在,一派和谐景象。苏黎世湖的北岸为富人居住地,号称金岸,而南岸则称之为银岸。
  日期:2018-04-02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