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5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年轻人分配好帐篷,很快嘻嘻哈哈的各自找伙伴进帐篷钻睡袋睡觉了。
  李牧野知道这小姑娘早熟又古怪,主动提出来,我晚上在石头上打坐就可以了。白新月却在他掌心上写道:事急从权,将就一下没什么关系,既然当我是亲女儿,又有什么好避讳的。李牧野心胸坦荡,这时候若再拒绝,反倒显得心存不净,于是欣然同意了她的意见。
  静夜之下,李牧野背对着小姑娘,以孙大娘传授的导引术去聆听世界的呼吸声。后背上忽然有人写道:爸爸,你练错了,无想导引术是孙圣给自家得癔病的女儿创的一门清心术,男人练了重则走火入魔,轻则从此清心寡欲,性情孤僻清冷,孙奶奶见你求道的心盛,故意导你走火入魔才教你的,上次要不是我一盆水救了你,她的计划就成功了,既然你想学方士上乘导引心法,我就传你一门最好的……

  庄子?刻意疏提出导引术的观念,认为此乃延年之道,驻形之术。
  在古代,钻研方术是个辛苦又无聊的活儿,并且还伴有一定的危险性。为了能够更好的感知自然现象加以利用,同时也为了降低探索过程中的危险,历代大方士没有不学导引术的。尽管这种水磨功夫并不能让人变得力大无穷,但勤修后却可以令得方士们耳聪目明,心思清明,感知敏锐,格物自知。
  春秋战国时期,导引术发展为强身健体的自觉活动,古人从动物灵活有力的姿态中得到了启发,创制了仿生导引术,出现了“熊经”“鸟伸”的二禽戏。东汉年间,名医华佗创五禽戏,及至两晋南北朝时期,导引的术式和名称愈加繁多,葛洪‘抱朴子’记载了九式导引术。传承到隋唐年间,在药王孙思邈身上才算彻底形成体系。
  他在‘千金要方?养性篇’记载了“天竺国按摩法”“老子按摩法”,这实际就是导引术。此外,他还总结收录了“赤松子导引法”“宁封子导引法”“虾蟆行气法”“彭祖卧引法”“王子乔导引法”“道林导引要旨”等多种导引术。
  这个体系后来被白云堂继承下来,并且明清时期发展成熟,整理出功能各不相同的导引心法。
  李牧野自从学了孙大娘传授的导引心法后,便经常莫名生出我欲乘风归去的厌世之心,
  白新月传给李牧野的这门导引心法叫做大小周天十二式心法。内容分作心法口诀和体操动作两部分。心法口诀并不冗长,体操动作的难度也不大,以拉伸为主,配合心法进入真正的冥想空明意境,以此来调养精神和身心。
  李牧野在这方面向来是虚心好学,即便对方只是个小丫头,也依然秉持谦虚勤勉的态度虚心求教。这一晚,没做别的,就跟这门导引心法较劲了,总算学有所得,基本上能掌握要领达到独立操作的水平了。

  白新月重点强调了一个道理,这就是历代方士们总结出来的一门养生驻颜的体术心法,不管练多久也不可能把你练成赳赳武夫。也不会练成隔空打人,金刚不坏的神奇气功。并且这门心法非常不容易修有所成,
  李牧野是要饭的不嫌馊,根本不计较这些,江湖路险也长,小野哥活到老走到老也学到老,顺其自然。
  白新月以书写代替语言说,练了无想导引清心诀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这种令人入迷的心法往往容易上手,对于你这样有些基础的初学者则更容易有所心得。在这个基础上再练习大小十二周天导引心法,其实是可以省掉一些过程的。这门心法一共分作五个阶段,分别是:收心,简事,真观,泰定和入道。
  大方士高月龙就是为了这门心法入了白云堂,到现在也就是真观。
  李牧野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好奇她小小年纪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了,完全沉浸在了修习新的导引术的体悟当中。按照白新月说的,自己现在算是初窥了收心的门径。
  入门第一阶段心法:夫心者,一身之主,百神之帅。静则生慧,动则成昏。欣迷幻境之中,唯言实是,甘宴有为之内,谁悟虚非?心识颠痴,良由所托之地。且卜邻而居,犹从改操,择交而友,尚能致益。生死之境,心居至道,安不舍彼,能不得此,所以学道之初,要须安坐收心。
  离境住无,不著一物,自入虚无,心乃合道。至道之中,寂无所有,神用无方,心体亦然。源其心体,以道为本。安在道中,名曰归根,守根不离,名曰静定,静定日久,病消命复。复而又续,自得知常。法道安心,贵无所著。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
  白新月写道:能收心者才能自制自知自得。第一阶段就是理顺了心气。
  李牧野其实对这些晦涩难懂的话也不甚了了,只好先死记硬背下来,想着等遇到了有学问的高人再详细研究。却不料白新月传授了第一阶段的心诀后便不传授后面的了,还要求小野哥务必保密,绝不可外传第三人。否则后面的四个阶段的口诀就不要想学到了。
  小丫头强调这一点的时候手指写字非常用力,以此来表达这件事的重要性。李牧野本来对这事儿就没多大野心,只求能不做个棒槌就烧高香了,能达到现在的境界,似乎已经可以很满意了。后面的自己慢慢摸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次日晨,李牧野在打坐冥想中回过神来,只见天光幽明,外面晨雾弥漫,身旁的小丫头还在那里保持着平躺静卧的姿势。恬静的样子可爱极了。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她看上去似乎长大了一点点。
  那些年轻人是惠灵顿大学的学生,野营过后就要返回惠灵顿。看着他们用事先准备好的袋子将一切收拾的干干净净,你不得不承认这个国家人口的平均素质很高。李牧野帮忙的时候随口提出搭便车的想法,这些年轻人欣然同意了。带着白新月搭他们的顺风车,倒是省却了许多跋涉之苦,也大大降低了被发现的风险,当天下午便十分顺利的赶到了惠灵顿。
  彼此在大街上挥手告别。
  ??????

  哈瓦那咖啡馆,李牧野与何晓琪四目相对,相顾久无言。
  李牧野先低下头,看着咖啡里的白色泡沫,轻声问:“还好吗?”
  “嗯,挺好的,这地方很适合居住,陪着我爸爸,至少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何晓琪递过来一块糖,道:“这家咖啡馆的口味比较浓,你喝不习惯的。”
  李牧野心中微暖,更感到对不住她,道:“有些事发生的看似突然,其实是我对陈淼估计的不足造成的。”

  “幸亏李伯伯没有犯一样的错误,那位陈局才没有把事情做绝,我们还能拿到一笔钱,保留了一部分股份。”何晓琪道:“我都没来得及叫他一声爸,就失去了这个资格。”
  “连我都没叫过。”李牧野苦笑道:“看来我欠他的是怎么都还不上了。”
  何晓琪看一眼门口桌子旁正在品尝冰淇淋的白新月,道:“小姑娘长得真可爱,那些人就是要追杀她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